乾隆大藏经·简体中文版首页 | 大乘般若部 | 大乘宝积部 | 大乘大集部 | 大乘华严部 | 大乘涅槃部 | 大乘五大部外重译经 | 大乘单译经 | 小乘阿含部 | 小乘单译经
宋元入藏诸大小乘经 | 大乘律 | 小乘律 | 大乘论 | 小乘论 | 宋元续入藏诸论 | 西土圣贤撰集 | 此土著述 | 常见经典 | 佛经搜索 | 佛经下载 | 大藏经首页

   大乘宝积部·第0033部

佛说决定毗尼经一卷

敦煌三藏译   


佛说决定毗尼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祇陀林中给孤独精舍,与大比丘众千二百五十,菩萨万人。
  尔时,世尊如龙王视观察大众,观大众已告诸菩萨:“仁者,谁能于后恶世,堪忍护持正法,以诸方便成就众生?”
  尔时,弥勒菩萨即从坐起,偏袒右肩,右膝著地,白佛言:“世尊,我能堪忍于后世时,受持如来百千万亿那由他阿僧祇劫所集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多所利益无量众生。”
  师子菩萨白佛言:“世尊,我能堪忍成就众生。”
  金刚菩萨白佛言:“世尊,我能堪忍,怜愍守护诸恶众生。”
  文殊师利法王子白佛言:“世尊,我能堪忍,充足众生诸所希望。”
  智胜菩萨白佛言:“世尊,我能堪忍,令诸众生除去无明。”
  法胜菩萨白佛言:“世尊,我能堪忍,令诸众生离诸非法。”
  月胜菩萨白佛言:“世尊,我能堪忍,令诸众生常得远离非功德法。”
  日胜菩萨白佛言:“世尊,我能堪忍,以安乐乘令诸众生皆得度脱。”
  无畏菩萨白佛言:“世尊,我能堪忍,成就饶益无边众生。”
  魃陀婆罗菩萨白佛言:“世尊,我能堪忍,说无痴法令诸众生皆得闻知成就智慧。”
  无尽意菩萨白佛言:“世尊,我能堪忍,兴发大愿令无尽众生皆得成就。”
  月光菩萨言:“我能堪忍,令诸众生常行给事。”
  妙目菩萨言:“我能堪忍,与诸众生安乐根本。”
  观世音菩萨言:“我能堪忍,刚强恶趣诸众生等为作归依。”
  得大势菩萨言:“我能堪忍,不度恶趣众生皆令得度。”
  善数菩萨言:“我能堪忍,令诸众生不调伏者令得调伏。”
  妙音菩萨言:“我能堪忍,喜乐小法诸众生等令得度脱。”
  喜乐菩萨言:“我能堪忍,卑下弊恶杂秽众生皆令成就。”
  光积菩萨言:“我能堪忍,成就解脱畜生众生。”
  入无诤菩萨言:“我能堪忍,示现正道成就众生。”
  爱见菩萨言:“我能堪忍,安乐利益给施众生求实智慧。”
  不思议菩萨言:“我能堪忍,愍念成就饿鬼众生。”
  日光菩萨言:“我能堪忍,未淳熟众生能令成熟。”
  毗摩罗鞊菩萨言:“我能堪忍,充满众生一切所愿。”
  大气力菩萨言:“我能堪忍,为诸众生闭恶道门。”
  断疑菩萨言:“我能堪忍,乐小法众生令得度脱。”
  住无畏菩萨言:“我能堪忍,常以赞叹饶益众生。”
  吉胜智菩萨言:“我能堪忍,随诸众生种种所乐而度脱之。”
  住无量菩萨言:“我能堪忍,为诸众生说无为道。”
  住一切法无畏菩萨言:“我能堪忍,乐种种乘诸众生等,随其所乐而能示现。”
  妙意菩萨言:“我能堪忍,常示众生所喜乐事而成就之。”
  无垢炎菩萨言:“我能堪忍,爱念众生而为守护令得成就。”
  摩尼光菩萨言:“我能堪忍,令诸众生自识宿命。”
  光德菩萨言:“我能堪忍,而以正勤拔济众生。”
  贤德菩萨言:“我能堪忍,究竟断除众生苦恼。”
  宝手菩萨言:“我能堪忍,以诸珍宝给施众生令得安乐。”
  最胜意菩萨言:“我能堪忍,贫穷众生令离贫苦。”
  断诸缠菩萨言:“我能堪忍,令诸众生常得远离烦恼怖畏。”
  金刚光菩萨言:“我能堪忍,为诸众生示现正道。”
  现德色像菩萨言:“我能堪忍,多求众生随其所求皆能给足。”
  法出曜菩萨言:“我能堪忍,常说清净诸法之行。”
  金刚体菩萨言:“我能堪忍,除诸众生一切障碍。”
  法益菩萨言:“我能堪忍,常以正法度脱众生。”
  无少有为菩萨言:“我能堪忍,为诸众生灭除诸毒。”
  月上菩萨言:“我能堪忍,为诸众生示现说法。”
  师子意菩萨言:“我能堪忍,常以法施饶益众生。”
  童子光菩萨言:“我能堪忍,度卑下处诸众生等。”
  佛功德菩萨言:“我能堪忍,示现正道断诸恶趣。”
  金刚光菩萨言:“我能堪忍,现身色像度脱众生。”
  德吉胜菩萨言:“我能堪忍,令损减众生为作增益。”
  持势菩萨言:“我能堪忍,闭地狱门。”
  持甘露菩萨言:“我能堪忍,令诸众生得度生死。”
  网明菩萨言:“我能堪忍,为诸众生常现光明灭一切结。”
  尔时,舍利弗闻诸菩萨作如是等,成就众生以自庄严,得未曾有,前白佛言:“未曾有也!世尊,是诸菩萨不可思议有大悲心,种种方便坚固精进而自庄严,乃至一切众生不能沮坏,不能筹量,不能及逮,不能摧伏,所有光明不可障蔽。世尊,我常称赞是诸菩萨未曾有事,所谓有人故从求索头目耳鼻、身体手足一切诸物,求索之时无所吝惜不生悔心。世尊,我常思惟每作是念,或有逼迫是诸菩萨,从其求索若内若外所有诸物,当知皆是住不思议解脱菩萨。”
  佛告舍利弗:“如是,如是,如汝所言,此诸菩萨所有禅定,方便智慧境界之事,非诸凡夫、一切声闻及辟支佛所能思量。又舍利弗,是诸菩萨虽见诸佛神通变化,而于诸法心不动转,常满众生诸所欲愿。又舍利弗,若有众生乐居士法,现居士形为成就故。若有众生乐大威势,现作诸王有大威力而调伏之。若有众生志求涅槃,以声闻乘而度脱之;求辟支佛者现辟支佛形,为度脱故;求大乘道者现作佛身,为建诸佛法故。如是,舍利弗,是诸菩萨种种方便成就众生,皆悉令得住于佛法。所以者何?舍利弗,若除如来智慧,更无余乘而得度脱到于涅槃,以是义故名为如来。所以者何?如如来说如如之法,即如觉知此法名为如来;知诸众生种种欲乐而悉示现名为如来;成就一切诸善根本,断于一切不善根本名为如来;能示众生解脱之道名为如来;能令众生远离邪道,示现圣道名为如来;说诸空法显现空义名为如来;一切众生有种种识、种种欲乐,随其所乐示解脱道名为如来。诸凡夫等妄想疑惑,能使觉知非真实法,诸菩萨等于诸法界不生动转,如幻众生皆令解脱,次第当到趣于道场。
  “又舍利弗,在家菩萨应修二施。云何为二?一者、财施,二者、法施。又舍利弗,出家菩萨柔和无嗔应修四施。何等为四?一者、纸,二者、墨,三者、笔,四者、法。如是四施,出家之人所应修行。得无生忍诸菩萨等,当应修习三种布施。何等为三?王位布施,妻子布施,头目布施。如是三种名为大施名极妙施,得无生忍诸菩萨等,应修如是三种布施。”
  舍利弗白佛言:“世尊,菩萨不应畏欲恚痴。”
  佛告舍利弗:“菩萨有二大犯。何等为二?因于嗔恚、愚痴犯戒名为大犯。因欲犯者名为小犯难得除却,因嗔犯者名为大犯易可除却,因痴犯者亦名大犯亦难除却。以何等故爱为小犯难得除却?爱能增长生死枝条亦为种子,以是义故小而难却。因嗔犯者堕于地狱、畜生恶道,速疾能为心作障碍易得除却。因痴犯者堕八大地狱诸大苦处,难可解脱。又舍利弗,若有菩萨犯于初戒,于十众前以正直心殷重忏悔;故犯戒者于五众前,以正直心殷重忏悔;手捉女人眼见恶心,或一人或二人前,以正直心殷重忏悔。若有菩萨成就五无间罪,犯于女人,或犯男子,或故犯、犯塔、犯僧,如是等余犯,菩萨应当三十五佛边,所犯重罪昼夜独处至心忏悔。忏悔法者:‘归依佛!归依法!归依僧!

  “‘南无释迦牟尼佛 南无金刚不坏佛 南无宝光佛 南无龙尊王佛 南无精进军佛南无精进喜佛 南无宝火佛 南无宝月光佛 南无现无愚佛 南无宝月佛 南无无垢佛 南无离垢佛 南无勇施佛 南无清净佛 南无清净施佛 南无婆留那佛 南无水天佛 南无坚德佛 南无栴檀功德佛 南无无量掬光佛 南无光德佛 南无无忧德佛 南无那罗延佛 南无功德华佛 南无莲华光游戏神通佛 南无财功德佛 南无德念佛 南无善名称功德如来 南无红炎幢王如来 南无善游步功德如来 南无斗战胜如来 南无善游步如来 南无周匝庄严功德如来 南无宝华游步如来 南无宝莲华善住娑罗树王如来。

  “‘如是等一切世界,诸佛世尊常住在世,愿诸世尊慈哀念我。若我此生,若我前生,从无始生死已来所作众罪,若自作、若教他作、见作随喜,若塔、若僧、若四方僧物,若自取、若教他取、见取随喜;五无间罪,若自作、若教他作、见作随喜;十不善道,若自作、若教他作、见作随喜;所作罪障,或有覆藏、或不覆藏,应堕地狱、饿鬼、畜生诸余恶道,边地下贱及弥戾车,如是等处所作罪障今皆忏悔。诸佛世尊当证知我,当忆念我!’

  “复于诸世尊前作如是言:‘若我此生若于余生,曾行布施或守净戒,乃至施与畜生一揣之食,或修净行所有善根,成就众生所有善根,修行菩提所有善根,及无上智所有善根,一切合集校计筹量,皆悉回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如过去、未来、现在诸佛所作回向,我亦如是回向。’

  “众罪皆忏悔, 诸福尽随喜,
   及请佛功德, 愿成无上智。
   去来现在佛, 于众生最胜,
   无量功德海, 归依合掌礼。

  “如是,舍利弗,菩萨如是观此三十五佛如在目前,思惟如来所有功德,应作如是清净忏悔。菩萨若能净此罪已,尔时诸佛为其现身,为度众生亦说种种诸行,成就愚惑诸众生故。菩萨于诸法界心不动摇,而诸众生等有种种欲乐,随其所乐皆能度脱满其所愿。菩萨若入大悲三昧,能示现入地狱、畜生诸余恶道。菩萨若入大庄严三昧,现居士身成就众生。菩萨若入妙胜三昧,能现转轮王身成就众生。菩萨若入晃曜三昧,能现释梵上妙色身成就众生。菩萨若入一心三昧,现声闻形成就众生。菩萨若入清净不二三昧,现辟支佛形成就众生。菩萨若入寂静三昧,能示佛身成就众生。菩萨若入诸法自在三昧,随诸众生种种欲乐,现种种形而成就之。又彼菩萨或现释身,或现梵身,或时示现转轮王身,皆为成就诸众生故。然此菩萨于诸法界而不动转。所以者何?虽随众生种种欲乐现种种形,而此菩萨不得己身及与众生,而随众生现种种身。
  “又舍利弗,师子兽王大吼之时,其余小虫能堪忍不?”
  “不也,世尊。”
  “又如香象其所负重,诸驴骡等能堪忍不?”
  “不也,世尊。”
  “又如释梵所有威德光明色像,贫穷之人能堪忍不?”
  “不也,世尊。”
  “又舍利弗,于意云何?如金翅鸟王所有势力,鹫鸽等鸟能堪忍不?”
  “不也,世尊。”
  “如是,舍利弗,菩萨所有其心勇健善根势力,所有之罪依出离智,得见诸佛及得三昧;非一切众生、声闻、缘觉,所有犯罪忧悔之事而能得除。菩萨若能称彼诸佛所有名号,常于昼夜行三事者,得离犯罪及诸忧悔并得三昧。”
  尔时,优波离从禅定起诣世尊所,到已头面礼足却坐一面,白佛言:“世尊,向于静处独坐思惟,生如是念:‘如来说此波罗提木叉清净之戒应当善学,为声闻、缘觉、菩萨乘故说如是言,宁舍身命,不舍于戒。’世尊,若佛在世及涅槃后,云何名为声闻乘人波罗提木叉?云何名为菩萨乘人波罗提木叉?世尊说我于持律中最为第一,我当云何为他广说?今从世尊面闻受持逮无所畏,然后能为他人广说。我于静处独坐思惟生如是念:‘我今应当诣世尊所,问毗尼中决定之义。’今此大众诸菩萨等,及比丘僧悉皆集会,善哉!世尊,唯愿说之。”
  尔时,世尊告优波离:“汝今当知,声闻乘人有异方便、有异深心持清净戒,菩萨乘人有异方便、有异深心持清净戒。所以者何?声闻乘人有异方便、有异深心,菩萨乘人有异方便、有异深心。优波离,声闻乘人虽净持戒,于菩萨乘不名净戒;菩萨乘人虽净持戒,于声闻乘不名净戒。优波离,云何名为声闻乘人虽净持戒,于菩萨乘不名净戒?优波离,声闻乘人不应乃至起于一念欲更受身,是则名为声闻乘人清净持戒,于菩萨乘最大破戒名不清净。云何名为菩萨乘人虽净持戒,于声闻乘不名净戒?优波离,菩萨乘人于无量劫,堪忍受身不生厌患,是则名为菩萨乘人清净持戒,于声闻乘人最大破戒不名清净。
  “又优波离,菩萨乘人持不尽护戒,声闻乘人持尽护戒;菩萨乘人持开通戒,声闻乘人持不开通戒;菩萨乘人持深入戒,声闻乘人持次第戒。优波离,云何名为菩萨乘人持不尽护戒,声闻乘人持尽护戒?菩萨乘人持戒之时,于诸众生及与他人应当随顺,声闻乘人不应随顺。优波离,以是义故,菩萨乘人持不尽护戒,声闻乘人持尽护戒。优波离,云何名为菩萨乘人持开通戒,声闻乘人持不开通戒?优波离,菩萨乘人,以日初分有所犯戒,于日中分思惟当得一切种智,菩萨尔时不破戒身;以日中分有所犯戒,于日后分思惟当得一切种智,菩萨尔时不破戒身;以日后分有所犯戒,于夜初分思惟当得一切种智,菩萨尔时不破戒身;以夜初分有所犯戒,于夜中分思惟当得一切种智,菩萨尔时不破戒身;以夜中分有所犯戒,于夜后分思惟当得一切种智,菩萨尔时不破戒身;以夜后分有所犯戒,于日初分思惟当得一切种智,菩萨尔时不破戒身。以是义故,菩萨乘人持开通戒,声闻乘人持不开通戒,菩萨不应生大惭愧,亦复不应生于悔缠。优波离,声闻乘人数数犯罪,即时破失声闻戒身。所以者何?声闻乘人应当持戒断一切结如救头燃,所有深心为涅槃故。优波离,以是义故,声闻乘人名持不开通戒。优波离,云何菩萨乘人持深入戒,声闻乘人持次第戒?菩萨乘人于恒河沙劫,受五欲乐游戏自在,受诸乐已,未曾捐舍发菩提心,菩萨尔时不名失戒。所以者何?菩萨乘人有于后时,善能护持菩提之心,乃至梦中一切结使不为其患。菩萨乘人不应一时于一身中尽一切结,应当渐渐尽一切结善根成就非不成熟。声闻乘人如救头燃,乃至一念受身不应生喜。以是义故,大乘之人持深入戒,声闻乘人持次第戒。菩萨乘人持开通戒持不尽护戒,声闻乘人持不开通戒持尽护戒。所以者何?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甚为难得,具大庄严乃可得成。大乘之人于无量劫往来生死,不应生于厌离之心。优波离,如来观察筹量,为大乘人不应一向说厌离法,不应一向说离欲法,不应一向说速疾法,常当为说发欢喜心相应诸法,常应为说甚深无难无悔缠法,常应为说无聚无碍空无之法,闻此法已常乐生死不生忧悔,亦能满足菩提之行。”
  优波离白佛言:“世尊,或有欲相应心而犯于戒,或有嗔相应心而犯于戒,或有痴相应心而犯于戒。世尊,菩萨犯戒,于欲相应心、嗔相应心、痴相应心,何者为重?”
  尔时,世尊告优波离:“若有菩萨如恒河沙欲相应心而犯于戒,或有菩萨因一嗔心而犯于戒,等住菩萨大乘之道,因嗔犯者当知最重。所以者何?因嗔恚故能舍众生,因贪欲故于诸众生而生亲爱。优波离,所有诸结能生亲爱,菩萨于此不应生畏;所有诸结能舍众生,菩萨于此应生大畏。优波离,如来先说欲难舍离为小犯,嗔易得离名为大犯。优波离,所有诸结犯小难离,大乘之人应当忍受所有诸结犯大易离,大乘之人乃至梦中不应忍受。以是义故,大乘之人因欲犯者,我说是人不名为犯;因嗔犯者,我说是人名为大犯,名大过患,名大堕落,于佛法中是大留难。优波离,若有菩萨无有方便,欲相应心而犯于戒生于怖畏,于嗔犯戒不生怖畏。若有菩萨而有方便,恚相应心而犯于戒生于怖畏,欲相应心而犯于戒不生怖畏。”
  尔时,文殊师利在大众中,前白佛言:“世尊,一切诸法究竟毗尼,谁受毗尼?”
  佛告文殊:“若诸凡夫悉能了知一切诸法究竟毗尼,如来终不演说毗尼。以不知故,如来尔时为令觉知一切诸法究竟毗尼,渐次为说诸毗尼法。”
  尔时,优波离白佛言:“世尊,此文殊师利,于此解说毗尼决定之义而无所说。”
  尔时,世尊告文殊师利:“汝今应当解说究竟毗尼之法,此优波离欲得闻于毗尼之义。”
  尔时,文殊师利语优波离言:“一切诸法究竟无垢,能自调心,乃能得见究竟毗尼。一切诸法无有诸缠,净其本性,乃能得见究竟毗尼。一切诸法无有染污,我不可得,乃能得见无悔毗尼。如如真实亿万法门欣乐修学,乃能得见清净学戒。一切诸法无有分别,无缚无解不作思惟,乃能得见无有缚著。一切诸法无住无染不作留住,乃能得见诸法清净。一切诸法住虚空际离诸处所,乃能得见所作清净。一切诸法逮无斗诤,前际后际不可得故,乃能得见三世平等一切诸法离诸施设心无所行,乃能得见断于疑结。优波离,是则名为究竟毗尼法界,诸佛世尊从此得道。若能筹量观察此法,是名善学逮最胜戒。若不观此法,是则不名深入如来所学之戒。”
  尔时,优波离白佛言:“世尊,此文殊师利所说之法,皆是不可思议。”
  尔时,世尊告优波离:“文殊师利所说之法依于解脱,所依解脱心无去来。是故,文殊师利说一切法心无去来,于心解脱生增上慢者,为除彼人增上慢故。”
  尔时,优波离白佛言:“世尊,比丘行何法故名增上慢?”
  佛告优波离:“若有比丘,作是思惟欲断贪欲,名增上慢;作是思惟欲断嗔恚,名增上慢;作是思惟欲断愚痴,名增上慢。贪欲法异诸佛法异,作是思惟名增上慢;嗔恚法异诸佛法异,作是思惟名增上慢;愚痴法异诸佛法异,作是思惟名增上慢。作是思惟见有所得,名增上慢;作是思惟见有所证,名增上慢;作是思惟见有解脱,名增上慢;作是思惟见诸法空,名增上慢;作是思惟见于无相,名增上慢;作是思惟见于无作,是名增上慢;作是思惟见有诸行,名增上慢;作是思惟见有诸法,名增上慢;一切诸法不可思议,作是思惟不应思议,名增上慢;诸法空无何用精进,作是思惟名增上慢。是名声闻住增上慢。
  “云何名为菩萨增上慢?佛乘最胜作是思惟,我当于中发菩提心,名增上慢;行六波罗蜜当得作佛,作是思惟名增上慢;般若波罗蜜能得出离,更无余法而得出离,作是思惟名增上慢;于甚深法应作方便不因世法,作是思惟名增上慢;此法甚深,此非甚深,作是思惟名增上慢;此法是净,此法非净,作是思惟名增上慢;此是佛法,此是辟支佛法,此是声闻法,作是思惟名增上慢;此法应作,此法不应作,作是思惟名增上慢;此是近法,此非近法,作是思惟名增上慢;此是正道,此是邪道,作是思惟名增上慢;疾当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不疾当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作是思惟名增上慢;一切佛法不可思议,未曾有人能觉之者,作是思惟名增上慢;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不可思议,彼不应思议,此非是见然是过患,是名菩萨住增上慢。”
  尔时,优波离白佛言:“世尊,云何比丘离增上慢?”
  佛告优波离:“若有比丘思惟诸心,思惟心时不著思惟,是名最胜离增上慢。”
  尔时,世尊欲广分别思惟法故,而说偈言:

  “不应分别法非法, 戏论诸心不应住,
   不思议法而能知, 名一切时受乐人。
   若有欲知无有法, 作是思惟非真实,
   随逐邪心凡夫人, 受诸有苦百千亿。
   若有比丘常念佛, 此则非真非正念,
   常知佛从分别起, 实不可取亦不生。
   若有思惟诸空法, 则住邪道凡夫人,
   虽因名字说空法, 而实无有名字说。
   闲居寂静思惟法, 世所称叹寂静人,
   心住觉观是戏论, 是故无思能解法。
   心心诸法名为思, 若有所思必有著,
   若能远离是著法, 于诸所思无复思。
   法同草木无所知, 而因诸缘得生起,
   无有众生而可得, 能起空无诸缘法。
   因日光明眼得见, 夜则不见离众缘,
   若眼自能见色者, 何故无缘而不见?
   眼常因于诸光明, 得见种种可意色,
   常知见性众缘生, 是故知眼不能见。
   若有所闻诸好声, 生已即灭无有闻,
   推其去处不可得, 因分别故起声想。
   一切诸法同音声, 施设说有诸数相,
   未曾能生法非法, 为凡夫故而示现。
   我为世间叹布施, 而实悭法不可得,
   佛所说法难思议, 虽不可得而演说。
   我常叹说持净戒, 破戒之相如执空,
   诸破戒相如虚空, 清净持戒亦如是。
   我说忍辱为妙胜, 嗔恚之性实不生,
   于诸法中无触恼, 而佛开示忍辱者。
   常说昼夜无疲倦, 觉悟精进为最上,
   虽复勤行于百劫, 然其所作无增减。
   禅定解脱为最胜, 如来开示说诸门,
   而实诸法无散乱, 世尊现说诸禅定。
   智慧之性能觉了, 能知诸法为慧人,
   然其自性不有生, 佛能示现为解说。
   我常叹说清苦法, 欢喜乐行头陀者,
   推求贪法不可得, 名为最上不贪者。
   常为众生百千众, 现说地狱怖畏事,
   未曾有去堕恶道, 死入无间地狱者。
   无有能作地狱者, 亦无能作鉾槊等,
   因分别故而见有, 刀剑之害伤己身。
   杂色庄严花果树, 金色宫殿而晃曜,
   彼亦未曾有作者, 皆从妄想分别起。
   虚伪之法诳世间, 著想回旋凡夫人,
   于取不取无自性, 犹如分别幻化炎。
   说于诸行最胜者, 能为众生发道心,
   菩提之道不可得, 当知求者亦非实。
   其心本性常清净, 无有染著诸苦恼,
   凡夫分别诸恶心, 自生贪爱诸染著。
   诸法妙胜常寂静, 而实无有爱恚痴,
   法性解脱离染爱, 逮到安隐无处所。
   我知诸法如虚空, 游诸世间不生畏,
   其意未曾有染著, 是故不住于邪道。
   我于多劫修诸行, 度脱无边诸众生,
   而诸众生生不尽, 亦未曾有增减时。
   譬如世有大幻师, 能化无边百千众,
   即时皆害诸化人, 而于幻者无增损。
   一切众生如幻相, 其边未曾而可得,
   若有能观不思议, 当知彼人不厌生。
   观世寂静名勇猛, 知法实相亦复然,
   受五欲利常修行, 不生染著度众生。
   无有众生及寿命, 世尊怜愍兴慈悲,
   勤修精进大苦行, 虽无众生作利益。
   如以空拳诱小儿, 诳惑其心令染著,
   然后开手示空卷, 小儿即时大啼哭。
   如是难思佛世尊, 于诸法相净觉意,
   已解远离空无法, 而能示现于世间。
   于我法中甚可乐, 舍离俗服能出家,
   其后当得最胜果, 大慈悲人之所说。
   已能出家舍俗务, 复闻当得逮诸果,
   观察诸法真实相, 无有诸果而可得。
   已于诸法无得果, 转复生于未曾有,
   快哉大悲人师子, 善入相应诸法相。
   一切诸法如虚空, 能立名字百千万,
   此名为根禅解脱, 亦名为力七觉支。
   诸根无有生灭相, 觉力等法亦复然,
   非是色性不可取, 以智力现示世间。
   我说众生有所得, 皆是远离诸性相,
   若有计我有所得, 不名为得沙门果。
   若法无生亦无灭, 谁有于中而得者?
   说众生得即无得, 能觉此法名为得。
   众生得果名最胜, 我说众生非众生,
   未曾有得众生者, 是故不应有得果。
   譬如良田无种子, 彼中不应而生芽,
   如是众生不可得, 云何当有逮寂静?
   一切众生性寂静, 未曾有得其根本,
   若有能观此法者, 我说永寂无有余。
   过去诸佛百千万, 度诸众生无有尽,
   而此众生无真实, 究竟寂静更不生。
   一切诸法皆灭相, 未曾能有得生者,
   若有能观如是法, 彼人不著于三界。
   我说诸道无障碍, 能离诸著甚可乐,
   于百千劫甚难得, 乃从往昔燃灯佛。
   能起最胜无生忍, 永断障碍无有余,
   得清净命以为命, 永离一切诸非见。
   彼无恶趣常安乐, 勇猛能知无碍法,
   不著诸行得解脱, 于百千经不生畏。
   能得诸辩亦不难, 无边百千陀罗尼,
   解陀罗尼诸义趣, 速能觉知无碍法。”

  说是偈已,二百比丘增上慢者,不受诸法心得解脱,六千菩萨得无生忍。
  尔时,优波离白佛言:“世尊,当何名斯经?云何奉持?”
  佛告优波离:“此经名为《决定毗尼》,亦名《坏一切心识》,当奉持之。”
  尔时,优波离、文殊师利、一切大会,诸天世人、阿修罗等闻佛所说,皆大欢喜为佛作礼。


乾隆大藏经·大乘宝积部·佛说决定毗尼经

佛缘文化传播中心 Copyrights © 2006-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弘扬佛教智慧 净化社会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