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隆大藏经·简体中文版首页 | 大乘般若部 | 大乘宝积部 | 大乘大集部 | 大乘华严部 | 大乘涅槃部 | 大乘五大部外重译经 | 大乘单译经 | 小乘阿含部 | 小乘单译经
宋元入藏诸大小乘经 | 大乘律 | 小乘律 | 大乘论 | 小乘论 | 宋元续入藏诸论 | 西土圣贤撰集 | 此土著述 | 常见经典 | 佛经搜索 | 佛经下载 | 大藏经首页

   大乘五大部外重译经·第0149部

佛升忉利天为母说法经三卷

西晋三藏法师竺法护译   

  

佛升忉利天为母说法经卷上

  闻如是。一时。佛游于忉利天上昼度树下无垢白石。愍哀其母度脱之故。正夏三月与大比丘众俱。比丘八千皆阿罗汉。诸漏已尽得大神足。威曜无极生死悉断。无复尘垢弃捐重担。所作已办。逮得己利。心即从计致平等忍。心已得解度于智慧。普则正士。于世福地多所祐安。唯除一人贤者阿难。菩萨七万二千人一切大圣神通已达。逮得总持辩才无碍。各从他方异佛世界皆来集会。尔时世尊。与无央数百千之众眷属围绕而为说经。时于众会有二天子。名曰月氏月上。月氏天子即从坐起。更整衣服偏袒右肩。叉手长跪而白佛言。吾欲咨问如来至真等正觉。假使听者乃敢自陈。佛告天子。欲问如来何所义乎。月氏天子以偈颂曰。

  其于众生类  兴发愍哀心
  逮求于佛道  志无垢甘露
  自伤己身行  及慈哀群黎
  余以斯等故  咨问释师子
  于亿劫积行  悉能忍勤苦
  一切而布施  志寂然无念
  等心于群生  疗化已平均
  我问此胜义  导利黎庶者
  假使见正道  妙相自庄严
  无垢三十二  英特之福田
  逮斯功德者  奉敬乎巨海
  今予问大圣  欲了斯义归
  假使无异心  则无有别念
  常志求妙慧  人中巍巍尊
  而无声闻意  不慕缘觉事
  今余问此义  坚固无过者
  有利若无利  等心于毁誉
  有名若无名  苦乐不以移
  虽处于俗法  则不以动转
  今我问此义  远离恐惧者
  以爱己身事  等念于黎庶
  未曾有若干  咸化于三处
  而以修慈心  有谄无厌秽
  今余问此义  贤将持土地
  心恒行精勤  布施戒离邪
  其身逮寂然  戒品不永灭
  身口意常正  将御顺拥护
  今问最胜义  处垢而无尘
  其忍辱调柔  达已加遵修
  能修任苦患  愦扰放逸众
  游救于一切  而不生嗔恚
  因此故问义  欲决诸狐疑
  各常力精进  恭顺不违义
  悉愍伤世间  不为己身施
  行道无厌足  如海受众流
  是故问最胜  其德如大海
  虽存于三处  不退从诸想
  以贤圣之慧  伏除诸垢尘
  承禅定妙通  神足自娱乐
  今故问此义  普往开化众
  智慧度彼岸  圣达无有际
  弃捐众思想  出家除根株
  憺怕得自在  晓了斯法慧
  是故今启问  无极大圣人
  所分别神足  解了随顺行
  游亿垓佛土  无有国土想
  供养亿垓佛  无有诸佛想
  是故问此义  睹者普受欣
  其离欲尘魔  忽化阴身魔
  弃舍于死魔  降伏诸天魔
  蠲除一切魔  则逮成佛道
  是故问斯义  永弃于众冥
  乃震动天地  树木及山岩
  觉了成佛道  无量最胜慧
  假使已一心  习于寂定明
  是故问此义  咨启如斯像
  晓了一切慧  威耀甚巍巍
  假住于佛教  善建立法行
  导利于众圣  靡所不开化
  今故问斯义  济游三处者

  月氏天子。又问世尊。唯然大圣。何谓菩萨得大圣通殊特之行度于彼岸。何谓菩萨至不可思议善权方便备劝助慧何谓菩萨一切诸法以为一议。入于一味所趣同均。入于一慧平等之说。何谓菩萨奉深禁戒行无放逸。逮成无上正真之道为最正觉。

  佛言。善哉善哉。月氏天子。多所哀念多所安隐。愍伤诸天及十方人。乃能发意启问如来如此之义。诸菩萨行佛道正真慧。被大铠者建立大乘。度大欲御大船转大法轮。施无极法恢弘慧典。欲放大雨欲演普光。慕击大鼓志大雷震。乐立巨幢愿吹大珂。执大法英揽大法典。演无极明欲照世间。务令大乘永存不断。愿大祀祠究竟足满。以此比类无极之德愍伤群庶。故问如来。谛听谛听。善思念之。吾当为汝分别说之。如诸菩萨大士之行。致大圣通具足深戒。至于无上正真之道为最正觉。唯然世尊。愿乐欲闻。月氏天子与诸大众受教而听。佛告天子。菩萨有四法行。得大圣通殊特之行度于彼岸。何谓为四。菩萨大士晓了诸法而应真谛。于一切法无所倚着。等念诸法而无有尽。逮于圣慧而造明证。游一切法亲近众典。虽在诸法无有脱者不见异法。何谓诸法而应真谛。如过去空。当来现在亦自然空。天子。欲以晓了是空平等三世空无所想。彼诸有慧分别处所。建立开化解畅道品。便通正业达其义理。是谓晓了而应真谛。何谓于一切法无所倚着。一切诸法住于我所。现有所住于我非我。则谓菩萨晓了诸法而无吾我不依倚身。是则名曰无所倚着。假使菩萨于斯诸法。身无所著无所著已。不住异法。其于诸法不生不住。尔能于彼无所倚着已无所倚。供养诸法则于诸法而无所倚。二何谓菩萨晓了一切犹如虚空。其三界者心之所为。不计斯心无有色像。亦不可睹无有处所。无有教令犹如幻化。因其心本而求诸法则不可得。若以于心不求于心则无所获心不可逮。以不得心一切诸法亦不可得。诸法则无有法。无形类想。亦无有影而无所有。及与实谛亦无所睹。无所睹者于一切法心无所入。知一切法无所成就亦无所生。譬如虚空。犹如天子。欲察虚空永无有生无所成就。了一切法亦复如是。犹如虚空名曰虚无。彼则憺怕。一切诸法亦复如是。但假字耳彼则寂寞。三何谓菩萨于一切法而亲近典也菩萨大士。观察思惟一切诸法。于斯无知亦无所见。眼不知耳亦无所见。耳不知眼亦无所见。鼻不知舌亦无所见。舌不知鼻亦无所见。身不知意亦无所见。意不知身亦无所见。一切诸法虽有痴騃快眇凶暴。见于法界慧常平等所行具足。其六情界有所照来则有所在。计于本者无有内法。教于外者如无外法。教内法者所见如是。睹若斯者则无有法无有起者。亦无有法有所作为。若有住者睹无所见。佛语天子。是为法界法无所起亦无所灭。而亦不住则无所有。假使有念诸法。不住不生不起无有处所。如是观者真谛慧备。无有诸法及与法界。不见解脱。斯一切法亲近诸典。是为四法。菩萨大士。得大圣通殊特之行度于彼岸。四何谓圣通。所云通者于一切法不信他慧而有咨受。所以言慧于一切法不造二事。所谓无二彼则无名法不可知。设使天子。具足斯慧。其菩萨者速逮圣通。以成就愿具足所晓。菩萨晓了如是慧者则净道眼。超天世人。便睹十方无量无限亿百千垓诸佛国土。佛天中天所有圣众。悉闻诸佛所说经法。彼佛国土群萌之类。其心所念善恶好丑悉识知之。人民伴党行来如是。逮及若斯。自知往古所周旋处。以慧明证解己本际。他人众生始无所由。所居止处悉证明之从缘说是。佛告天子。菩萨大士。虽未得至一切通慧。圣明之智巍巍如是。为诸众生兴立佛事。速疾具足一切佛法。逮得无上正真之道为最正觉。于是世尊即说颂曰。

  以善权慧方便道明  则具足成于大圣通
  而常遵修深妙禁戒  寻用一义解一切法
  分别真谛一切经典  其明目者无所倚着
  常观诸法犹若虚无  以有所察宣扬悉空
  习近诸法彼假号法  不见诸法有解脱者
  其不见者靡所不观  已得圣通所见若斯
  假使过去法已空者  当来诸法亦如是空
  分别现在则亦若兹  是乃谓为真谛之见
  一切诸法三界常空  斯明知者无念不念
  已无有应应不应者  其无所畏为睹真谛
  若慧如是无著方便  讲说经法无有法想
  意无所念则无所著  无所著者则不动摇
  一切诸法自然而兴  其自然者本净无我
  晓了诸法而无吾我  尔乃不起无他异法
  其不生者不有不来  察计于彼则无所倚
  而反讲说诸法处所  虽演佛道不念有我
  一切三界心之所由  彼心则亦不可常睹
  无色无人犹如幻化  当以斯法务求于心
  彼以此法求于心已  则知无心亦无心法
  假使已心求心处所  则便不睹心之本净
  已于诸法无所著者  虽在黎庶不随众想
  一切诸法无意无成  常分别知犹如虚空
  如观虚空不生不有  分别诸法亦复如是
  假号虚空谛无有实  说有言辞彼法虚空
  其眼未曾观见于耳  其耳亦不观见于眼
  舌不属鼻鼻不属舌  斯等展转而不相见
  其身未曾察见于意  意亦不察身之形类
  各各如是不能相知  以是之故斯常憺怕
  计着众恶谀谄痴騃  诸法之界常等均平
  其内事者不知于外  若外事者亦不知内
  以是之故晓法所趣  成就智慧常不可限
  观见十方亿垓诸佛  及诸声闻无有罪衅
  又彼诸佛所说经典  无量圣达清净之义
  悉得逮闻所演美辞  则能受持普修平等
  便能了知众生心念  具足飞到亿万佛土
  识念往古无数世事  亿百千劫如恒河沙
  逮成于此妙五圣通  则得亲近安住之慧
  彼以佛故有所显发  无放逸道兴造利义
  假使闻斯如是空法  生欣踊心乐微妙乐
  魔不能得彼之瑕短  则能疾成觉了上道

  佛告天子。菩萨大士有四事法。至不可议善权方便。何谓为四。菩萨晓了往返度流之法犹如己身。若干种痛苦毒之患睹所游起。亦欲蠲除他人之苦修行精进。劝诸众生趣于圣路。令一切法留存道心。为诸群黎积累德品三世亦然。而已劝助一切诸佛。集三世行劝助德品。所作善本加施众生。放舍弘施有所开化亦不生心其不劝进一切智者心不离脱亦不见道。心不离道道不离心。如道之相身相若斯。以慧平等于心于道亦无所倚。顺权方便长益德本。不见法界有所增益。彼于诸法无所思议积功累德未曾厌倦。不以心业求晓了心。彼若布施则无望想。奉修禁戒亦无所失。遵行忍辱亦无所住。所行精进亦无憺怕。一心禅定无所依倚。奉行智慧亦无所习。劝化众生亦无所著。以愍哀故严净佛土。求于圣达无所起慕。讲说经法亦无所入。如是天子。菩萨所行所造德本虽为薄少。善权方便不可限量乃至大道。何谓菩萨所造德本虽为薄少。善权方便得至无量乃致大道。菩萨大士。于一切法念发无量。观察诸法无有计限得边际者。所以者何。天子。欲知一切诸法。则空无想亦无有愿。其以空者则亦无量。假使畅达无量心者。讲法虽少善权方便广大无际。所以者何佛道无量劝心无限。至无际法则为诸佛世尊之道。复次天子。菩萨大士善权方便。劝勉众生令入正行。忧群萌类所乐法者而劝立之。若施有所救济为说经法。复次天子。菩萨大士。不以布施而为审谛言是我所。持戒忍辱精进一心智慧。亦复如是。不名我所又有所施。若持戒者亦无所念常顺禁戒。具足忍辱见人所作。是非悉忍。奉行精进修清白行一心禅思。晓了方便观察智慧。复次天子。菩萨大士分别晓了。善权方便与声闻俱。而开化之不乐所行。所修坚固与缘觉俱。不乐所行坚固其志。是为四法。菩萨大士。致不可议善权方便。于是世尊即说颂曰。

  晓了于二事  己身及他人
  当除吾苦患  疗尽众恼热
  愍念于众生  劝使在道心
  思惟一切法  演令入一义
  一切群生庆  合集于三世
  普于诸佛德  悉当劝化之
  而悉晓了斯  皆以施众生
  真心而惠施  犹以佛慧故
  一切所发心  悉劝助佛道
  不失于道心  见诸法悉脱
  察心及于道  不见有二事
  其相有所存  了心相同等
  法等故平等  不二无所有
  明知权方便  长益清白法
  其种无为益  法界不可议
  志求于佛道  常以不厌倦
  不以心念心  吾长清白议
  不忘失道心  所作而劝助
  布施不望报  护戒无所念
  常修行忍辱  不立计有人
  恒奉行精进  身口心寂然
  禅定无所倚  智慧度无极
  开化解众生  不处于颠倒
  严净诸佛土  志性无刚强
  常志于佛道  于法无所舍
  咨受一切典  故慧不可议
  为众生说法  不着于文字
  造行如是者  速成佛无难
  心不想于空  不慢无所念
  无想无所愿  不可称限量
  知群黎所行  随之因开化
  自在而布施  说法给所乏
  有施众生  不言我获  不高于戒
  不忽忍辱  不慢精进  不着禅定
  而于智慧  无所吝惜  常喜布施
  讲论众戒  遵修谦下  恒行勇猛
  虽奉禅思  永无所著  兴发智慧
  而以布施  在于缘觉  声闻之中
  菩萨大士  游于此党  假使处中
  有所造业  明眼达士  不乐彼行
  以能建立  如斯法者  是则名曰
  菩萨之行  晓了善权  不可思议
  所为惠施  至无限量

  佛告天子。菩萨有四事法。一切诸法以为一议入于一味所趣同等。入于一慧平等之说。何谓为四。菩萨大士。晓了法界无所破坏。解诸法空而普游至。于诸法议无所同像。平等吾我及于他人。晓了诸法悉为憺怕。是为四。晓了是慧所睹若此。于世俗法及度世法。靡不通达不造二观。若罪若福有碍无碍。若闻不闻有为无为。于此诸法不造不观。不见诸法有所受者。无凡夫法无罗汉法无若干观。其凡夫法不为清净也。不察罗汉法独解明。不举不下分别一议。趣憺怕门演畅讲说。散一切法而于诸法不见散坏。修行一忍永无有二。以入一议普入诸法。所谓入者无所从生。是为天子菩萨大士。得近无上正真之道成最正觉。亦不念言我近若远。所以者何。不处一议见异群黎。亦观睹人与道别异。又思惟之人不可得尔乃是道。于是世尊即说颂曰。

  而于法界  无所破坏  又彼法界
  无能散者  计如法界  诸人若斯
  但假有字  无有若干  了诸法空
  则致响忍  其内若外  有为无为
  观察斯法  悉无所有  分别一议
  皆知为空  诸所现法  无所同像
  不着己身  及与他人  若不计念
  有吾我人  其行未曾  有若干想
  修于寂然  志在憺怕  普观一切
  诸法所存  于一切法  靖默无念
  游于憺怕  而无所著  讲说现在
  及度世事  彼则不兴  造尽灭尽
  若福若罪  若闻不闻  不念于法
  不取音声  不在有为  亦不无为
  常等一观  不喜二事  不睹诸法
  有所受者  不得凡夫  及阿罗汉
  不说凡夫  痴秽不净  此则名曰
  阿罗汉法  亦无所举  不有所下
  分别一议  而悉寂然  晓了诸法
  皆无所坏  亦不毁散  一切法界
  不谓忍别  与空异耶  普知诸法
  一切悉空  不着于空  无倚了忍
  以入一议  悉了一切  此无所起
  其本清净  如是行者  疾成佛道
  速得亲近  无量正觉  不计有身
  不念道心  一切诸法  吾我及彼
  悉无所著  得平等觉

  佛告天子。菩萨有四事法。奉深禁戒行无放逸。何谓为四。菩萨大士而自念言何谓禁戒。则顺观察思惟其议。若身行善。口言至诚。心念柔顺。是为禁戒。又复念言。何谓身善。何谓言诚。何谓心柔不犯身事而不杀生盗窃淫劮。是身行善。口不说非妄语两舌恶口谗言。是口言诚。心不念非念余嗔恚邪见之事。是心念柔。彼谛观察而自念言。假使不犯身口心者不可分别其处。所在青黄赤白紫红之色。计于眼者不分别识。耳鼻口心亦复如是不分别识。所以者何。彼亦不生亦无生者。亦无起者亦无不起。设不有生无所生者。亦不有起。无所起者。则不堪任分别识法。又更念言。尔时察之则无所有。亦无有戒则无所行。已无所行则不可知。已不可知不当于彼有所倚着。造此行已则无所见。当尔之时不见有戒。已不见戒劝彼戒者亦无所见。是为天子菩萨大士奉深禁戒。复次天子。若有菩萨晓不贪身。不处见身亦不睹见。修于持戒亦不犯禁亦无所著。复次天子。菩萨大士入深法藏在所护禁。威仪礼节行步进止。安详顺教是曰为戒。不自见己之所兴行。不见他人之过咎。是故名曰深妙之戒。复次天子。菩萨不犯于戒亦不毁戒又不弄戒。其反己者则以反戒。若不反己则不反戒。以不反戒则无所犯。已不犯戒则不弄戒便无所度。所以不弄不度戒者。了一切法悉度脱故。以度脱者则无有我亦不无我。既无有人何所度者。是为四。于是世尊即说颂曰。

  其身清净  言无误失  心念鲜明
  行无瑕秽  而常自护  谨慎于行
  彼菩萨者  乃谓奉戒  将顺奉行
  于斯十善  聪明菩萨  若能护此
  则身口意  无所犯负  斯能名曰
  奉明达戒  其无所造  不起无生
  彼无形色  无有处所  已无像貌
  则无所住  便不可得  何所归趣
  戒不有造  常如无为  则不可以
  眼观察之  耳无所闻  无鼻无舌
  身不可别  及心所念  设不分别
  于六根者  则达诸趣  无所依倚
  设如是观  乃清净戒  未曾逮戒
  有所立处  彼无有戒  无意无正
  护于禁戒  无吾我想  将养于禁
  亦无戒想  修深要戒  志得自在
  以能分别  所见身者  即不堕落
  六十二疑  其无所见  不睹处所
  虽奉禁戒  不自憍恣  则能顺入
  深妙法藏  所行礼节  为不妄想
  善修安详  将顺谨慎  其禁戒者
  无有异着  不倚吾我  亦不依戒
  已无吾我  则无禁戒  不念己身
  及与禁戒  如是乃谓  为法器耳
  无吾我者  不依倚戒  不计身者
  不想念法  无身见者  无有戒心
  不犯戒者  无有脱禁  亦不建立
  于禁戒中  不计有身  则无戒想
  深妙之戒  谓无所犯  假使勇猛
  奉戒如是  彼则未曾  有所毁犯
  如是戒者  圣贤所叹  于一切法
  而无所著  愚騃之夫  住吾我想
  将护禁戒  言我畏慎  则失戒宝
  永无有余  便不度脱  三界之患
  假使有人  除诸见网  则不见彼
  违失禁戒  其人心计  无有吾我
  顺奉禁戒  不堕疑见  便不恐惧
  堕于恶趣  若使分别  禁戒如是
  则不睹见  犯禁戒者  不察吾我
  不见三世  况当观察  犯戒毁禁

  月氏天子白佛言。得未曾有。天中天。诸佛世尊道法微妙。无上正真甚深难及。菩萨所作第一巍巍。乃能奉修如此之法。而无所住亦无所修。除去一切诸所妄想离吾我念。行无数劫而不堕落声闻缘觉。而不中道违失道意。具足佛法入不缺漏。云何菩萨奉行何法修微妙典。于真本际而不取证。世尊告曰。天子听之。菩萨有四事行深妙法。于真本际而不取证。何谓为四。菩萨大士坚固志愿。建立要行具一切智。奉修精进而不怯弱。不住立者不舍众生。于大哀不断教。善权方便劝众德本。是为四行深妙法于真本际而不取证。于是世尊即说颂曰。

  其明智者  志愿坚强  未曾违失
  往古所晓  为一切智  精进殷勤
  终不处于  兴废异乘  奉行精进
  常无放逸  敢所遵修  心不怯弱
  亦不捐舍  一切众生  而普等心
  群萌之类  常加愍哀  普世群黎
  能忍勤苦  意不转移  志不欲令
  道教断绝  犹如有人  积无数宝
  而善觉了  善权方便  劝一切德
  行无厌足  游趣最要  怀于愍哀
  不于中间  灭尽诸漏  其有禀授
  于此经典  其菩萨者  名曰勇猛
  而常奉修  深妙之法  彼则未曾
  倚着本际

  月氏天子复白佛言。何谓菩萨奉行深要。佛告天子。于是菩萨未曾破坏凡夫之法。而普成就于佛道议。亦不谤毁凡夫之法。亦不睹见佛法长益。亦不远离于凡夫法。亦不求慕。欲得佛道不兴斯行。凡夫法异佛道异乎。亦不念言。凡夫之法瑕秽卑贱。佛之道法为微妙乎。不作斯行凡夫之法则为斯漏。佛之道法无穿漏乎。又复念言。凡夫之法及与佛法。二者俱法虚无寂寞但假号耳。思想致秽。凡夫之法亦无成就。诸佛之法亦无具足。凡夫之法而无有实亦无自然。诸佛之法悉无有实亦无自然。若欲理者凡夫之法。而无所知亦不无知不生无生。若观察者推其本末。若以空慧无相之慧无愿之慧。智慧明省是为佛法。不可别知佛法所处。观此本末彼悉则空。空不见空亦无所知亦无所观。悉为本净无明故起。是以天子。法者无法诸法自然住立诸法憺怕。其憺怕法则无有二。其无二者则无凡夫。亦无声闻亦无缘觉平等佛道。亦无所教深妙之行为菩萨行。菩萨深修分别正教。无有一法非佛法也。所以者何。其言法者习俗为法。无习俗言有所言者则无所得。其无所得则无所兴。以无所兴则无形教。一切诸法悉无形像。假使诸法无有限数不离佛法。是故天子。当作斯观。一切诸法悉为佛法无有想行。其念想行寻即兴废二事之识。是等之类以识为行佛法无漏。亦复于彼而不想求。于彼生起声闻之行。其解了者法界无尘亦无寂然。假使于法而不受法则无有法。其尘劳法及寂然法。岂可获到尘劳寂然乎。欲作斯求终不可得。如是天子。假使菩萨晓了如是则为名曰深妙之行。其于诸法及与佛法无所见者。以无所见则为离见。其所见者为无所见。假使菩萨如是观者。魔及官属不能得便。莫能胜也。

佛升忉利天为母说法经卷中

  月氏天子便白佛言。唯然世尊。至未曾有。菩萨大士所行难及。如是像类观察诸法。志于所趣终始没生。坐起语言亦无想念。佛言譬如天子幻师所化来往周旋。坐起经行而出言教彼无想念。如是天子。其有晓了诸法如幻。普现五趣不有所生彼则无想。其菩萨者不念于生亦无所起。用本愿故有所建立现有所生。天子复问。如尊所教而言。菩萨不念所生亦不往生。云何大圣如来至真。愍哀垂念所生之亲上忉利天。一时三月如来不为从王后摩耶而由生乎。佛告天子。菩萨不从王后摩耶所生常应如法。天子又问。如来至真云何生乎。佛言。天子。如来则从智慧度无极生。设人观察推其本末。过去当来现在诸佛谁为母者。则当了之。智慧度无极是其母也。所以者何。天子。其三十二大人相。非从摩耶而所生。学大智慧真谛之谊乃能致此。自然成就如来之身。其十力者不从王后摩耶而生。本时奉行。智度无极。得十种力四无所畏十八不共诸佛之法。亦复不从王后摩耶而生。大慈大悲无见顶及不虚见。佛眼佛慧佛之辩才。知人心念所从来生。神足善权如是比类不可限量。皆因智慧所度无极。所以如来名曰为佛。斯诸功德悉为不从王后摩耶而生。天子当知。悉从大智度无极行学此道品。如来因斯致如是像无量佛法如来弘德。缘是之故名曰如来。是故天子。当作斯观。如来则从智慧度无极生。不因王后摩耶所生。天子又问。唯然世尊。智度无极法无有母。亦无所生亦无所灭。云何世尊。智度无极而生如来。佛言天子。因其法故号曰如来。其彼法者则无有生。亦无有终不生不灭。其无有生无终没者不起不灭。斯无色法则为智度无极所生。以故名曰智度无极生于如来。其所生者都无所生。亦不终没。亦无所起。佛言。天子。其不生不没不起不灭是则名曰智度无极之处所也。智度无极者如有所生如有所行。而智度无极者未曾有生亦无所行。天子又问。唯然世尊。智慧有想有分别。而依智慧。如有所生如有所行。佛言。天子。智慧无想亦无分别。假使智慧而有所想有分别者。则为不行智慧之事。所以者何。有所想念有所见者。则不应行也。设于智慧无所思想无所分别。彼能名曰奉行智慧。又问世尊。何谓依行。答曰。天子。其依行者无所言取何所依乎。佛语天子。无言取者则以放舍三界所生。其取言者则便不离三界所生。是故天子。演此教耳。其无言取何所依行。而生三界令有所依。天子又问。云何世尊。为诸声闻讲说经法度三界乎。佛告天子。吾为声闻欲界因缘而说经法。又如来身不得欲界。于色无色界为诸声闻而演经典。如来不得色无色界之所处。亦无所度而声闻众度于欲界。佛亦不得色无色界。而声闻众超度过出色无色界。又复天子不得三界不倚三界。计于空无柔顺之法不顺欲界。于三界中而无所慕。生于三界亦无所生不知所趣。天子。欲知何谓度者。贤圣之教但假言耳。推于正义无有度者无往无反。所以者何。观一切法无有度者。譬如虚空究竟自然。无有生者亦无所著。无有作者亦无所有亦无不有。观一切法亦当如斯。于是世尊说是语时。彼诸天众七万二千天。远尘离垢诸法法眼生。万六千天子宿殖德本。悉发无上正真道意。千菩萨德本普具得不起法忍。佛之威神令其裓上自然有华。自昔未有。各取此华供养如来。应时彼华普悉遍布忉利天上。

  尔时天帝前白佛言。吾未会见如此辈华族姓子等奉如来者。月氏天子报天帝释。拘翼且听。今所散华如来上者。众人未曾见斯圣尊。所以者何。所因心见如来者。彼心忽然已过去灭而不可见。是故拘翼。有所见者一切诸法。皆为本空本所不见。拘翼又问。天子。今为见如来乎。答曰。见矣。拘翼察之。假使如来有色有为乃当见耳。设使如来有痛痒思想生死识者吾当见之。如来无色痛想行识。亦无合会亦无所有。五阴法想则无有想不可色观。又复向者拘翼所云。若见如来乎。如令如来见于我身。吾睹如来亦复如是。又问。天子。云何如来见尔身乎。天子答曰。如来在前便可启问。时天帝释前白佛言。云何世尊。见于天子。世尊告曰。不以色见。不以痛痒思想生死识见。不见过去当来现在。亦不以见凡夫之法。亦复不离凡夫之法。不见所学及与不学。亦不学成究竟诸法。不见罗汉法。不见声闻。亦不以见缘觉之地。无缘觉地。佛之所见为如此也。其作斯观则为正观。其正观者则无所见。其无所见则平等观不为邪观。拘翼。欲知如来所观如斯无异。如是观者普见一切。名曰一切审观。是故如来名曰为佛。如来所兴不坏法界。于意云何。如来所见如是法者为见何等。答曰。世尊。如是如来不见名号亦无有色。于此所察则无法数无所兴造。又复问曰。唯然世尊。如佛所见。月氏天子见如是乎。答曰。拘翼。其有逮得不起法忍菩萨行者。于诸法界随顺住者。法不见法则无所有为自然法。又问。世尊。月氏天子得法忍乎。佛告拘翼。汝以自问月氏天子。当为发遣。于是天帝问月氏曰。仁者。为得不起法忍乎。天子答曰。于拘翼意无所从生有发起乎。答曰。不也。报曰。设无从生不有发起。云何逮得不起法忍。一切法界悉无所起此之谓也。其法界者不起不灭亦无所得。时天帝释心自念言。如今天子有所讲说。以为逮得不起法忍。以为亲近无上正真之道。月氏天子即知帝释心之所念。报天帝曰。拘翼。欲得法忍者不为亲近无上正真道。其不有起法忍。乃能亲近无上正真之道。又问。天子。何故说此。答曰。有所得者则堕颠倒亦无所得。其道心者无有成觉不起忍者。是曰无所从生。其无所起乃成正觉。又问。天子。道当何求。答曰。拘翼。其道心者当于己身自然求之。又问。其己身自然之者当于何求。答曰。其法不生。亦无生者亦无所生。当于彼求。当造斯求求如求意。不求名称而无所求。则无所求则无所住。时天帝释前白佛言。至未曾有。天中之天。月氏天子深入智慧巍巍难限。于何终没而来生此。于斯没已当于何生。月氏天子答天帝曰。假使幻士有所变化为男为女。为于何没而来生此。于是没已当复所趣。答曰。化者无所至趣。又其化者无有没生。所以者何。化者无想。答曰。拘翼。设使无想云何如是。斯幻化人往至于彼没来生斯。于此没已当生某处。设有斯念则非明智人所蚩笑。答曰。如是天子。诚如所云。今者拘翼所发问者亦复如是。一切诸法悉为如幻。而问如来。今此天子。于何所没而来生此。没斯何趣。于意云何。如幻所化宁有去来。岂可得见没所生乎。答曰。不也。所因化者欲有所兴有所造乎。答曰。无有所作。报曰。如是。其晓了一切诸法皆如幻化。则能示现去来没生。彼虽现此亦无想念亦无所作。于意云何。其于梦中睹色。若闻声者。鼻所嗅香。口所嗜味。身遭细滑。心所识法。宁可谓之实有所有。答曰。不也。天子报曰。如是拘翼。其有晓了诸法如梦如自然者。有所见闻心于诸法无所染污。亦不离尘。亦无所求。亦不忧戚。如所闻法悉分别之为他人说。于诸言声亦无所著。时天帝释前白佛言。唯然世尊。月氏天子不得所生不没不生。当以何义开化众生。群黎有生而有终没。于声闻之地不生不没。不生不没非菩萨地。云何菩萨之行当在生死游无央数亿百千劫。

  佛告天帝。其有菩萨逮得成就不起法忍。不念于生亦无终没。犹如罗汉灭度已来积于百年。所以者何。观察菩萨亦复如是。菩萨者无吾我想。无他人想。菩萨所行又复过彼。不念于生无终没想。无有吾我他人之想。皆悉灭度。一切诸法无有本末。假使不了于是法者则无所觉。大悲菩萨设无数劫亿百千垓。游于终始不以懈倦。譬如男子于四徼道烧大屋宅无所复慕。行大慈者亦复如是。不惜身命在于五乐弃捐之。去于所乐欲如远大火。在于火中悉能忍之其身不烧。于意云何。其人所作为难不乎。答曰。甚难。天中之天。佛言。拘翼。菩萨所行复过于此。度脱一切诸欲尘垢。而现于生教化群黎。是故当观。菩萨大士超越一切声闻缘觉。逮得无上正真之道为最正觉。

  尔时佛告天帝。向者仁问。于何所没而得生此。听佛所说。东方去斯九十二亿百千佛土。而有世界名曰积宝。其国有无央数众宝树木枝叶华实。各各别异经行游观。棚阁讲堂悉用七宝。彼国土地悉绀琉璃。以无央数百千众宝合成。积宝世界佛号宝场威神超王如来至真等正觉。现在说法。其佛国土无有二乘声闻缘觉之所教业。纯诸菩萨具足弘普周满佛土。其佛说法一会时。三十六亿菩萨逮得不起法忍。众适得忍寻则踊身在于虚空。四丈九尺动于三千大千世界。则无央数七宝百千莲华。自然布地无不周接。即从虚空诣他佛土。奉觐异国如来正觉。稽首归命咨问经法听所说谊。其佛兴来以十二劫。昼夜各三讲说经法。以故拘翼。当作斯观。其佛之界。诸菩萨众不可计亿。无有损耗众宝积聚。佛之国土无异聚名。无有山林溪谷诸渊。无谈语者无有众患。罗汉缘觉无食饮者。所以者何。斯诸菩萨昔以乐法悦豫为食。今此天子从积宝世界没来诣此处忉利天。故来见佛稽首归命咨问经典。为无数人演斯经法广解其谊。又复欲令诸余菩萨具足兴发于斯法忍。佛言。天帝。月氏天子佛欲释命当护正法受持奉行。如来灭度之后。最于末世法欲尽时。当住此阎浮提。于彼世时当授人民如是比像深妙之法。优奥无量精进将养。化不可计亿百千人住斯法忍。法没尽后人间终没。生兜术天弥勒菩萨所。启受于此诸佛世尊微妙之道化。于无量百千天子立无从生。或发无上正真道意。弥勒菩萨成正觉时。住阎浮提十岁供养。弥勒如来及诸弟子与二万人俱。舍家之地离家为道。行作沙门启受经法。尽其形寿常持正法。佛灭度后。而以此法将济群生。悉当复值于斯贤劫千佛兴者。次第供养九百九十六佛世尊。悉于大圣净修梵行。过七十五江河沙劫。寻得无上正真之道为最正觉。号曰日曜如来至真等正觉。其佛土名一切具足。

  于是月上天子。谓月氏曰。于斯世尊授仁者决。当成无上正真之道。而今如来独与欢豫。偏见愍念而授决乎。月氏天子答月上曰。如来至真永无所欲。亦无所难。亦无疑结。假使授决无所悕望。若有菩萨学开士行。以故如来而授决耳。何因如来独当欢豫。偏见愍念而授决乎。又问。天子。当何以欢豫之信当于信求。又曰。假使于心而想心者计于彼人。无欢信者无所受取。无受取者第一欢豫。计于彼信其无瑕秽。无欢豫者乃为信乐。若于言辞无所言者。乃为信乐。彼则未曾无欢豫信也。亦无结恨。是故天子。假使有人求欢豫信。便当修行无言辞法。所精进行如无所行。亦无不行无忧无喜。所以者何。其法界者亦无有行。亦不不行不进不怠。月上天子谓月氏曰。所可名曰菩萨学者为何谓乎。月氏答曰。所谓菩萨学者。则无有身亦不护体。又无有舌亦不护口。又无有心亦不护意。是为菩萨第一之学也。所谓学者其无所受亦无所行。若无所起亦无不起。是为菩萨学也。又复问曰。仁者。学斯如来授决乎。答曰。天子。吾不学此而见授决。所以者何。学如此者不得吾我及我所耶。其不念知有所学斯名曰学也。天上世间不能得短亦无有失。若有念言我有所学。则不为趣于正业也。不逮平等。用自谓言我所学故。又问曰。以何等事谓逮平等也。答曰。天子。假使行者不上不下不处中间。不着所行不有所作。有所行者而无所造是菩萨行。其作斯念是为尊法此卑贱法于斯诸法。晓了平等不为二念。如是行者谓逮平等。又问曰。于今仁者。逮何等法乃为如来所见授决。月氏答曰。亦不蠲除凡夫之法。亦不逮成诸佛之法。如来以此授吾之决。吾于是法无所断除。又于诸法亦无所得故见授决。又问曰。计如是者愚冥凡夫悉当得决。所以者何。亦不蠲除凡夫之法。斯则名曰为凡夫矣焉致佛法。又重问曰。何故解凡夫法乎。月氏答曰。吾以空义为诸法界解佛法耳。其本际者实无有本也。谓空法界可灭乎。答曰。不能也。本际无本岂可获乎。答曰。不也。是故天子。吾说此言。亦不灭除凡夫之法。亦不逮成诸佛之法。如来以此授于吾决。又复问曰。空与法界本际无本有言辞乎。答曰。无也。假使空与法界本际无本。无有言辞道无言说。于今云何授仁者决。答曰。天子。今授吾决犹如空义。诸法之界本际无本。是为诸法之所归谊。如法无法受决。亦如授别亦如。授别竟者亦复如是。等觉亦如。逮成无上正真之道。亦复如是。于是月上天子前白佛言。唯然世尊。月氏天子入深智慧巍巍难及。佛告天子。菩萨以逮成法忍者。其法如是有所分别。若发道谊演经典者。解脱一切法界之事。又其法界所可讲说。亦无言辞宣畅示众。所以者何。理于法界无有言辞亦无所说。计如法界人界亦如。如众生界佛界亦如。佛界法界亦如。假使菩萨入此谊者。则能独立不从他受。

佛升忉利天为母说法经卷下

  于是贤者大目揵连。咸请劝发于无央数亿百千垓诸天子众。欲行天人。色行天人。各各疾取华香捣香杂香缯幡。各往诣佛供养世尊。前礼足下却住一面。时目揵连还诣大圣。稽首于地迁住佛前。佛告目连。汝听。如来所现神足正觉变化。有经名曰如来感动威变。善思念之。目连应曰。受教而听。佛告目连。斯三千大千世界。百亿日月。百亿四大海。百亿须弥山王。百亿四天下。是则名曰三千大千世界一佛国土。于意云何。佛为独在一阎浮提成正觉乎。莫作斯观。所以者何。吾普悉遍诸四方面佛之世界顺如所应。为众生类讲说经法。或以成佛。或复自现从在胞胎。或复示现在兜术天。或复现身已灭度矣。

  佛告目连。于此三千大千世界。在于东方。去此万二千四大天下四大之域。则有世界名曰无垢。其佛号曰离垢意如来至真等正。觉现在说法。斯四大域佛之世界。所与众生淫怒痴薄易可开化。少菩萨学及辟支佛乘。多诸声闻。又目揵连。离垢意如来。一一集会说经法时。导九十九亿诸声闻等。其土所化不别四证。如此国土不说须陀洹斯陀含阿那含。其彼世界一坐听经。证六神通至八脱门。逮获神足踊在虚空四丈九尺。身中出火还耶维已而般泥洹。忽即[火*霍]灭无有烟炭。其土如来常说经法未曾休废。救济群生亦无懈息。诸声闻等日日灭度。亦不贩卖估作治产。欲得饮食从意应至。不传口教衣食屋宅悉为化生。如忉利天皆自然生不由胞胎。紫金为地。离垢意如来寿五百岁。其土人民亦复如是。亦有中夭。目连。欲知彼界如来讲说法者。岂异人乎。勿造斯观。所以者何。则吾身是也。佛之神足威变所为。则非一切声闻缘觉之所能及也。

  佛告目连。于斯三千大千世界。南方去此十八四大域。其四大域名曰宝成。而以三宝金银琉璃为地为树。有佛号曰宝体品如来至真等正觉。现在说法。但演宣示缘觉之法少声闻乘。诸菩萨学亦复薄鲜。及缘觉乘若使彼国土忽终没者。则生他方空佛境界成缘觉道。于目连心所忆云何。宝体品如来讲说经者。岂异人乎。莫造斯观。所以者何。则吾身是。如来于彼现威神变讲说经法。则非一切声闻缘觉之所及知也。

  佛告目连。于斯三千大千世界。西方去此二十二四大域。其四域界名宝锦。悉以七宝金银琉璃水精珊瑚琥珀车磲玛瑙合成土地。其境树木众宝化成。经行棚阁栏楯苑囿皆以七宝。其浴池中满八味水清澄且美。犹如兜术天上。诸天宫殿饮食被服。彼界人民亦复如是等无差特。又其土地无女人名。亦复不从女人生矣人民之类不兴秽浊。化生莲华结加趺坐。其土众生无淫怒痴。无贪欲想。无嗔恚想。无危害想。亦无胞胎。彼佛号曰宝成如来至真等正觉。现在说法。其佛所说不讲异义。但演菩萨法典之藏。总持金刚分别三场。奉修六度为极之行。彼无央数不可思议众生之类。皆发无上正真道意。不可计人得不起法忍。授无量人无上正真道慧其界无有二乘之名声闻缘觉之言行。纯有大乘无诸情欲。一切鲜洁而无秽浊。诸菩萨众充满世界。其佛寿命八万四千载。世人终后不趣地狱饿鬼畜生。不堕八难。斯诸菩萨若迁神命。即便往生清净佛土现在佛所。天龙鬼神阿须轮揵陀罗迦留罗真陀罗摩睺勒。心皆同一志一切智诸通之慧。不乐异义唯乐佛法。天龙鬼神形体被服。举动进止不可分别。唯名异耳。天龙鬼神及世人民。皆同一源无有异流。于目连心意之云何。宝成如来岂异人乎。于彼境界讲说经道。开发教化一切群黎。勿造斯观也。所以者何。则吾身是。斯即如来神足变化。则非声闻缘觉之所及知也。佛告目连。于此三千大千世界。北方去。是计三十六四大诸域。其四大域名无恐惧。黄金白银交成其界。彼土无有地狱饿鬼畜生之患难也。亦无八处之恐惧也。人民所行无犯禁戒及与邪见。志性礼节调顺无卒暴者。亦无外道众邪异学之名声也。佛号无畏如来至真等正觉。现在说法。其佛始往诣树下时。须摩提等七十二垓诸魔往欲与佛战。又彼如来为菩萨时。行无放逸成诸通慧。魔便遮往。应时如来随诸魔数化诸佛树。化诸菩萨其数亦尔。各各别坐于佛树下。时诸魔怪未曾有。何所为审菩萨身者。吾等当往妨废所兴坏其道意。诸化菩萨告众魔曰。一切诸法皆如幻化。于今仁者欲何所乱。假使卿等能分别了。发于无上正真之道福德庆者。若复劝助使发道意遮发道意。又来坏乱之罪衅者。卿等未曾乃复怀害。诸魔又问。发无上正真道意及劝化人。发大道者其福云何。菩萨答曰。正使江河沙等诸佛世界。满中七宝以用布施。发道意者福德超彼。又复正使江河沙等诸佛国土。所有众生悉共供养一切施安奉众学者恣其所欲。设复有人劝发道意德超于彼。又复问曰。假使有人乱坏道意其罪如何。诸菩萨曰。设复有人普取众生挑其瞳子罪宁多不。答曰。甚多。报曰。坏道意者罪过于彼。时无数亿诸魔之众。闻此言说睹大变化。皆发无上正真道意。皆以天华天香杂香散华烧香。奉诸菩萨。鼓诸音乐百千之数。各叹颂曰。愿令圣众疾得无上正真之道。时彼菩萨成最正觉寻有异天而举声曰。斯诸魔众皆脱恶趣乃发道意。如来为施无恐惧义。以是之故。如来名曰为无所畏。无所畏如来岂异人乎。莫造斯观。所以者何。则吾身是也。佛言。目连。佛变斯名于彼世界示现说法。是为如来威神之感。则非一切声闻缘觉之所能及。

  佛告目连。于此三千大千世界。东南去斯八万四千诸四大域。其域名曰普锦彩色。佛号众华如来至真等正觉。现在说法。彼四大域种种妙好八品珍宝以成为地交露宝幔。其地柔软如上妙衣。以珍为草自然四寸遍布于地。足蹈其上则便陷偃举足还复。其地平正犹若如掌。普锦世界有大城郭名曰上贤。人民炽盛安隐无患。米谷平贱快乐。不伦人民繁滋其城东西长千二百八十里。南北广六百四十里。上贤大城人民所居众多难计。复多于此安迦摩竭拘娄沙国。众华如来常游在于上贤大城。若一说法化三垓人得罗汉证。有三垓人至阿那含。有三垓人至斯陀含寂寞之行。有三垓人得道迹证。有三垓人化缘觉乘。又两倍人皆发无上正真道意。有无数人皆殖众德本。彼四大域其境界中。而有一树名蜜合成。常有华实其味甚美如百味馔。男子女人若取华实当食之者。昼夜七日饱不饥渴。颜容姝好色中改变。精气充满势力强盛形体轻便。食是已后亦不大行亦不小便无有涕唾。土不耕种贾贩求利。服是华实自然安隐。亦无贫富饮食居宅等无差特。又彼如来诸声闻等。六十四亿百千诸垓诸菩萨众复倍此数。而彼如来所游观园名曰普华。佛所食处。佛与声闻诸菩萨众。适坐饭顷寻时诸树曲躬作礼。有此华实自然来入比丘钵中。饭食已竟。有诸树木复重作礼复住如故。佛言。目连。彼之世界功德巍巍乃如是矣。众华如来则吾身是。今续现在。以此名号讲说经义。则非一切声闻缘觉之所能知也。

  佛告目连。斯三千大千世界。西南方去此七大四域。有四方界名曰选择。一一方域有八万四千国。一一国有八万四千王。一一王有八万四千城。其州域大邦郡国县邑村落。人民之众亿百千垓具足备满斯一切王弃去非法。一一王者有八万四千夫人婇女。一切婇女国中第一为真玉女。一一国王有五百子。或有千二百子者。一一诸王以正治国。不加鞕杖刀刃不设。各各教化不令而从。佛名释宝光明如来至真等正觉。现在说法。彼佛所游厥四方域精舍。香座高四丈九尺。一一座床香气流布。于四天下而雨天华。散于释宝光明如来上。百千伎乐自然和鸣。天地忽然为大震动音声如梵。积累功德不可称计。百千之福为转法轮。断诸尘劳泥洹无垢名曰将护。诸菩萨容如来说法为四大。八万四千王住在宫中。及诸婇女男女大小。闻了道义悉得远尘离垢诸法法眼生。诸王妻子中宫眷属悉发无上正真道意。皆同一音各自宣言。志愿出家。如来劝赞悉使一时同作沙门。若游郡国县邑丘聚村落。造行亦不种作自然生粳米。诸天悉来供养之。其佛第一讲法。诸声闻众皆得立于须陀洹果。诸菩萨乘皆逮信忍。第二说法得斯陀含果。诸菩萨乘皆悉逮得柔顺法忍。第三法会讲说经典住阿那含。诸菩萨学获致五通。第四说法立于罗汉。诸菩萨学得不起法忍。诸王中宫女子官属。皆转女身得为男子。斯诸如来悉授其决。皆当逮得无上正真之道。于意云何。彼界如来名释宝光明。岂异人乎。莫造斯观。所以者何。则吾身是也。以此名号于彼世界示现说法如来变动。则非一切声闻缘觉之所能知也。佛告目连。于是三千大千世界。西北方去此。五十五四大方域。有四方域号名香土。以上妙好栴檀杂香为阎浮提土地。有树名曰普香。一一树者香闻四十里。自然莲华大如车轮。有无数叶香气普流极柔软。好绝细彩衣色不可计。光耀炜炜生高二丈。一一莲华其香之气。遍四天下香周无量。香为重阁。香为经行。池生莲华。无有郡县国邑丘聚村落。惟有高台无央数千满其境界。犹如第六无憍乐天。自然之物人民之安。饮食游居等无差特。彼土如来说经法时。惟演清净诸大人教。舍于声闻缘觉之事。神通菩萨周遍四方。不可思议诸菩萨众。逮得法忍。诸菩萨中有菩萨名曰变众法王。志愿高妙获威成三。忍明神通辩才巍巍。供养稽首归命无央数亿百千诸佛。变众法王菩萨大士劝请世尊演说经典。佛即听之宣扬道义。即于佛前从座而兴高四百里。因从毛孔悉放光明普照世界。自然化生微妙莲华。其色像貌生无央数亿百千叶。遍布境界积四丈九尺。诸天伎乐不鼓自鸣。出八部音法印之声。一一法印总八十四亿经典之训。一一经典摄二万二千香气之敏言。从虚空中自然而建。九十六百千亿人立不退转。当成无上正真之道。皆逮得至不起法忍。诸菩萨众如是比像周遍彼土。其境人民无有盲聋亦无跛蹇。亦无恶色瑕秽之难。无贫匮者。斯众菩萨三十二相庄严其身。无有异乐以法为乐。亦不食饮服志禅定以为供养。彼无八处及与恶趣。假使寿终无有别趣惟归佛道。佛言。目连。于意云何。释贤光明如来则吾身是也。如来于彼变化感动。则非一切声闻缘觉之所能知也。

  佛告目连。于是三千大千世界。东北方去此四十二四方大域。有别大界名曰志危。其土人民淫怒痴盛。弊恶悭贪手执刀杖。无信嫉妒犯戒嗔恚。多为徙倚懈怠慢突。放心恣意而不安详。计有吾我贪人寿命。复无智慧不知时节。不晓羞惭志性卒暴而无恭敬。彼土众生颜貌变恶下劣卑贱。相求长短欲相危害。喜相骂詈诽谤相言。风雨不时邪辞相教。其地坚鞕粗恶之瑕。荆棘污秽周布土境。斯诸人民形体颜貌似冰麻油草木蓝色。衣服丑陋。饮食粗恶贫穷困厄。土石七凶人民憍念。是天宫殿人民之党。若得财宝悉没王藏。彼土人民遭众罚厄。加之杖痛一类无差也。佛言。目连。彼土人民。勤苦之患现在如是。假使命过终没之后悉堕地狱饿鬼畜生。其佛名曰心念愍哀如来至真等正觉。讲说经法现十八变而演典籍。七百岁中无有一人受法教者。其佛世尊不以懈厌。兴发大哀益加演经。其佛若入郡国县邑邦域村落。人民见之皆共骂詈诽谤。毁辱唾贱瓦石打之。彼如来尊欲开化故亦不退止。时佛复于七百岁中说经。八十四垓人皆得罗汉。得阿那含斯陀含须陀洹。各各亦复八十四垓。悉于一日出作沙门受成就戒。一切学者及不学者。于三月竟不乐余谈。一日之中皆般泥洹。又其如来续存处世。复有五人学菩萨乘。宿有余衅生彼佛土。遭勤苦恼佛为说经。目连白佛言。其土菩萨以何罪殃生彼土弊恶之处耶。佛告目连。菩萨以四事法。生于恶处受于恼患也。何等四。假使菩萨慕供养利。不学道法即生恶处。复次目连。菩萨又喜诽谤正法既自不学。又止他人令不受持。复次目连。菩萨呵折他人断不得共行诽谤之。复次目连。菩萨不护身口意者。以是四法生于恶趣而受恼患。佛言。在彼世界讲说经者则吾身是也。如来现变感动威神。则非一切声闻缘觉之所能知。目连白佛。如来至真。惟于此三千大千世界现作佛事。复于余国异佛土乎。佛告目连。今尔所见世尊示现与声闻俱。吾又复于斯三千大千世界百亿四大域。随人所乐察其本志各为说法。又佛于斯三千世界四方大域。以梵天色像说法。或如来像而现教化。或现白衣不着袈裟。或如帝释示现说法。或如四王转轮圣王。如是一切行权方便为说经典。如来于斯三千大千世界。各各随心之所喜乐。所应度者众生之类。而为说法开化之也。及在他方无量佛土。一切声闻缘觉之乘所不能知也。如日月宫而不动移。普悉现于郡国县邑村落丘聚州域大邦。如来若斯自于佛土而不动摇。则便皆现于无央数诸佛国土。随从群黎本志所应为说经典。

  目连白佛言。今所现佛。何所审实。忉利天上阎浮提者。诸天宫中三千大千域者。在他方异佛世界说法者乎。惟天中天当何因知审真佛者。施何所佛福祐大巨不可称限。佛告目连。吾今问尔从意报之。卿意云何。犹如幻师化造化人。为男为女何所审实。目连答曰。无有实者。天中天所以者何。幻祝术力化有所变。悉无所有不可别知。又问。目连。所可故化宁有所辩不乎。曰辩之。天中之天。佛言。如是一切诸法亦如幻化。不可别知等无差特。亦不作犹如幻师。任力祝术多所化变。所可化者等无差特。佛亦如是。以智慧圣而普示现诸佛国土。所造平等而无差特悉为佛事。其有供养斯诸佛者。建立福祐德量一等。诸佛世尊无有差别。是一切法悉无所生亦无有实犹如幻化。法异亦无差别。佛言。目连。如来发意之顷。以一毛孔现江河沙等如来至真三十二相。具足微妙自然颜貌。随形而化普为说法。而口宣示以六十音。一切如来晓了众生心之所行。众生群黎心之所好悉知根源。顺诸群黎而为说法。有所演说众生悉受则除苦患。斯诸如来皆以三品。感动变化说众经法。悉以四辩分别之慧皆现佛德。于目连。意所趣云何。何所如来为第一尊形像威容初最胜耶。化佛者乎。佛所化如来耶。目连答曰。无有尊卑。天中之天。所以者何。有所变动等无差别故也。是故无异。颜貌威容辩才圣达。神足说法有所度脱。不可分别言有差特也。佛言。是故目连。当造斯观。其有自然化现法者。无有差特不可别知。佛言。目连。设了诸法自然化者。则不分别言凡夫有异。况佛法乎。所以者何。目连。一切诸法悉本清净诸法皆空。人迷惑者反住众想为应不应。从其所喜而为驰骋其法界者亦无所起亦无所灭。法界平等如来善解。其有解斯。悉于阎浮提众生之类前。化现诸佛形像相好及诸比丘。而令人民无觉知者。置是目连。阎浮提人也。正使四方大须弥方域。诸天人民及余所生群萌伴党。如来现入一毛孔。于诸人中变化示现。及与圣众诸人各各不能相见。不知所入。置是。目连。假使三千大千世界众生之类。复令稍渐悉得人身。一切群生比丘圣众人民之党。如来普现于一毛孔。不能相知为何所入也。置是。目连。正所东方江河沙等诸佛国土。及于十方诸佛世界众生之类。无量世界一切悉变逮得人身。如来遍令一切人民及与圣众入一毛孔不使众生知为所入也。置是十方江河沙等诸佛国土群萌之类。佛言。目连。今佛现在无挂碍眼见诸佛国。能以具足圣达佛眼。引若干变而为譬喻。于百千劫说诸佛土不能究竟。诸佛国土不可眼量。又斯一切群萌之党。悉令得道犹如缘觉。不能计数称量知限。何况声闻。惟有如来。能知多少国土所有广狭。大小远近深浅毫毛分寸分了微尘。正使无量无限不可计会。江河沙等三千大千世界满其中尘。佛眼无极以无挂碍圣达。皆见。此诸佛国复过于彼。斯诸佛土所有群萌不可限量。人界若斯众生甚多多于地土。斯诸众生稍稍渐得为人身。一切悉为转轮圣王。一一圣王如彼众生眷属之数亦复如斯。一切圣王及与官属。如来悉能各各现入于一毛孔。及与圣众各不觉知不知所入也。各见如来一切毛孔普现佛身及与圣众。如来所现威神之变终不损耗。正使一劫不可计劫无量无限劫中现变。如来威圣道德之光不可称尽。巍巍神妙乃如是也。于意云何。诸转轮王及与七宝。所获功德宁增多不乎。答曰。甚多甚多。天中天。无量安住。佛言。目连。今吾告汝。如彼一切众生之类。皆为转轮圣王。与七宝福悉合集之。不及如来所造成满一毛之福。德善之庆超出于彼。无以为喻也。

  尔时贤者目连白佛言。惟然世尊。我得善利慧及余福。佛为法师圣尊。无限神妙乃尔。威豪无极明达。浩浩堂堂光辉无边不可穷底。又天中天。有所兴造无所损耗。于一切法靡不畅达。我以违失如是之像无碍之慧。其有众生得闻若斯佛之所为威圣之变。一心能闻一句义者。则得善利无极之庆。何况信持讽诵读者。便当具足如斯神足。发兴无上正真之道。如是等人。当为归命天中之天。无有恐畏不当复疑有向恶趣。尔时诸天龙神释梵四天王。从世尊闻佛所示现感动变化。异口同音而咨嗟曰。南无诸佛。归命世尊。假使有人能发斯心清净意者。吾亦归命为之作礼。兴隆大道亦当逮获。若兹变化犹若如来之所感动也。吾等不疑无犹豫结。时天龙神揵陀罗释梵四王五体投地归命斯经则以恭敬秽首礼佛。百千伎乐自然为鸣。散天青莲芙蓉茎华遍忉利天。佛说经时七十二垓天人。昔者以来未起道心。今皆发无上正真道意。各自说言。吾于来世于天上世间人民之前。当畅宣显大师子吼。亦如今日如来所为。兴发师子大吼之导。

  于斯月氏天白佛言。若有族姓子族姓女。受斯经典持讽诵读。广为人说得何福祐。佛言。假令族姓子族姓女。受斯经典持讽诵读为他人说。当值三宝而不断绝。所以者何。其闻经者不发声闻缘觉之心。惟志无上正真道意。所以者何。有学是经。其人则好微妙之义。诸根明达靡不信乐。是故天子。当造斯观。能受奉持讽诵读其经典者。为护三宝令不断绝。于天子意所察云何。其护三宝使不断者。设令千佛各寿一劫。宁能叹尽其功德乎。答曰。不能。天中之天。佛言。以故天子。当了知之。若有受持斯经典者德不可量也。于斯慈氏菩萨白佛言。是经名曰何等。何因持名。佛告弥勒。是经名曰忉利天品佛现感动威神之变。奉持之。佛言。慈氏。殷勤受持讽诵说者。若为他人分别解义多所成就。于众人民若斯像经。流布天下甚难得值。佛说如是。月氏天子。月上天子。慈氏菩萨。贤者目连。诸天龙神阿须轮。世间人民莫不欢喜。作礼而退。


乾隆大藏经·大乘五大部外重译经·佛升忉利天为母说法经

佛缘文化传播中心 Copyrights © 2006-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弘扬佛教智慧 净化社会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