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隆大藏经·简体中文版首页 | 大乘般若部 | 大乘宝积部 | 大乘大集部 | 大乘华严部 | 大乘涅槃部 | 大乘五大部外重译经 | 大乘单译经 | 小乘阿含部 | 小乘单译经
宋元入藏诸大小乘经 | 大乘律 | 小乘律 | 大乘论 | 小乘论 | 宋元续入藏诸论 | 西土圣贤撰集 | 此土著述 | 常见经典 | 佛经搜索 | 佛经下载 | 大藏经首页

   小乘单译经·第0744部

佛说沙曷比丘功德经一卷

西晋沙门释法炬译   

  

佛说沙曷比丘功德经

  闻如是。一时佛在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时与千二百五十比丘菩萨万人。时须耶国有贫人。行赁剃小儿头。所剃者皆约。到麦熟当各雇麦一斛。适别未远。道逢故人。将其还求麦。欲以取酒饮之。遍求无以麦还者。于是便起恚意言。愿我寿终后。作大神龙。当陷此国后寿终。魂神遂还作龙。其国中历年风雨不时。五谷毁败佛念此国人民饥馑。即遣沙曷比丘往化之。龙见比丘。往即兴恶意。欲败国及杀沙曷比丘。沙曷便变化钵覆盖一国。龙雨之谓国已没。比丘以佛威神令龙见。人民安隐如故。龙复兴恚意下雪。比丘以钵受之雪极比丘以手扫之。着一处如山。比丘乃入龙室。龙即出比丘复出。龙入比丘复入。如是若干辈。龙极乃止。长跪问言。卿何等神。恼我如此。比丘言。吾是佛弟子。龙言。我欲自归于卿。比丘答言。吾有大师。佛三界最尊。卿当自归之。龙言。佛在何所。报言。佛在舍卫国。龙言。乞逐道人去。比丘言。欲去者善。便内龙着笥中。人民见比丘取龙如是。皆欢喜问言。道人是何等大神。降伏国患。告言吾是佛弟子。人民问言。佛可得见不。答言。欲得见佛且待。吾还时日向中道遇分卫。人民或与饭者。与酒者比丘受而食饮之。致酒醉遇树下卧。龙钵袈裟。各在一处。佛时笑。五色光出。阿难正衣服。叉手白佛言。佛不妄笑。笑必有意。佛告阿难。汝为见沙曷比丘不。阿难言。不见。佛言。今在彼树下醉卧。时千二百五十比丘。菩萨万人。各相与语言。沙曷比丘已得阿罗汉。何以复醉卧。佛知诸人意有疑。因说四事。一者阿罗汉。不三昧不得知。二者不得便现神足。三者不得强劝人分卫。四者身中尚有虫。阿罗汉以是四事不及佛。时万菩萨。皆回意欲向罗汉。佛遣目犍连。往到沙曷比丘所。敕之摄龙来。龙以头面。为佛作礼。佛便为说宿命本末。龙心即解。受五戒奉行十善。即得须陀洹道。为佛作礼而去。佛时说沙曷比丘功德微妙。阿难叉手启佛言。沙曷比丘饮酒醉卧。而佛说其功德微妙乃尔。佛告阿难。阿罗汉不复饥渴。用三事故。现醉卧耳。一者佛欲开化菩萨意。二者不欲逆布施家意。三者恐诸弟子未得道者。饮酒多失故。以此至戒捡之。沙曷比丘虽饮酒是为不醉。诸菩萨四辈弟子。闻佛说是。皆起整衣服。为佛作礼。沙曷比丘更前长跪白佛言。须耶越国王人民欲见。佛默然受之。沙曷比丘。即承佛教。如弹指顷。还到须耶越国。国王人民见比丘。皆欢喜有作礼者。有跪者。但叉手者。沙曷比丘告言。佛明日当来到。此王闻佛当来大欢喜。豫于四衢道。扫洒广施帐幔。佛明日与千二百五十比丘俱。豫行空中。皆有自然莲华。奉佛足下。王及臣民。皆以华香。出城迎佛。五体投地。稽首为礼。佛及比丘。到宫即有自然师子座。布以綩綖。七宝华盖。五色交络。王施设供养。手自斟酌。饭毕行[輿-車+水]水祝愿。佛为王及人民。说龙本末。王与人民心解。即受五戒行十善。或得须陀洹者。斯陀含。阿那含。阿罗汉者。不可称数。佛说经竟。四辈弟子。天龙鬼神。欢喜奉行。


乾隆大藏经·小乘单译经·佛说沙曷比丘功德经

佛缘文化传播中心 Copyrights © 2006-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弘扬佛教智慧 净化社会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