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隆大藏经·简体中文版首页 | 大乘般若部 | 大乘宝积部 | 大乘大集部 | 大乘华严部 | 大乘涅槃部 | 大乘五大部外重译经 | 大乘单译经 | 小乘阿含部 | 小乘单译经
宋元入藏诸大小乘经 | 大乘律 | 小乘律 | 大乘论 | 小乘论 | 宋元续入藏诸论 | 西土圣贤撰集 | 此土著述 | 常见经典 | 佛经搜索 | 佛经下载 | 大藏经首页

   小乘单译经·第0688部

佛说贫穷老公经一卷

宋沙门释慧简译   

  

佛说贫穷老公经

  闻如是。一时佛在舍卫国精舍中坐。与二千比丘俱。时有一贫穷老公。年二百岁。眉生秀毛。耳出于头。齿如齐贝。手过于膝。貌而视之。似如有相。而贫穷辛苦。衣不盖形。五体裸露。腹恒饥虚。行步时动。小有气息。扶杖而来。求欲见佛。释梵侍门。敕不通之。老公因大唤曰。吾虽贫贱民之厮下。千载有幸。今得值佛。欲问罪福。求离众苦。我闻世尊仁慈普逮。万物蒙赖。莫不受恩。是以远来。乞一示见。而卿断我。既违我愿。有误圣意。岂宜可尔乎。佛以知之。顾语阿难。汝宁见长寿耆年有相老公。而罪未毕者乎。阿难叉手白佛言。安有相福耆寿。而有罹罪。罹罪之人。岂复有相。今在何许生所未见。佛言。近在门外。释梵断之。可唤使前。于是老公。匍匐寸进。为佛作礼。悲喜交流。而白佛言。我生世不幸贫穷辛苦饥饿寒冻。求死不得。活无所赖。人命至重。不能自弃。闻佛在世。心独欢喜。昼夜发心。愿一奉颜。由来十年。今始得果。向在门外。久不得前。计欲还去。气力不堪。进退无路。但恐命绝。秽污圣门。重增其罪。不悟天尊。已哀矜之。得蒙前进。不夺本愿。如此而死无复恨矣。惟欲速终。毕罪后世。愿得垂恩施其上慧。佛言。人之受生。生死因缘。以多因缘。致有罪根。今我为汝。说其本源。卿前世时。生豪强大国明慧王家。时为太子。憍贵非凡。上为父母所爱。下为臣民所敬。用此恣意。轻凌于人。高目大视。矜抗邈然。财宝亿万。皆是民物。百姓贫弊。皆坐课敛。惟知聚积财物。不肯布施。时有贫寒沙门。名曰静志。从远国来。故往诣卿。所求不多。惟法衣耳。而卿了不当。接遇之甚恶。既不乞衣。又不与食。空坐着前。去复不听。昼夜七日。水浆永绝。亦有气息。命在转烛。而卿见此。方大欢喜聚人看之。以为快乐。边有侍臣。而谏卿曰。太子莫尔。沙门慈恭。道德内合。冻之不寒。饿之不饥。所以来乞。欲为福耳。既不施与。安可穷逼。幸发遣之。勿招其罪。太子答曰。此是何人。诈称道德。试小困之。才令不死。正尔放去。无所忧也。即便遣去驱逐出国。未出国界。十余里中。逢遭饥贼。欲杀啖之。沙门言曰。我贫冻沙门。羸瘦骨立。肉既腥臊。不中啖也。空当见杀。而无所任。饿贼又曰。我饿困累日。但食土耳。卿虽小瘦。故是肉也。终不相放。但当就死。如此前却。纷纭良久。太子得知。便往救曰。我以不能乞其衣食。宁当复令贼杀之耶。贼见太子。皆叩头首过谢罪。放沙门去。时沙门者。今弥勒菩萨是。憍贵太子者。今卿是也。故卿今日。受此贫穷之罪。坐悭贪也。所以得长寿者。救活沙门之命也。罪福报应。亦如影响。老公白佛。去事已尔。愿毕于今。乞得以垂残之命。得作沙门后生世世。常侍佛边。佛言善哉。应时老公。须发堕地。法衣在身。体气强健。耳目聪明。即得上慧。入三昧门。以偈赞佛。

  我昔为太子  不识仁义方
  憍贵自放恣  恃为大国王
  自谓无罪福  此以可保常
  岂悟生死对  于今受其殃
  从罪复蒙福  得睹天中天
  能脱既往罪  垂命入法门
  永离悭贪心  长受智慧根
  世世侍佛边  保持万劫存

  于是老公比丘。说是偈已。礼佛而去。


乾隆大藏经·小乘单译经·佛说贫穷老公经

佛缘文化传播中心 Copyrights © 2006-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弘扬佛教智慧 净化社会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