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隆大藏经·简体中文版首页 | 大乘般若部 | 大乘宝积部 | 大乘大集部 | 大乘华严部 | 大乘涅槃部 | 大乘五大部外重译经 | 大乘单译经 | 小乘阿含部 | 小乘单译经
宋元入藏诸大小乘经 | 大乘律 | 小乘律 | 大乘论 | 小乘论 | 宋元续入藏诸论 | 西土圣贤撰集 | 此土著述 | 常见经典 | 佛经搜索 | 佛经下载 | 大藏经首页

   大乘五大部外重译经·第0230部

佛说乳光佛经一卷

西晋三藏法师竺法护译   

  

佛说乳光佛经

  闻如是。一时佛游维耶离梵志摩调音乐树下。与八百比丘众千菩萨俱。国王大臣人民。及诸天龙鬼神。共会说经。时佛世尊适小中风当须牛乳。尔时维耶离国有梵志名摩耶利。为五万弟子作师。复为国王大臣人民所敬遇。豪富贪嫉不信佛法不喜布施。但好异道常持罗网。覆盖屋上及其中庭。欲令飞鸟不侵家中谷食之故。所居处去音乐园不近不远。于是佛告贤者阿难。持如来名往到梵志摩耶利家。从其求索牛乳湩来。阿难受教着衣持钵到其门下。梵志摩耶利适与五百上足弟子。欲行入宫与王相见。时即出舍值遇阿难。因问言。汝朝来何其早。欲何所求。阿难答曰。佛世尊身小不安隐。使我晨来索牛乳湩梵志摩耶利默然不报。自思惟。我若不持乳湩与阿难者。诸人便当谓我悭惜。这持乳与。诸余梵志便复谓我事瞿昙道。进退惟宜。虽尔续当指授与弊恶牛自令阿难[穀-禾+牛]取其乳。又是瞿昙喜与我等共诤功德。常欲得其胜。当使是弊恶牸牛抵杀其弟子。即可折辱其道便见捐弃。我可还为众人所敬。阿难得乳若不得乳。趣使诸人明我不惜。为牛所杀不能得乳。我意已达于我无过。梵志摩耶利。时谋议是事已即告阿难。牛朝已放在彼堑里。汝自往[穀-禾+牛]取其乳湩。摩耶利敕其儿使言。汝将阿难示此牛处。慎莫为捉取牛乳湩。试知阿难能得乳不。时五百弟子闻师说是悉大欢喜。即复共疑怪。阿难向者所说事。则相谓言。寂志瞿昙常自称誉。我于天上天下最尊。悉度十方老病死。佛何因缘自身复病也。五百梵志共说此已。尔时维摩诘来欲至佛所。道径当过摩耶利梵志门前。因见阿难即谓言。何为晨朝持钵住此。欲何求索。阿难答曰。如来身小中风当须牛乳。故使我来到是间。维摩诘则告阿难。莫作是语。如来至真等正觉身。若如金刚众恶悉已断。但有诸善功德共会。当有何病。默然行。勿得效外道诽谤如来。复慎莫复语。无使诸天龙神得闻是声。十方菩萨阿罗汉皆得闻此言。转轮圣王以轮在前。用无数德故常得自在。何况从无央数劫。布施于一切人。如来至真等正觉。无量福合会成如来身。阿难。莫复使外道异学梵志得闻是不顺之言。何况世尊身自有病不能疗愈。何能救诸老病死者。如来至真等正觉是法身非是未脱之身。佛为天上天下最尊无有病佛病已尽灭。如来身者。有无数功德众患已除。其病有因缘不徒尔也。阿难。勿为羞惭索乳。疾行慎莫多言。阿难闻此大自惭惧。闻空中有声言。是阿难。如长者维摩诘所言。但为如来至真等正觉。出于世间在于五浊弊恶之世故。以是缘示现。度脱一切十方贪淫嗔恚愚痴之行故。时往取乳。向者维摩诘虽有是语莫得羞惭。阿难尔时大自惊怪。谓为妄听。即还自惟言。得无是如来威神感动所为也。于是五百梵志。闻空中声所说如是。即无狐疑心。皆踊跃悉发无上正真道意。

  尔时梵志摩耶利内外亲属。及聚邑中合数千人。皆随阿难往观牛。阿难到即住牛傍自念言。今我所事师作寂志者法。不得手自[穀-禾+牛]取牛乳也。语适竟。第二忉利天帝座即为动。便从天来下化作年少梵志被服因住牛傍。阿难见之心用欢喜。谓言年少梵志请取牛乳。即答阿难。我非梵志。是第二忉利天帝释也。我闻如来欲得牛乳。故舍处所来到此间。欲立本德故。阿难言。天帝位尊何能近此腥秽之牛。帝释答曰。虽我之豪何如如来尊。尚不厌倦建立功德。何况小天。我处无常皆当过去。今不立德食福将尽后无所怙。阿难报释。设欲为我取牛乳者惟愿用时。释应曰诺。寻即持器前至牛所。时牛静住不敢复动。其来观者皆惊怪之。年少梵志有何等急。来为瞿昙弟子而取牛乳。若傥为是弊恶牛所抵踏死。奈何不自令寂志前取牛乳。帝释尔时即为阿难[穀-禾+牛]取牛乳。而说偈言。

  今佛小中风  汝与我乳湩
  令佛服之差  得福无有量
  佛尊天人师  常慈心忧念
  蜎飞蠕动类  皆欲令度脱

  尔时犊母即为天帝释。说偈言。

  此手扪摸我  何一快乃尔
  取我两乳湩  置于后余者
  当持遗我子  朝来未得饮
  虽知有福多  作意当平等

  于是犊子。便为母说偈言。

  我从无数劫  今得闻佛声
  即言持我分  尽用奉上佛
  世尊一切师  甚难得再见
  我食草饮水  可自足今日
  我作人已来  饮乳甚多久
  及在六畜中  亦尔不可数
  世间愚痴者  亦甚大众多
  不知佛布施  后困悔无益
  我乃前世时  悭贪坐抵突
  复随恶知友  不信佛经戒
  使我作牛马  至于十六劫
  今乃值有佛  如病得医药
  持我所饮乳  尽与满钵去
  令我后智慧  得道愿如佛

  时天帝释即为阿难。取牛乳湩得满钵去。阿难得乳意甚欢喜。于是梵志。从聚邑中来出观者。悉闻此牛子母所说。皆共惊怪展转相谓言。此牛粗常时弊恶人不得近。今日何故柔善乃尔。想是阿难所感发耳。瞿昙弟子尚能如此。何况佛功德威神变化。然而我等不信其教。即时欢喜信解佛法。梵志摩耶利门室大小。聚邑男女合万余人。皆悉踊跃。远尘离垢逮得法眼。阿难持乳还至佛所。是时世尊适为无数千人说法。阿难即前更整衣服长跪叉手。而白佛言。向者奉使诣梵志摩耶利家索乳。牛之子母便作人语。我闻其言大惊怪之。佛告阿难。是牛子母悉说何等而汝意疑。阿难白佛。此摩耶利有一牛。大弊恶喜抵踏人。家中人使初不敢近。主虽不得[穀-禾+牛]取乳者但令产乳。是牛自产犊大且好。胜于余犊百千倍也。梵志密敕儿。使制不得令而我取乳。我自念言。沙门法不应手自取。言适竟。第二忉利天帝。即来下化作年少梵志被服因住牛边。我言。倩卿[穀-禾+牛]取牛乳。帝释言诺。便前取乳。即告牛言。今世尊小中风当用乳。汝与如来乳者得福无量。于是牛语答帝释言。取我两乳。置两乳湩以遗我子。犊在母边。闻世尊名心大欢喜便语母言。持我乳分尽用上佛。如来世尊天人所师甚难得值。我作人时饮乳大久。作畜生时亦复如是。世间愚痴者甚大多。不知布施后世当得其福。我乃前世坐随恶友。不信经道喜行抵突。是故使我堕牛马中。十六劫乃得闻佛声。悉持余乳用上如来。愿后智慧得道如佛。牛母犊子说事如是。佛告阿难。实如牛子母所说。佛言。谛听我之所言。此牛子母乃昔宿命时曾为长者。大富乐饶财宝。复悭贪不肯布施。不信佛经戒。不知生死本。常喜出钱财外人来从举息钱。日月适至喜多债息无有道理。既偿钱毕复谩抵人言其未毕。但坐是故。堕畜生中十六劫。今闻我名欢喜者何。畜生之罪亦当毕。是故闻佛声。便有慈心以乳与佛。用此因缘当得解脱。佛尔时笑五色光从口出。天地为大震动。光照十方还绕身三匝分为两分。一分入脐中。一分从顶入便不复现。于是阿难即前长跪叉手白佛言。佛不妄笑。会当有缘。佛告阿难。汝所问者大善。何以故。此牛子母却后命尽。七反生兜术天及梵天上。七反生世间。当为豪富家作子。终不生三恶道。所在常当通识宿命当供养诸佛。为悬缯幡盖散华烧香受持经法。牛母从是因缘。最后当值见弥勒佛作沙门。精进不久当得罗汉道。犊子亦当如是。上下二十劫竟。当得作佛号曰乳光。国土当名幢幡光明。乳光如来得作佛时。当度天上天下万民及蜎飞蠕动之类。其数当如恒沙数。尔时国中人民皆寿七千岁。被服饮食。譬如北方尊上天下。佛在世间教授四万岁。般泥洹后经法住止万岁乃尽。佛告阿难牛之子母。以好心善意布施与如来乳湩俱得度脱。如畜生尚有善心。何况作人六情完具。能别知好丑。而不信明生所从来死所趣向。复不知佛经戒。不信布施后世当得其福。人但坐悭。贪故还自欺身。心念恶口言恶身行恶。愚痴之人皆由是不得解脱。说经已。会中五百长者子悉发无上正真道意。三千八百梵志本不信佛法。闻经踊跃欢喜。应时得须陀洹道。五百人本不信生死罪福。见佛变化悉受五戒为清信士。佛说经已。比丘众长者梵志人民。皆大欢喜。稽首佛足而退。


乾隆大藏经·大乘五大部外重译经·佛说乳光佛经

佛缘文化传播中心 Copyrights © 2006-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弘扬佛教智慧 净化社会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