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隆大藏经·简体中文版首页 | 大乘般若部 | 大乘宝积部 | 大乘大集部 | 大乘华严部 | 大乘涅槃部 | 大乘五大部外重译经 | 大乘单译经 | 小乘阿含部 | 小乘单译经
宋元入藏诸大小乘经 | 大乘律 | 小乘律 | 大乘论 | 小乘论 | 宋元续入藏诸论 | 西土圣贤撰集 | 此土著述 | 常见经典 | 佛经搜索 | 佛经下载 | 大藏经首页

   小乘单译经·第0678部

佛说骂意经一卷

后汉安息国三藏法师安世高译   

  

佛说骂意经

  佛说骂意。十方虫蚁。一切皆啖已。十方虫蚁。一切亦啖我。何不知惭。十方虫蚁。一切我为作妇。我亦一切取十方虫蚁作妇。何不能作愧。在生死大久不可数。当种习道。不当习种畜生业。犯淫劮有五罪。一者亡钱财。二者堕惊怖。三者畏县官。四者得怨祸。五者己命尽堕恶地狱中。

  人从色饮食得身作人无所畏。但恐得畜生。从入地狱饿鬼中耳。道人除须发。行乞食忍于饥渴。去家弃财产。目不妄视。守护六根。避恶因缘。为欲脱苦。又起一意有百劫殃。譬如种谷百倍万倍。谷无所知。常得万倍。人意有知。恐不啻耳。

  人坐行道。若见海水虫。若所有物。皆前世水中虫物。若禽兽通世作禽兽。今世得因缘。故罪但当行多所见皆为罪当觉是意。前世为共地狱中。

  过去罪为衰。现在为罪未为殃。恶有父母。痴为恶父爱为恶母。善亦有父母。三十七品经为善父。六波罗蜜为善母。复有父母。佛为父法为母。随佛语案法行。是为父母行。

  人堕地狱中。鬼欲持棒击之。其人意便念。鬼会当复灭不得久。意念如是。则便解脱生天上。

  有六事没法。一者不事佛。二者不事法。三者不事戒比丘僧。四者不事黠人。五者不多教人精进行道。六者论议。贤者却是六事为增法。

  不当于福中作罪。宁于罪中作福。人在学处不行道诵经。是为于福中作罪。人得病瘦县官水火亡钱财不忧。是为罪中作福。不当于福中作罪。烧香散花乘车诃作是取是侯。是为福中作罪。

  杀有九辈。罪有轻重。宁杀千头蚁。不杀一头蝇。如是上至人。杀大得罪益大。作百佛寺。不如活一人。活十方天下人。不如守意一日。人得好意。其福难量。

  施与恶人物。后当与恶人为因缘。是为受恼。施与善人物。是为福相从。亦不当受恶人物。后与相逢。是为恼得恼。宁受善人物。施与善人物。不当受恶人物施与恶人。宁与恶人物。不受善人物。宁受善人物。不受恶人物。人得恶意当断。得善亦当断。恶意者地狱畜生饿鬼。善意者天上人中。一切当断。有五魔生乱人意。令人不得道。一者天魔。二者罪魔。三者行魔。四者恼魔。五者死魔。道人行道。当觉是五魔。有五事。十方佛无能制者。一者宿命当忘。二者命应当上生。三者命当尽坏。四者命当老。五者命当死。是事无能制者。

  人在生有四事。一者有善计善相随。二者有恶计恶相随。三者有善计恶相随。四者有恶计善相随。

  人所有所念。意亦灭身亦灭。所见因缘亦灭。后世行受殃福者。譬如种果。今年已熟堕地。后年复有果。罪譬如树。意因缘譬如果。人所作善恶。有四神知之。一者地神知之。二者天神知之。三者傍人知之。四者自意知之。有三因缘固道。一者行。二者受。三者殃。作恶事是为行。已生是为受。已受为殃。有五屠家子。暮归便念道。后寿终于恶道中。暮夜以五乐乐之至明。复以五毒治之。

  有二辈。人受佛语。谓已黠人亦痴人。是为二辈。三事不可见。譬如持戒。诸恶不可见。

  道人传经已。行道有四受福。一者行道一心。无所食饮。得受人礼。二者素贫穷无所有。得受人礼。三者居自有足。不得受人礼。四者人身行道。乍食取足不得多受。

  人语应经法当受。不应莫受。闻经亦尔。为人说经。虽乱人意无有罪。何以故。本说经时。不欲乱人意。说经虽乱人意。譬如食毒当死。因教服止毒药。便不复死。佛经譬如止毒药。道人有四事。火不能烧。兵不能加。一者佛所使未受。二者得灭尽。三者得四禅。四者在道意不在生死。

  佛在世时到人家。主人便闭门不欲令余人见佛。后世两目无所见。是故佛经欲发露然灯得。天眼亦得远见。亦得光明作炷。得好眼眶与麻油膏。得好瞳子与火。得识谛。从是因缘。得好眼与灯。后世得金银珍宝器。

  人来说恶事。迷乱人意。是魔所作当觉。是名好人得恶父母。是为罪魔人来骂但有风。耳当避之。是为恶风。不避反为恶人风所中。从是五得坐。是五行堕恶道。

  入众人聚会中。有四辈事应牵出。一者非法说为乱人意。到便牵出。二者见所语非不制为牵出。三者见所为不是不教为牵出。四者所问不如法不复与语为牵出。聚者比近道人聚中。蚤虱虫蚁啮人。有四因缘。一者宿命当从受罪。二者魔来坏人不欲使得道。三者不索净处。四者不等心。

  有八辈人不可信。一者贪人。二者嫉人。三者嗔恚人。四者轻薄人。五者吏人。六者异心人。七者怨家人。八者女人。县官水火蛇蚖利刀。是不可近。近便杀人。

  贪爱经有五辈。一者欲使人知我有经多欲自贡高得名闻故。二者欲持行穷人自不解。三者欲依经受人礼。四者一切欲令人皆从我受经。我为师故。五者求经欲脱生死得度世道。可与经道。

  学经有五辈。一者意欲多闻经。二者欲多行福。三者欲解经。四者为他人说经。五者欲断生死。

  五嫉者。一者如人共事师。欲令独爱我。不欲令复爱余人。是为居嫉。二者自念我但作人独生小姓家。是为生嫉。三者见他人富有愿欲与等。是为财嫉。四者佛有深经独欲得之。不欲令余人得之。是为经嫉。五者见他人端正。自念我独不如。是为色嫉。犯是五嫉不得道。

  道人莫堕五诤。一者诤佛。二者诤法。三者诤戒。四者诤经。五诤贤者。道人莫诤有是无是也。

  有五误坚。一者身误坚。二者要误坚。三者邪误坚。四者贪误坚。五者诫误坚。有七淫。一者见衣被色。二者闻珠环声。三者闻妇人语声。四者心意念谈女人。五者眼视。六者念夫妇礼。七者意思想犯。是七淫不得道。人喜忘有五因缘。一者身忘。二者多念忘。三者着爱。四者见着。五者本宿命者。谓故世恼人断语惊怖人劳忘。谓意念劳饮酒得毒。四分饮水得天气。四分卧出得死。四分说善言得天。四分说恶事得地狱。四分地狱。王有妇弟死当入地狱中。妇白王言。莫令我弟入是狱中。王言。汝为我止之。其弟欲入。妇言。是狱门不可入。弟言。是中多所有。便走入狱中。人为罪所牵如是。

  人有直取他人犁轭。用不报其主犁。已欲还之。佛言不应尔。已为盗人言。我欲作金轭偿之。佛言盗不解。

  人持戒乃孝顺。报父母恩耳。何以故。不杀万物得长生。不盗物皆富。不淫不乱不欺皆信。不饮酒皆净。父母有时堕是中便安隐。于佛寺中斋宿。不得卧沙门绳床榻橙机上及被中。皆为犯戒。

  人请道人道人未食不应问经。道人为说有罪。道人食乃得问经道。

  不持戒不行道。居佛寺中不如自投釜中。釜中烧一身耳。不持戒不行道。在佛寺中。烧无数身。

  道人亦应说经。人有问经者无违人持物上道人。不应问经。后乃得问。受物亦不应说经有罪。

  道人有五因缘请不可行。一者请甲不如乙不当行。二者请乙不如请甲不当行。三者若请甲甲言为故请乙乙不当行。四者我从远方来即时不请后乃请不应行。五者若怨家不相便与之同里相近若坐中不当行。何以故。睡眠用止意故。止有三辈。一者生死行止。二者道行意不至生死因缘意中止故。复睡眠人喜睡眠有三因缘。一者多食。二者饮。三者忧。复有三因缘。一者身休息。二者余意极卧出更受意。三者留受故。

  人卧出有意有识有寿有命有喘有息。昼日凡三万六千五百息小完等耳有八行除睡眠。一者小食二者坐三者立。四者经行。五者诵经。六者视星。七者洗面。八者观骨。不解当念诸善事。意已转当自还物欲得福道定意故得念余事已自解。

  有身得福。有口意得福。有空得福。亦有身得罪。亦有口意得罪。亦有空得罪。空得福者。谓梦得金银珍宝豪贵富乐。是为空得福。空得罪者。梦人来杀人若侵人。是为空得罪。口教人作恶。若劝人杀人。后因缘横为人所捶。是为坐口罪意自作因为缘。人所伤杀。是为意罪。

  人所以有善恶梦者。欲饮食无有物但有意。因梦好饮食。意欲杀人因梦人来杀之。皆有因缘。或前世后世或现世。上夜梦者。朝暮现在事。

  梦所为善恶。皆意所作。所对亦俱意。譬如有人直取一物观视已。便藏去之。虽不见意念即来。与见无异。前世所作便自与今世意作对。

  人死后复坐住者。用生时喜作鬼恐人。或世得病时语边人呼我觉。以是故已死复起坐住。

  堕龙中有四因缘。一者多布施。二者多嗔恚。三者轻易人。四者自贡高坐。是为四事作龙。上头一得福。后三事得龙身。

  律经说。诸畜生有角者。为前世喜着角横叉。为好得角罪。畜生身。或有异色者。为着彩衣有恶意。贪以为好故得是罪。

  鹦鹉有赤唇嘴赤足者。前世喜彩衣朱唇女人。喜着长裙。后世堕雉鸐中长尾。皆过世所喜。今因得之。

  人及畜生。身体多疮者。前世以木竹。刺生鱼畜生口故。今世得罪如是。

  若人畜生视见有喜者。有嗔恚者。为前世相与善。今世相见便喜。前世不可故。今相见不喜。

  作畜生为恶福得食便喜。是为恶喜。谓其人前世作恶。已便喜故。得是福。畜生不得美食。有三因缘。一者不习。二者善福尽。三者罪使自然。

  畜生亦欲色声香味细滑。亦自相与语。但不能如人语耳。女人有须者。故世从羊中鸡鹜地中来。以故有须。

  鱼鳖无声者。前世断人语头故。鱼生不即生。乃七日乃生故。着草木在干处四五十岁。得水乃生。所以多子者。作恶人多。罪同俱生好嗔恚嫉妒痴淫。行是四堕猕猴中。作事不安谛。亦堕猕猴中。人好作倡伎。后世堕鸟虫猕猴中。喜学杀祠祀。后世堕羊中。何以故。断人头皮剥皮解。或前世喜劫人解取人衣被。故得殃虫。亦复前世劫人解取人衣被。令寒冻向火故。自先得是殃。吐丝自冻入汤火中死。愚痴喜杀。后世作猪。惊怖人后世作鹿。多贪嗜美后世作蝇。好捶人后世作驴。所以长耳者。好挽人耳畜生好搏人耳。或故世征卒。何以故。一卒传余卒皆作声。一驴鸣余驴亦鸣。负债不偿作牛牛。所以破蹄者。有二因缘。一者负债。二者好着木屐以作好马。所以完蹄者。有二因缘。一者负债。二者好着木舄以为好。

  有六人共为伴。俱堕地狱中。同在一釜中皆欲说本罪。一人言沙。二人言那。三人言持。四人言涉。五人言姑。六人言陀罗。佛见之便笑。目连问。佛何以笑。佛言有六人为伴。共在地狱釜中。各欲自说汤沸踊跃。不能得再语各一语便复没。第一人言沙者。世间六千亿万岁。在地狱中为一日。当何时竟也。第二人言那者。无有期亦不知当何时得脱。第三人言持者。咄咄当用生为治生。如是不能得自制意。过世我所多少不知厌足。第四人言涉者。我治生至诚。亦令我财产属他人。我为得苦痛。第五人言姑者。谁当保我从地狱中得出。便不复犯道禁。得上天受天下乐者。第六人言陀罗者。是事上头本不为心计。譬如驱车失大道。入邪道折车辐。悔无所复及。佛说四关。从世间上至第六天为死关。从第七天上至十八天为空关。从十九天上至二十三天为非常关。从二十五天上至二十八天为出关。出是四关。为出要。极福不过二十八天。极恶不过阿鼻泥犁。其余殃罪。皆有多少。从一事便有三毒。从三毒便有三恶道。无有三恶道人亦皆得道。从阿鼻大泥犁至六天同为一界。从七天上至十九天。同行四等心。复为一界。从二十五天。行非常苦空非身。上至二十八天。复为一界。不脱二十八天。三毒未尽。复下作人。往来三界。欲求出要。当灭思想。

  从阿鼻摩诃泥犁。上至第六天为欲界。从七天上至十九天为色界。从二十五天上至二十八天。为无有色界。无有思想。亦有思想。从阿鼻泥犁。以上至二十八天。为生死界。过二十八天。为无为界。断贪淫乃到色界。断嗔恚堕无思想界。断愚痴乃到要出。三界有三处。一者从阿鼻泥犁上至六天。为贪淫处。二者从七天上至十九天。名为行色着。三者除四天上至阿那含。从二十五天上至二十八天。无有思想亦有思想。名为行无有色。是为三处。堕生死转行色着。譬如火光但可见不可得持也。在贪欲处。在喜色处。是为三处。从泥犁畜生饿鬼。贪淫色当出向三活在愿。何等道。

  要有三本。有恶本。有善本。有道本。地狱畜生饿鬼。是为恶本。从人中上至第六天。是为善本。从第七天以上出十二门。是为道本。已到二十八天。不得脱者。有三因缘。一者贪。二者有痴。三者有意。故不得脱已。出十二门。当愿无有意。三毒不断。不上脱者。未尽故。二十八天。何以故。先身本世间时。不贪身散意故。断外七事。上第六天受福。断内三事。上十八天上。从二十一天为四处。属阿那含。

  行十善有生第一天上者。有生第六天上者。作善有多少故不同处。行十恶有入地狱者。有入畜生饿鬼者。作恶有轻重故不同处。行善复得恶行。恶复得善。善中有小恶。恶中有小善。微不可见。善中无小恶。亦不复堕恶中。恶中无小善。亦不得出。极恶极恶不过阿鼻泥犁。极善不过二十八天。不觉知微意故。不得脱也。一切从行十善。得生天上人中。天人所以化生者。本在世间时。不向色觉恶露不净。从是得化生。有向意便当更女子胞胎。诸天得化生。有五因缘。一者不近女人。二者意不起。三者不愿小儿。四者喜独坐。五者不用世间不贪身。亦得化生也。

  人命欲绝时。当持意念息已意者着喘息。有时从第一天上。是意息观身有三十二物者。计发毛齿骨皮肉五藏十一事属地。泪涕唾脓血肪随小便七事属水。温热注消食二事属火。风有十二事。是三十二物。皆从地水火风出。何等为地。人生从谷精气。谷为地意为种。精气为水。两便合生身故。求一衣一食。是为养气。护主人身。为本无故。灭尽无常。得道便知身非身。念身不久。要当死败。意为人种。便守意一心。痴人不可守护魂魄神。但养四柯。为色味所欺。谓身是我计不知恶一切从身起饮食贪味。便堕苦。往来生死。不脱本逢恶对。魂魄空去。趣善恶之道。身死堕地。日夜消腐。亦本无所有。但意行故化成。身死皆归土万物亦尔。皆过去是为非常。人不自计。多念万端。皆不为一已。是为苦身死索弃万端亦尔。亦灭是为已复生生复苦。便作善恶行。种栽未知所趣。是为非身。道人行道。当为断人。不知四非常。终不得道。己自计身。视诸死败。知人物皆空。空无所有。意便守止得行欢喜。已得行心便安不离。五者其心一是为道。

  己自计身。知无所有。便身意止。痛痒意法亦身意止。止谓三事痛痒止痛痒意止。谓四事贪欲止意止。内三事思想止作意止。谓识灭外法止。是为四意止。止便守。守止便观故。经言止观俱行。为得四谛。

  故佛言。独坐思惟自意谓思惟灭色痛痒思想生死识。自意止者。外灭意止常行如有。见道为如有。坐行便自见故。经言。比丘能如是内意止乃守止。是意当先观思惟灭念。念待自意便守意。意不出身。为道人待外谓万物。念在内谓思识。欲灭念待常念物非常败皆非我所。我亦非物。生急念念死时。持何等去。持善持一心。持讽经多乐故。佛言。是汝物持去。其余一切。皆非我所。意当识念。何等恩爱会当别离。各自消腐。念之但乱人意。随人罪要有还身。守净趣泥洹道。

  佛从一心至九道。念四色皆当消灭。谓人死四日五日欲臭败。色转正青。五日六日。脓血从口鼻耳目中出正赤。后肌肉坏败。肠胃生虫。还自食肉。革消腐骨项正白。久久转黑作灰土。地水火风空。皆非我所。意汝从无数世以来。亦为人作妻子奴婢。亦作畜生牛马虫。勤苦重负债。亦为人所屠剥脍炙。今为人复取人作妻子奴婢。亦取畜生牛马虫。屠剥脍炙刺斫自在。身死皆当复受行。道人汝宁见人死气绝。便无所知。身挺正直。便臭坏可恶。谛念便畏不欲见。何以故。不怖令人上天得泥洹道也。

  佛知九道。皆空无所有。故还就一心行。道人急灭念侍无所他如便至物深固行拘深俱在所见用不在故不见意欲贪念非常败淫当念对嗔恚念等心愚痴念。本行不常无为安隐。人不知非常。终不去贪。亦不离薛荔道。世间所有如梦耳。梦饭食见好觉便不见。世间所有如是。生便死成便坏。要皆归空。当何等贪。人有妻子财产亦尔。何以故。人治生得钱财利时。若室家合会喜乐。譬如飞鸟聚会。亦皆无常。一旦别离。亦便不见。正使有常。忧恐万端。意在生死中为日积罪。黠人自约。少欲趣求一衣一食。从定意行不求地止常还身守净断求念空。问曰。行道守意本从何起。说曰。天地性成人。从十五天上来。下寿无有夭。拔生死五道。从六衰起。人生心意本自善。无有贪爱痛痒思想生死识。为目耳鼻口所欺。目先视色。耳听音。鼻知香。口知味。心为念。作十事成五阴。意为识合为六衰。因作善恶行种。成我从是便有老病死生。五道求道。欲断生死故。自守意止。目色止。耳声止。鼻香止。口味止。身好断六衰行观坏心念坐禅灭意识得道者五阴悉灭。知本无便念空想空。径向泥洹门。于已守者。意为识主行故。要六衰为祸。行种五道根本。道人精思。自守四意欲止无邪。念识思想走何道。人欲灭念识思想。当一切行。不当断身十事。身口意三事者。定五阴六衰乃正。三定者。口无所知为口定。身无所知为身定。意无所念为意定也。

  意有四病痴多者谓五阴多。五阴多意便走不得行。不得行便自嗔恚。便淫念起不能制。便堕痴故。行道要当断五阴。断五阴痛痒不安多欲是。师曰。身不欲行。用多疲极故。意不欲行不欲念。死败苦空故。

  问曰。何等为本生。师言。谓不疑为本根生。何等为向。何等为对。何等为行。师曰。不转意为向。不转念为对。可意为行。

  问曰。是何等田。谁名为田。意汝为有意田家不知为无意耶。田家不觉。汝为有意觉。田家为无意不觉耶。可言意觉淫味亦意。何以故。不觉近出家无有田。如是为是。问有意佛乡里无意耶。如是为本无身意。但自作是得是。譬如五种本。亦无有种便生。人生亦本无有种便有。如然火焰出为[火*貴][火*貴]。去薪便止。人自计身非身万物亦止。难曰。本无有意所以守何。师曰。用本无故可守灭本有不可守。

  师曰。道有四要。一者众持户。二者知身非身便坏身不复爱。是为从人得出门第六天上户。三者知非常意不复向。是为得出第十八天户。四者如空灭空。是为得出二十八天户。空灭乃堕道故。经言。行道觉者得出。谓觉苦空非身非常。得出者。谓得出四要界。得第一禅上七天有身但有影。何以故。行道坏身故。念身观头发脑。念发本无所来。作为化成皆当腐落。脑如凝米粥。皆当臭败。眼但有穴水。皆当汁出空。耳但有穴皆垢水漏。鼻口唾涕。皆当流出。弃散消坏。舌咽喉肺卷肝心。心中恶血。胆膈脾着胃。肾着脊骨。胃中有味消食。大肠有屎。小肠有穴有溺发便少肠皆当膖胀坏烂。肠胃屎溺相浇灒臭处可恶。下有尻肉血两胫脠。两足肌肉消尽。筋脉坏败。骨锁节节解堕。胫脠礭正白髀骨如车轮。尻骨与脊相连。髆骨与肘臂手相连。皮革亦消腐。节节解堕。颈骨与髑髅相连。血肉消尽。还作灰土。一切蠕动出气不报。便以过世。身体挻直。不复动摇。火去身冷。风去气绝。汁从九孔流出。便为水去。不复食为地去。三四日色转青黑。脓血从口鼻耳眼。从九孔流出。正赤肌骨肉坏。肠胃五藏支节。一切还为灰土。视万物如是。自身亦尔。皆灭尽为空。出息入息。谛知为空。便可近道。


乾隆大藏经·小乘单译经·佛说骂意经

佛缘文化传播中心 Copyrights © 2006-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弘扬佛教智慧 净化社会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