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隆大藏经·简体中文版首页 | 大乘般若部 | 大乘宝积部 | 大乘大集部 | 大乘华严部 | 大乘涅槃部 | 大乘五大部外重译经 | 大乘单译经 | 小乘阿含部 | 小乘单译经
宋元入藏诸大小乘经 | 大乘律 | 小乘律 | 大乘论 | 小乘论 | 宋元续入藏诸论 | 西土圣贤撰集 | 此土著述 | 常见经典 | 佛经搜索 | 佛经下载 | 大藏经首页

   小乘单译经·第0728部

佛说净饭王般涅槃经一卷

宋居士沮渠京声译   

  

佛说净饭王般涅槃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王舍城耆阇崛山中。与大比丘众俱。尔时世尊。光明韑韑。喻若日出照明世间。时舍夷国王。名曰净饭。治以正法。礼德仁义。常行慈心。时被重病。身中四大。同时俱作。残害其体。支节欲解。喘息不定。如驶水流。辅相宣令国中明医。皆悉集会。瞻王所疾。随病授药。种种疗治。无能愈者。瑞应已至。将死不久。时王烦躁。转侧不停。如少水鱼夫人婇女。见其如是。益更愁恼。时白饭王。斛饭王。大称王等。及诸群臣。同发声言。今王设崩。永失覆护。国将虚弱。王身战动。唇口干燥。语声数绝。眩目泪下。时诸王等。皆以敬意。长跪叉手。同共白言。大王素性。不好作恶。经弹指顷。积德无厌。护养人民。莫不得安。名闻十方。大王今日。何故愁恼。时净饭王。语声辄出。告诸王曰。我命虽逝。不以为苦。但恨不见我子悉达。又恨不见次子难陀。以除贪淫世间诸欲。复恨不见斛饭王子阿难陀者。持佛法藏。一言不失。又恨不见孙子罗云。年虽幼稚。神足纯备。戒行无缺。吾设得见是诸子等。我病虽笃。未离生死。不以为苦。诸在王边。闻如是语。莫不啼泣。泪下如雨。时白饭王。答净饭王言。我闻世尊。在王舍城耆阇崛山中。去此悬远。五十由旬。王今转羸。设遣使者。道路悬邈。惧恐迟晚。无所加益唯愿大王。莫大愁悒悬念诸子。时净饭王。闻是语已。垂泪而言。答白饭王。我子等辈。虽复辽远。意望不断。所以者何。我子成佛。以大慈悲。恒以神通。天眼彻视。天耳洞听。救接众生应可度者。如有百千万亿众生。为水所溺。以慈愍心。为作船筏。而度脱之。终不劳疲。譬如有人为贼所围。或值怨敌惶怖失计。不望自济。唯求救护。依有势者。欲从恐难而得解脱。譬如有人时得重病。欲得良医以疗其疾。如我今日。望见世尊。亦复如是。所以然者。世尊昼夜。常以三时。恒以天眼。观于众生应受化者。以慈愍心。如母念子。尔时世尊在灵鹫山。天耳遥闻。迦维罗卫大城之中。父王悒迟。及诸王言。即以天眼。遥见父王。病卧着床羸困憔悴命欲向终。知父渴仰欲见诸子。

  尔时世尊告难陀曰。父王净饭。胜世间王。是我曹父。今得重病。宜当往见。余命少在。时严速发。我曹应往。及命存在。得与相见。令王愿满。难陀受教。长跪作礼。唯然世尊。净饭王者。是我曹父。所作奇特。能生圣子。利益世间。今宜往诣。报育养恩。阿难合掌。前白佛言。我随世尊。贪共相见。净饭王者。是我伯父。听我出家为佛弟子。得佛为师。是故欲往。罗云复前而白佛言。世尊。虽是我父。弃国求道。我蒙祖王育养成就。而得出家。是故欲往奉觐祖王。佛言。善哉善哉。宜知是时。令王愿满。

  于是世尊。即以神足。犹如雁王。踊身虚空。忽然而现在迦维罗卫。放大光明。国中人民。遥见佛来。皆共举声。涕泪而言。设大王崩。舍夷国名必绝灭矣。城中人民。向佛啼哭。白世尊言。尔时太子。踰出宫城。诣蓝毗树下。而坐思惟。父王见之。稽首敬礼。大王如是。命断不久。唯愿如来。宜可时往及共相见。国中人民。宛转自扑。哽咽啼哭。中有自绝璎珞者。中有自裂坏衣服者。中有自[打-丁+(稯-禾)]拔其发者。中有取灰土而自坌者。痛彻骨髓。犹颠狂人。佛见是已。谏国中人。无常别离古今有是。汝等诸人。当思念之。生死为苦。唯道是真。佛以法雨。灌众生心。以种种法。而开解之。

  于是世尊。即以十力四无所畏十八不共诸佛之法。放大光明。更复重以三十二相八十种好。放大光明。以从无量阿僧祇劫。所作功德。放大光明。其光照曜。内外通达。周遍国界。光照王身。患苦得安。王遂怪言。是何光耶。为日月光诸天光乎。光触我身。如天栴檀。令我身中患苦得息。我遂疑怪傥是我子。悉达来也。先现光明。是其瑞耳。时大称王。从外入宫。白大王言。世尊已来。将诸弟子。阿难难陀罗云之等。乘空来至。王宜欢喜。舍愁毒心。王闻佛来。敬意踊跃。不觉起坐。须臾之顷。佛便入宫。王见佛到。遥举两手。接足而言。唯愿如来。手触我身。令我得安。为病所困。如压麻油。痛不可忍。我命将逝。宁可还反。我今最后。得见世尊。痛恨即除。佛知父王病重羸瘦。色变难识。睹见形体。憔悴叵看。佛告难陀。观王本时。形体巍巍。颜色端正。名声远闻。今得重病。乃不可识。端正形容。勇健之名。今何所在。尔时净饭王。一心合掌。叹世尊言。

  汝愿已成就  亦满众生愿
  我今得重病  愿佛度我厄
  严饰瞿昙种  汝为甚奇特
  末世说正法  无护而作护
  法王以法味  灌泽诸众生
  如是后世人  我子极慈孝
  人中之上宝  名达大千界
  上至净居天  独步无等双

  佛言。唯愿父王。莫复愁悒。所以然者。道德纯备。无有缺减。佛从袈裟里出金色臂。掌如莲华。即以手着父王额上。王是清净。戒行之人。心垢已离。今应欢悦。不宜烦恼。当谛思念。诸经法义。于不牢固。得坚固志。已种善根。是故大王。宜当欢喜。命虽欲终。自可宽意。时大称王。以恭敬心。白净饭王言。佛是王子。神力具足。无与等者。次子难陀。亦是王子。已度生死诸欲之海。四道无碍。斛饭王子。阿难陀者。已服法味。佛所说法。犹若渊海。一句不忘。悉总持之。王孙罗云。道德纯备。逮诸禅定。成四道果。是四子等。已坏魔网。时净饭王。闻是语已。欢喜踊跃。不能自胜。即以自手。捉于佛手。着其心上。王于卧处。仰向合掌。白世尊言。我瞻如来。目睫不眴。视之无厌。我愿已满。心意踊跃。从是取别。如来至真。多所饶益。其有得见。闻所说者。此辈之等皆是有相。大功德人。今日世尊。是我之子。接遇过多。不见捐弃。王于卧处。合掌心礼世尊足下。时佛手掌。故在王心。无常对至。命尽气绝。忽就后世。于是诸释。[目*睪]啕啼哭。举身自扑。两手拍地。解髻乱发。同发声言。永失覆盖。中有自绝璎珞者。中有自裂坏衣服者。中有取灰土而自坌者。中有自总拔其发者。中有说王顺政治国不枉人民者。中有复言。诸小国等。失其覆护。王中尊王。今已崩背。国失威神。时诸释子。以众香汁。洗浴王身。缠以劫波育氎及诸缯帛。而以棺敛。作师子座。七宝庄挍。真珠罗网。垂绕其傍。便举棺置于师子座上。散华烧香。佛共难陀。在丧头前肃恭而立。阿难罗云。住在丧足。难陀长跪。白佛言。父王养我。愿听难陀担父王棺。阿难合掌。前白佛言。唯愿听我担伯父棺。罗云复前而白佛言。唯愿听我担祖王棺。

  尔时世尊。念当来世。人民凶暴。不报父母育养之恩。为是不孝之者。为是当来众生之等。设礼法故。如来躬身。自欲担于父王之棺。即时三千大千世界。六种震动。一切众山。駊騀涌没。如水上船。尔时欲界。一切诸天。与无央数百千眷属。俱来赴丧。北方天王毗沙门。将诸夜叉鬼神之等。亿百千众。俱来赴丧。东方天王提头赖吒。从诸伎乐鬼神之等。亿百千众。俱来赴丧。南方天王毗楼勒叉。从鸠槃荼鬼神之等。亿百千众。俱来赴丧西方天王毗留婆叉。从诸龙神。亿百千众。俱来赴丧。皆共发哀。举声啼哭。时四天王。窃共思议。瞻望世尊。为当来世诸不孝顺父母者故。以大慈悲。现自躬身担父王棺。时四天王。俱共长跪。同时发声。俱白佛言。唯然世尊。愿听我等担父王棺。所以然者。我等亦是佛之弟子。亦复从佛。闻法意解。得法眼净。成须陀洹。以是之故。我曹宜担父王之棺。

  尔时世尊。听四天王担父王棺。时四天王。各自变身。如人形像。以手擎棺。担在肩上。举国人民。一切大众。莫不啼哭。

  尔时世尊。威光益显。如万日并。如来躬身。手执香炉。在丧前行。出诣葬所。灵鹫山上。有千阿罗汉。以神足力。乘虚来至。稽首佛足。复白佛言。唯愿世尊。敕使何事。时佛便告诸阿罗汉。汝等疾往大海渚上。取牛头栴檀种种香木。即受教敕。如弹指顷。各到大海。共取香薪。屈伸臂顷。便已来到。佛与大众。共积香薪。举棺置上。放火焚之。一切大众。见火盛然。皆向佛前。宛转自扑。益更悲哭。有得道者。皆自庆幸。未获道者。心战惶怖。衣毛为竖。

  尔时世尊。告众会曰。世皆无常。苦空非身。无有坚固。如幻如化。如热时炎。如水中月。命不久居。汝等诸人。勿见此火。便以为热。诸欲之火。极复过此。是故汝等。当自劝勉。永离生死。乃得大安。时火焚烧大王身已。尔时诸王。各各皆持五百瓶乳。以用灭火。火灭之后。竞共收骨。盛置金函。即于其上。便共起塔。悬缯幡盖及种种铃供养塔庙。时诸大众。同时发声。俱白佛言。大净饭王。今已命终。神生何所。唯愿世尊。分别解说。于时世尊。告众会曰。父王净饭。是清净人。生净居天。众会闻是语已。便舍愁毒。佛说经竟。诸天龙神。及四天王。所将眷属。世间人民。一切大众为佛作礼各自还去。

乾隆大藏经·小乘单译经·佛说净饭王般涅槃经

佛缘文化传播中心 Copyrights © 2006-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弘扬佛教智慧 净化社会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