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隆大藏经·简体中文版首页 | 大乘般若部 | 大乘宝积部 | 大乘大集部 | 大乘华严部 | 大乘涅槃部 | 大乘五大部外重译经 | 大乘单译经 | 小乘阿含部 | 小乘单译经
宋元入藏诸大小乘经 | 大乘律 | 小乘律 | 大乘论 | 小乘论 | 宋元续入藏诸论 | 西土圣贤撰集 | 此土著述 | 常见经典 | 佛经搜索 | 佛经下载 | 大藏经首页

   大乘宝积部·第0039部

佛说阿阇世王女阿术达菩萨经一卷

西晋三藏法师竺法护译   


佛说阿阇世王女阿术达菩萨经

  闻如是:一时,佛在罗阅祇耆阇崛山中,与摩诃比丘僧五百人,菩萨八千。一一尊复尊,悉得陀怜尼法,在所闻知,如大海无所挂碍,悉得五旬,深入微妙沤和拘舍罗,总持空法藏门,不舍志意行无色想,从法行无所归依亦不造行,说经法无所著,为一切故自观本法,以得忍凡行十事。
  是时,有菩萨名须弥山,复有菩萨名大须弥山,复有菩萨名须弥山顶,复有菩萨名师子,复有菩萨名和呵未,复有菩萨名常举手,复有菩萨名常下手,复有菩萨名常精进行,复有菩萨名常欢喜,复有菩萨名常忧念一切人,复有菩萨名珍宝念,复有菩萨名珍宝手,复有菩萨名宝印手,复有菩萨名执御,复有菩萨名大御,复有菩萨名常持至诚,复有菩萨名弥勒,如是等十七人。颰陀和等八人,皆如颰陀和类,颰陀和菩萨、宝满菩萨、福日兜菩萨、因提达菩萨、和伦调菩萨、常念菩萨、念益于世间菩萨、增益世间功德菩萨,如是等八人。
  尔时,佛与八千菩萨俱,在罗阅祇去城不远,为国王、大臣所敬偶、所遵奉、所称誉,视若如父,婆罗门、迦罗越所尊重。尔时,佛于无央数大众中说经法,所说上语亦善,中语亦善,下语亦善,所说莫不开发,上中下皆晓了,悉具足无沾污,精进无量。于时,舍利弗、摩诃目揵连、摩诃迦葉、须菩提、邠耨、罗云、蠡越、安波臾、忧波离、阿难,如是复异方不可计是辈,大比丘僧不可计,平旦正衣服持钵,入罗阅大城分卫。是尊比丘诣城中顺街里行分卫,次至王阿阇世宫,宫人官属俱一处默然从乞丐。
  是时,王阿阇世有女,名阿术达,年十二端正好洁,光色第一,于前世佛所作功德有神猛之行,供养无央数佛,于阿耨多罗三耶三菩心不转。于父王正殿金床上坐,安无愁忧,见此尊比丘不转。于父王正殿,今来于坐,不起不迎,不为作礼,亦不请令坐,亦不与分卫具。诸尊比丘,亦默然观此女。是王阿阇世见女无愁忧,不恭敬礼是尊比丘。
  王顾谓女:“汝不知耶?是怛萨阿竭阿罗呵三耶三佛尊比丘,以得阿罗汉无所复畏,所作事胜,以弃重担,生死以断,深入微妙,其供养是者福不可量!为师为父慈念兴福施于一切,汝见何故,于坐不起默而视之?汝有何异利,不礼此上尊?”
  女无愁忧白言:“王曾见师子,当为小小禽兽作礼迎逆坐不?”
  王答女言:“不见。”
  女复白:“王曾闻遮迦越王当为小国王,起迎逆作礼共坐不?释提桓因宁为诸天,起迎逆作礼不?梵三钵宁礼诸梵不?”
  答言:“不见。”
  女复白:“王曾见大海神为小小陂池沟渠泉流作礼不?须弥山宁为众小山作礼不?日月之光明与萤火之明等不?”
  女复言:“如是,大王,发意求阿耨多罗三耶三菩心,欲度一切,被僧那僧涅之大铠,持大悲大哀,如师子吼,云何当为恐畏?比丘而无大悲大慈大哀,离师子吼中,云何当礼信欢喜?王曾见大法王转经论教一切,令发阿耨多罗三耶三菩心,当为是比丘少智者恭敬作礼不?”
  女白王:“如大海水不可量、不可度、不可见边际,大智若此。犹复受泉流如牛迹中水,自谓以满足,宁可方之于大海?是畏生死比丘,志在灭度。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心,宁当迎逆作礼不?王曾见大智,如须弥山最尊高,怛萨阿竭法为尊雄,岂况智如芥子比丘迎逆作礼不?王宁见日月光,其明所照不可计量,怛萨阿竭法光明智慧功德名闻,过是千亿万倍,宁比萤火之明自照其身,不及一切人,志小比丘自度其身,大智之法明于三界,宁迎逆作礼?”
  女白王:“佛般泥洹后,尚不为是辈比丘作礼,何况佛今现在而为法则!所以者何?礼彼比丘为习此法,其亲近三耶三佛法,得三耶三菩行。”
  王告女无愁忧:“汝有抵突之心,见是大比丘,不恭敬迎逆以坐席为宾主,而广引众喻不念设饭食。汝何志求?”
  女白王:“大王宁有抵突之心耶?”女谓王言:“王何故见国中羸劣下贱乞丐者不为作礼?”
  王答女言:“不,尔此非吾类。”
  女答王:“亦如是,王发意,菩萨、声闻、辟支佛非其类。”
  王告女:“吾闻行菩萨法,悉弃强梁嗔恚之心,以调顺软弱为一切人下屈,汝岂无软弱之心?”
  女白王言:“世间人愚痴,常怀毒恶之心故;菩萨摩诃萨以慈悲,护彼人欲除众毒故。此大比丘诸垢以除,是辈比丘,见善无所增,见恶亦不减。”
  女白王:“当来十方佛,设为是比丘等说深妙之法,不能复增精进。所以者何?用闭塞生死道故。譬以瓶盛满水置露地,天雨瓶中一渧不受,渧亦不得入。所以者何?其瓶以满故。”
  女白王:“是比丘等如是,若十方佛为现神足,变化说经法,不能逮及如来三昧,于功德无所增益。”
  女白王:“譬如大海,万水四流皆归于海。所以者何?其海广长,所受不可计量。如是,大王,菩萨摩诃萨说经法,当作是见多所饶益,发摩诃衍心多所容受。所以者何?菩萨摩诃萨器所受,不可计、不可数、不可量。”
  是时,女无愁忧为王阿阇世说偈言:

  “无愁忧以名得, 为王阿阇世女,
   有五百比丘来, 我不为起作礼。
   应时为王所呵, 不恭敬比丘僧,
   我不知是福地, 佛子离彼中迹。
   无忧愁诵偈言, 听我说至诚言,
   见比丘不为起, 意不生欲作礼。
   人欲乘船入海, 取一钱破百分,
   百分中取一分, 入法海还为取。
   若有人从王乞, 若飞行遮迦越,
   乞丐者求一钱, 为不足从王乞。
   智慧者令王喜, 从王乞千亿宝,
   愿施贫使安隐, 如是人为晓了。
   譬如人求贱宝, 如是人为不黠,
   声闻法亦如是, 入海宝自取少。
   譬如人财为富, 菩萨黠为珍宝,
   愿供养于法王, 自致佛度人民。
   譬如医自治身, 不能愈一切人,
   若有医多治人, 是乃为名医师。
   发意者智慧师, 自脱身弃余人,
   为黠人所不敬, 譬医能自治身。
   若黠师知药名, 便能治巨亿人,
   为天下人所敬, 发意菩萨如是。
   譬如树无叶果, 无益于世间人,
   阿罗汉如是树, 为无益于世间。
   譬如树栴檀香, 有益于一切人,
   菩萨法亦如是, 以经法开甘露。
   不可以牛迹水, 澡洗人除垢热,
   恒水净无数人, 恒水流满大海。
   声闻法牛迹水, 不能除世间热,
   菩萨法如恒水, 能饱满大千刹。
   譬如时雨珍宝, 愚于宝取一钱,
   若有黠益取多, 能使贫至大富。
   佛者譬雨珍宝, 声闻法取一钱,
   菩萨采饱满人, 菩萨施广如此。
   如有人近须弥, 皆随山作金色,
   若其余土石山, 不能以色变形。
   菩萨法须弥山, 菩萨恩生天上,
   得离生死苦恼, 声闻不能度人。
   暴露在草不多, 露不能熟五谷,
   大雨水润泽多, 从润泽得丰熟。
   声闻法暴露草, 菩萨法如大雨,
   大千中诸来者, 法所雨润一切。
   迦随华无有香, 为世人所不取,
   私夷华人乐取, 优昙钵及莲华。
   声闻法迦随华, 声闻香闻不远,
   菩萨法私夷华, 度一切至泥洹。
   如怯人行空泽, 不足以为大难,
   人中道为大难, 将一切度生死。
   声闻法行空泽, 菩萨法人道中,
   度生死迷乱者, 导一切恐畏人。
   缚筏浮度不多, 筏不能度往还,
   譬如人造大船, 度无数得往还。
   声闻法如缚筏, 菩萨法如大船,
   持七觉度一切, 脱爱欲过大海。
   若如被铠乘驴, 不可入大众中,
   被铠人乘马象, 行斗战得胜怨。
   声闻法如乘驴, 菩萨法乘马象,
   坐树下降魔官, 救天上世间人。
   虚空中满星宿, 星宿众夜不明,
   月独出为大明, 男女见大欢喜。
   声闻法如星宿, 菩萨法月独明,
   菩萨恩致安隐, 皆令发萨云若。
   夜之冥萤火明, 人不以是为明,
   日出光为大明, 有益于阎浮地。
   声闻法如萤火, 菩萨慧如日月,
   生死海行度人, 悉现明一切人。”

  尔时,王阿阇世闻女无愁忧说是偈默然,不识是何言。
  舍利弗心念:“是语甚可怪,所说无挂碍,黠慧乃尔。我欲试之,知能欢喜而忍不?”舍利弗谓女无愁忧:“卿于三乘志欲何求?”
  女报言:“乘大悲大慈于所求。”
  舍利弗报言:“欲求摩诃衍三跋致耶?”
  女答言:“不。”
  舍利弗复问:“女行欲何求乃作师子吼?”
  女答舍利弗:“于所求无所求,有所求则不为师子吼,无所住止能作师子吼。卿舍利弗以法取证,宁有声闻、辟支佛法、摩诃衍法不?”
  舍利弗答言:“无诸法相一耳!空无所有。”
  女问舍利弗:“诸法空,作何行法而设三乘?”
  舍利弗答女言:“无所行。”
  舍利弗复问女:“有佛法、无有佛法,有异无?”
  女答尊者舍利弗:“近空及远空,有异无?”
  舍利弗答言:“无异。”
  女问舍利弗:“譬内空、外空,有异无?”
  答言:“无异。”
  “如是,舍利弗,得佛法、未得道法,适等无异。”女为舍利弗种种说空空法,舍利弗默然,无异辩才折答此言。
  尔时,尊者摩诃目揵连,谓女无愁忧:“见如来何异,要言声闻、辟支佛所不能及知?”
  女报尊者目揵连:“能知三千大千世界星宿数不?”
  目揵连报女言:“我当禅定三昧观本际。”
  女谓目揵连:“怛萨阿竭一一持三昧,视见恒沙中数人民意念所趣向,何况是星宿!以是故知怛萨阿竭于诸法而有持,是故声闻、辟支佛所不及知。尊者目揵连,宁知十方佛刹中几何天地当败坏?几何天地当合成?”
  答女言:“不知。”
  女复问目揵连:“宁知几佛以过去?几佛甫当来?几佛今见在?”
  答女言:“不知。”
  女复问目揵连:“世间贪淫有几人?喜嗔恚有几人?愚痴者有几人?尽行三事有几人?不行三事有几人?”
  答言:“不知。”
  女复问尊者摩诃目揵连:“世间有几人求声闻道?几人求辟支佛道?几人求摩诃衍?”
  答女言:“不知。”
  女复问目揵连:“世间有几人求佛道?几人不信佛道?几人信九十六种道?几人不信九十六种道?适无所信为有几人?”
  答言:“不知。”
  女报目揵连:“怛萨阿竭悉知是事,复过于此不可计无有限,声闻、辟支佛所不能及知,是故怛萨阿竭于诸法而有持。尊者目揵连,为怛萨阿竭所称誉神足第一,宁曾至揵陀呵刹土?是刹中有树以七宝而校饰,以众宝为树栴檀为华香。”
  摩诃目揵连报女言:“本所不闻,本所不见,今乃闻。是刹土名字未曾所见闻,愿闻是刹中怛萨阿竭阿罗诃三耶三佛名字,今现在说经法不?”
  女报言:“彼刹佛名香洁放光明怛萨阿竭阿罗呵三耶三佛,在彼刹说经法。”女无愁忧于坐不起作瑞应三昧,念:“菩萨初发意求阿耨多罗三耶三佛,过声闻、辟支佛上。如我至心,愿我香洁放光明怛萨阿竭阿罗呵三耶三佛,现光明使诸声闻见其刹土,使国中栴檀香香闻是间刹土。”女无愁忧立是愿,于是香洁放光明怛萨阿竭阿罗呵三耶三佛,寻时放身相光明。是刹诸声闻,皆见彼刹土香洁放光明怛萨阿竭阿罗呵三耶三佛,于大众中菩萨说经法。诸声闻自于其处所,闻彼佛所说法皆佛威神之恩。彼香洁怛萨阿竭阿罗呵三耶三佛持六十种音说:“如女无愁忧所说无异,初发意求阿耨多罗三耶三菩,是辈之人,过声闻、辟支佛上。”
  说是时,弥勒菩萨白佛言:“是栴檀香从何刹土来,至是间香乃如是?”
  佛语弥勒菩萨:“女无愁忧与诸大声闻,共师子吼有此善瑞故,现彼香洁放光明佛刹刹中栴檀香满沙呵刹中。”
  无愁忧女语尊者目揵连:“菩萨现功德变化如是者,有何当志于小道?”
  女复问目揵连:“宁知揵陀刹去是远近不?”
  目揵连答曰:“不知。”
  女谓目揵连:“如目连等满是三千大千刹中,譬如芦苇干柘竹稻草木,令目连其数如此,时过一劫计彼佛刹无能计知其处,乃过尔所佛刹,乃可得香洁放光明佛所治。”尔时香洁放光明佛,即回光还归本土,于是佛刹不复现。目揵连见此变异,默然无所言趣。
  尊者摩诃迦葉,谓女无愁忧:“宁见前释迦文怛萨阿竭阿罗呵三耶三菩不耶?可得见佛色身,使佛有所说云何?

  “见我色者, 闻我声者, 愚痴不信, 是人不见。
   以法见佛, 佛者法身, 法者难晓, 以是叵见。”

  尔时,尊者摩诃迦葉作是念:“女曾见释迦文怛萨阿竭阿罗呵三耶三佛不?”
  女答迦葉言:“然。我见怛萨阿竭阿罗呵三耶三佛,不持肉眼见,不色见,不无色见,亦不持天眼见,亦不持痛痒、思想、生死、识眼见,亦不智慧眼见,亦不想识见,亦不法眼见,亦不身见,亦不佛眼见,亦不命见。摩诃迦葉,我见怛萨阿竭,如尊者摩诃迦葉者,为无大明乐世间生自谓有身,缘一觉行,念欲见道。”
  摩诃迦葉谓女:“设是法无有主,愚痴者乃乐生,自谓是我身。一切万物是我所有法想,不于中边得见,从何而化生?”
  女谓摩诃迦葉:“诸法不可得见,是故法无形,如是不可得见,如何生?”
  摩诃迦葉谓女:“佛法亦空无所有。”
  女复谓摩诃迦葉:“欲得见无上正真法者当如法。”
  摩诃迦葉报女:“白衣法我欲闻,况佛道不欲闻?”
  女谓摩诃迦葉:“法不见有亦不见无。”
  摩诃迦葉谓女:“是法无。”
  女复谓摩诃迦葉:“诸法皆空无有形,不可从谛得见。若善男子、善女人,欲见佛身相,自净其行于行清净,得见诸净是则纯熟。”
  摩诃迦葉谓女:“云何自净其行纯熟者?”
  女谓摩诃迦葉:“能自观身空者悉入诸法空,诸法亦不减亦不增,是为自见诸净。”
  摩诃迦葉谓女:“何等谓身空?”
  女报:“空尽空是,是身为空,诸法空亦如是。”
  摩诃迦葉复问女无愁忧:“从何闻是法乃能信谛?佛有二事因缘得信,闻他人善,自念其行。”
  女报迦葉:“他人智说可闻,尔乃自观身造行。”女报摩诃迦葉:“若自智慧,复观一切智,以明为师。”
  摩诃迦葉报女:“云何自知身行善?”
  女答言:“闻法观善,身行善则见善造行。”
  摩诃迦葉报女:“云何菩萨自观身行善?”
  女答摩诃迦葉:“菩萨法与一切天下人共合适不疏远,是则菩萨身行善。”女复报摩诃迦葉:“当来法、过去法、今现在法,意无增减,是为行菩萨法。”
  摩诃迦葉问女:“云何见法无所增、无所减?”
  女报摩诃迦葉:“有二事,有法、无法,不增不减,作是念,是为自见身意行,见身意行则为无所见知。摩诃迦葉,自见其身。”
  迦葉谓女:“云何自见其身?”
  女报言:“如摩诃迦葉,自度身不见一切人。”
  摩诃迦葉答言:“我无所见。”
  女报摩诃迦葉:“诸法适无所舍亦无所著。”
  摩诃迦葉默然,无以加报。
  尔时,尊者须菩提闻是语,为甚难甚难大欢喜,问女无愁忧:“从何得大利乃有此辩?”
  女报须菩提:“亦无得利亦无不得利,慧亦不见法,法亦不见慧,亦不内观亦不外观,是则慧。所以者何?须菩提言有法者则非法。如尊者须菩提第一乐空闲处,法为有处、有说?为有慧、无有慧?慧无所说。”
  须菩提报女言:“不持空闲处、有法处得慧,是法见不是可说不可出。”
  女报须菩提:“一切法悉如是,无从见,无从取,云何得大利而有慧?”
  须菩提报女言:“设空无有慧,何从有是语?”
  女问须菩提:“宁闻山中大呼有响声来应不?一切法悉如是。信不言,信是响,有慧无慧本无慧,是响因声而合成。”女问须菩提:“是响出为有响像无?”
  报女言:“响无形像,响因空而有名。一切法如响,因空而出生。”
  女报须菩提:“一切法法所说从空生。”
  须菩提问女言:“若一切法从空生,何以故佛说世间当来佛如恒沙数?”
  女报须菩提:“欲得知法所生处耶?”
  答言:“欲知。”
  “所生处无所生,无所生是生处。须菩提,恒沙等,不见从如来去,亦无所至。所以作佛者,何法不从发意,亦不止意。”
  须菩提报女言:“是说为第一未生未起。”
  女报须菩提:“所说皆第一,若说若不说亦第一,一切无所生不可说,不可说不离佛法。”
  须菩提报女言:“甚难!居家为道,乃有此辩,博览众要深入微妙。”
  女报须菩提:“菩萨亦无居家,亦无出家,亦无沙门,亦无不沙门。所以者何?以心意为行,行者以智为上,以黠为善。”
  须菩提问:“菩萨有几处止?愿闻其说。”
  女报须菩提:“菩萨持八法住,是故止处在所止,无所不止,声闻中第一。何等为八法?往菩萨常行善意,至心求佛无转诲一;以大慈救护天上天下人二;不舍大哀,离世间法于身命无所著三;行沤和拘舍罗不可计智,皆发意求佛四;常行勇猛,不厌见闻求诸法五;悉知菩萨行处六;悉救一切人意七;其智不从他人受,一切法自证得忍八。如是,须菩提,持是八法行在所止处,过诸罗汉、辟支佛上。”于是须菩提默然。
  尔时,尊者罗云问无愁忧女:“乃作是解,晓了众要总持智慧,何故自坐金床秽浊,无谦卑恭敬之心,自处高床,与大比丘难说经法?吾曾闻佛说,人无疾病,不得处高床及卧听而说经法。”
  女报尊者罗云:“宁知世间以何为净?何等不净?”
  罗云报女言:“世间有持戒信受不犯者,是则为净;若有犯者,则为不净。”
  女报罗云:“且止!未晓未了。所以者何?罗云,持戒信受不犯者,是则不净;其犯戒者,是为净。所以者何?不倚净慧则有净不净,本无无净不净,诸阿罗汉所见如是。其犯戒者为净。所以者何?罗云,以离于戒不复学可至无极慧,远离恶道过于世间,是故谓为离戒。”
  罗云报女:“其人立愿、不立愿,有异无?”
  女报言:“尊者罗云,譬如紫磨黄金,持作众物珠环璎锁,已作、未作,前色、后色,有异无?”
  报言:“无异。”
  “如是,罗云,何故嫌处高床不恭敬谦?苦者,意行是本。罗云,昔菩萨以草蓐于地为座,过于声闻座、梵天座。”
  罗云复问:“云何座得过于声闻座、梵天座?”
  “仁者罗云,菩萨于树下以草为座,三千世界刹土释、梵、四天王及世间,上至三十三天,其中人民大鬼神皆来问讯菩萨。中有头面礼菩萨足者,有跪拜者,有揖让者,中有叉手者,为尔不罗云?”
  罗云答言:“有是,有是。”
  “罗云当知,菩萨处意高下非谓床座,是故过声闻座、梵天座,当作是知。”
  尔时,王阿阇世告女无愁忧:“汝不知耶?尊者罗云,是遮迦越王种尊第一,信用道德故少小弃家,行作沙门,弃遮迦越国。是佛释迦文子,持戒第一。汝云何反轻戏,不以礼敬?”
  女白王:“止!莫说是语,宁可以神丹之珠比之于水精?王曾见师子当生虫狐?遮迦王子岂当为小国王?”
  王言:“不尔。”
  女复白王:“当知是因缘,彼罗云不从怛萨阿竭为父母胞胎生。怛萨阿竭师子行,皆降伏九十六种道,神通之智,悉具足为大圣猛,一切诸法悉了知,无所挂碍,等知一切人心所念,知当来过去今在悉晓知,为大医王疗人苦痛,常劝助一切转法轮。舍利弗、摩诃目揵连、摩诃迦葉、须菩提、蠡越、罗云、阿难,如是辈闻法皆奉行,犹非是佛之子。”
  尔时,诸尊声闻在大众中,女为说经法。女白王:“过去阿僧祇劫,有佛名提和竭罗。时婆罗门女,字须罗陀。复有婆罗门子,字鞞多卫提和竭罗怛萨阿竭,时持华五茎散佛上。时卖华女发心愿:‘欲世世为夫妇,乃至于得佛。’复发心求摩诃衍,乃尔时过去阿僧祇劫作功德,发愿世世相随,欲救诸下劣,是故从佛求愿。从佛求愿终无有空!俱夷者释种女,大乐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心,沤和拘舍罗行劝一切菩萨,示现有妻子、男女、奴婢、象马、金、银、珍宝、摩尼珠。所以者何?护九十六种道,不欲使诽谤菩萨:‘非男子王,为生黄门,世有何特而言忍勤苦?’设作是念当堕泥犁中,昼夜苦痛不可言。菩萨乃从提和竭罗怛萨阿竭阿罗呵三藐三佛以来,菩萨受别无有色思想。”
  女白王:“尔时婆罗门子鞞多卫,从提和竭罗怛萨阿竭阿罗诃三耶三佛,得慧明六万三昧门,逮得无尽明恒沙数陀怜尼法。受是莂时,前所愿所为尽悉弃除,从得忍。有言罗云是佛之子,从父母胞胎中生者,是为谤如来。菩萨于妻子国城不以乐色故,菩萨离爱欲,于世间法无所沾污。”
  女白王:“大海中求火尚可得,菩萨贪淫嗔恚不可得。王当知是法,尊者罗云为化生,不从父母胞胎生,所化现皆佛威神。菩萨随习俗而教化,护一切痴意,如幻现形,一切所作常不离三昧,自现在小儿中,现白衣居士中,现菩萨、声闻中,天上、人中、人非人等、尊劣、长幼、下贱、伎乐、宫女、酒食随所欲度而往生,如是所示现处不可计不可数。众会中有发心念,谁为适是怛萨阿竭种姓真子者,等知正见不断三宝,护七觉意随所乐而化,是曹之人真佛之子。若善男子、善女人,欲为佛作真子,当发阿耨多罗三耶三菩心。”
  说是语时,王后宫列女二十五人,皆发阿耨多罗三耶三菩心。时千天子,闻女无愁忧师子吼,皆发阿耨多罗三耶三菩心,同时发声言:“我是当来佛、过去佛之上子。”发心已雨于天华,遍覆罗阅祇大城中,以供养女无愁忧。
  时,无愁忧于金床下,前趣诸尊声闻。无愁忧女问诸尊声闻:“为晓分卫法不?”
  诸尊声闻答女言:“以晓。”
  “云何晓?”
  答曰:“身有四神从因缘生,常覆盖顺化惧有坏败,以故当饭食之。是身以饭食得立,无饭食则不得安隐。是身譬如弊坏之车,须脂膏而得所安,所以时食欲护身故。不自贡高行乞,不以为色相,不以为贪,亦以欲破贪故。”
  女无愁忧,闻诸尊声闻各各说是事,闻所说亦不喜亦不忧:“如是身为灾患勤苦若此。”即以时请诸声闻,供养以百味饭。具饭食讫,竟皆揖让,便还耆阇崛山中,听怛萨阿竭说法。
  “我曹亦俱当往。”无愁忧女食后,与父母、兄弟、宗亲、后宫、列女、群臣、人民俱,出城到耆阇崛山中,前以头面著地,为佛作礼,绕佛三匝却坐一面。诸尊声闻从禅觉亦皆悉来,为佛作礼坐一面。
  舍利弗从坐起,正衣服,下右膝,叉手白佛言:“是女无愁忧,所说甚难入深法要,以权行立人不可胜数,所问种种悉能报答。”
  佛告舍利弗:“是女无愁忧,以供养九十二亿佛作功德,常不离沤和拘舍罗。”
  舍利弗白佛:“是女何故不弃女人?”
  佛告舍利弗:“若诸声闻谓此无愁忧是女人耶!若等不深入般若波罗蜜,不见人根观本迹,然便等视于所行。菩萨咨所乐喜以权道示现有男女,其限无所挂碍,欲度男女故。”
  无愁忧女欲决舍利弗之狐疑,现身立愿:“使大众中悉见我是男子。”作是念已,即诸大众见无愁忧身为男子,不复见女人像。无愁忧于时踊在虚空中,去地七十丈住止空中。
  佛告舍利弗:“见是无愁忧为男子,踊在虚空中去地七十丈,若见不?”
  舍利弗白佛:“唯然,已见。”
  佛告舍利弗:“是无愁忧,却后七百阿僧祇劫当作佛,佛名鞞竭俞怛萨阿竭阿罗诃三耶三佛,刹名鞞末拘辽害,其寿十万劫。佛般泥洹后,经法留止十劫不断绝。是刹中地皆如细琉璃。其刹土八方方有一道,是佛所游行处,以七宝为树,以众宝为栏楯,以天缯为华盖,以名香而香之,无秽恶石沙瓦砾,纯以珠宝为万物。刹中无有泥犁、禽兽、薜荔,但有菩萨及天与人,譬如忉利天王所居宫。”
  尔时,大众及王阿阇世欢喜踊跃,皆言:“善哉!善哉!”
  王阿阇世正殿夫人,字旃罗廅,于坐起叉手自嗟叹心,白佛言:“既得为人难,我复怀养是菩萨益倍踊跃,因是功德发心求阿耨多罗三耶三佛,发心立愿:今佛授无愁忧菩萨慧,却后当作佛劫尽,愿令我乘其第得作佛于彼刹土中。”
  尔时,佛知王妇月明心所愿,佛告舍利弗:“见王妇月明不?”
  舍利弗言:“见。”
  “王妇月明,持是功德所作,当弃女人身得男子已,当生忉利天上,作天名宝第一。弥勒佛来下,有国王名呵,当为作太子,字终好。当供养弥勒尽寿命,却后当为弥勒作沙门,上法亦持,中法亦持,下法亦持,总供养是颰陀劫中怛萨阿竭阿罗呵三耶三佛。又行菩萨法,是离愁怛萨阿竭得作佛已,宝第一当于是刹作遮迦越王,名宝丰。当供养承事怛萨阿竭,尽形寿当承其佛第得作佛,名普明怛萨阿竭阿罗呵三耶三佛。当教授是无垢浊炎明刹土本刹故,事如离忧怛萨阿竭所治处等无有异。”
  王妇月明闻佛说是莂,益倍踊跃自嗟叹,其身以珠摩尼直百万两金用上佛。从王阿闇世,求持五戒,别治一处,离淫欲之行,令一切皆修清净。
  无愁忧菩萨,始从虚空中来下,叉手住佛前:“愿我作佛时令我刹中诸菩萨,自然化生长大法座,袈裟自然著身,等无老少如年二十之容色。今自愿身为沙门,自然被法衣。”寻时作彼示现。
  无愁忧菩萨白王:“法无坚固,从空而立,从空而坐,于念不念,于中立意不散,无所录在,所作为无所属,王见是不?是一日之中,我为女人变为男子形,复现比丘僧。何者审为谛?是处余处人身中有三毒,以三药疗焦尽诸毒。知是法故,大王不当作非法行,当数数诣佛。文殊师利童男菩萨,所能除人垢增益功德,度不度者。王国中多事,欲去随意。”
  佛告阿难:“无愁忧菩萨受莂解谛能持能说,当为一切广说经法。若有善男子、善女人欲求佛道,正使是三千大千刹土持七宝满其中,持施怛萨阿竭阿罗呵三耶三佛,不如闻是经信不诽谤,其功德不可计,何况奉行尽形寿,供养缯华、幢盖、旗幡,其功德无能计数者!”
  诸比丘受教,无愁忧菩萨欢喜,王阿阇世、王妇月明,阿难尊比丘,一切大众诸天、龙、神、阿须伦,闻佛说经皆欢喜,前以头面著地,为佛作礼而去。


乾隆大藏经·大乘宝积部·佛说阿阇世王女阿术达菩萨经

佛缘文化传播中心 Copyrights © 2006-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弘扬佛教智慧 净化社会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