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隆大藏经·简体中文版首页 | 大乘般若部 | 大乘宝积部 | 大乘大集部 | 大乘华严部 | 大乘涅槃部 | 大乘五大部外重译经 | 大乘单译经 | 小乘阿含部 | 小乘单译经
宋元入藏诸大小乘经 | 大乘律 | 小乘律 | 大乘论 | 小乘论 | 宋元续入藏诸论 | 西土圣贤撰集 | 此土著述 | 常见经典 | 佛经搜索 | 佛经下载 | 大藏经首页

   小乘单译经·第0746部

佛说自爱经一卷

东晋西域沙门竺昙无兰译   

  

佛说自爱经

  闻如是。一时佛在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时国王诣佛所。遥见精舍。下车却盖解剑脱履。拱手直进。五体投地。稽首足下。却长跪白。愿以来日。于四街道请佛及僧。施设微食。普令愚民知佛至尊。睹其仪式传世为则。愿使众生远鬼妖蛊。悉奉五戒。以消国患。世尊曰。善哉善哉。夫为国王。宜有明导率民。以道请求来福。吾昔为王。亦奉诸佛沙门梵志。常行四等六度。勤以致佛巍巍无上。

  王曰。至真诚如佛教。夫不种核无缘获其果。吾受佛恩生世为人。去女即男六情完具。景福之会值佛处世。盛明法化在于吾国。积善难量乞退严办。世尊曰。善哉善哉。王即还宫。平治大道高下齐平。广设帐幔竖诸幢幡。自彼四衢至精舍门。挟道栏楯罗灯如星。步有香炉。天乐众伎歌佛至尊之灵。咨嗟沙门清贞之德。散华杂宝纷纷如雨。香汤洒地。却敷綩綖。王亲通夜手自为馔。身往奉迎稽首于地。长跪曰。愿世尊。垂大慈现影则济众生。佛起着法服。与诸沙门俱之四衢。王及群臣翼从左右。佛至就座。夫人太子皆稽首于地。攘衣跣[革*(卄/(ㄇ@人)/戊)]。行澡水已。手自斟酌。佛饭毕稽首曰。今设微食。愿天人鬼龙蜎蜚蚑行蠕动之类。令世世逢佛逢法逢沙门众。去世秽臊怀佛正真。佛言。善哉。王为民父母。润之以慈。导以大明。所愿必得。王曰。普地之民当别之际。咸曰自爱。自爱之义其有要乎。

  世尊叹曰。善哉问也。夫人处世。心怀毒念。口施毒言。身行毒业。斯三事出于心身口。唱成其恶。以加众生。众生被毒即结怨恨。誓心欲报。或现世获。或身终后魂灵升天即下报之。人中畜生鬼神太山。更相克贼。皆由宿命。非空生也。身三口四意三无恶。愚者恣之。不孝其亲。敬奉鬼妖。淫乱酒悖。就下贱之浊。以致危身灭族之祸。死入太山汤火之酷。长不获人身。去佛远正不乐沙门之清戒。常与愚会。斯谓乐危亡之祸。不自爱者也。王曰。善善唯佛教诫。愿闻自爱。其则云何。

  佛言。自爱之法。先三自归。以法养亲。慈爱人物。悲愍愚惑。见正喜进。平等普护。安济众生。施斯四恩。布施穷乏。众生无怨。诸天祐育众横不加。牢狱利剑诸毒消歇。亲安族兴。生无灾患死得上天。常与明会。斯谓自爱者也。王曰。善哉。唯佛教诫。诚高行贤者。清贞守真。秽利邪乐不以染心。口四不言。三凶远身。危命全行诸佛所珍。亲安族兴终得上天常得福会。斯谓自爱者也。王曰。善哉。唯佛教真。众毒横加。忍默不说。慈恻愍彼。终始济之。精进不怠。绍心三尊。外静内寂殖念道根。深观圣趣。明化真言。孝亲济已。导众使然。常与福会。斯谓自爱者也。王曰。善哉唯佛教真观者无数。时有两商人。一人念曰。佛身丈六华色紫金。顶有肉髻。项有日光。巍巍难言。佛如帝王。沙门犹忠臣。佛陈明法。沙门诵宣。斯王明矣。知佛可尊。佛知其念熟视之。其人心喜喜如获宝。其一人念曰。斯王愚惑。尔为国主将复何求。佛者若牛。弟子犹车。彼牛牵车东西南北。佛亦犹然。子有何道屈意奉之乎。佛知其有恶念必获其殃。怆然愍之。其人心惧。若有所遭。二人俱去。三十里停宿沽酒饮之共平。属事讼之纷纷。其善念者。四王遣善神护焉。毒心谤佛者。太山鬼令酒入肠。犹火烧身。出停路卧。即宛转落车辙中。晨有商人。车五百乘轹杀之焉。伴求而见。其然曰吾衰矣还国见。疑取物去为不义。遂轻身委财而逝。展转远迈。去舍卫数万里。有一国。国王崩无太子。谶书云。中土有微人。当王斯土。群僚议曰。国之无君。犹体之无首。难以久立也。故王有马。常为王礼。若有任王者马必屈膝。佥曰大善。即具严驾。以王印绶着车上。人马填路。观者莫不挥涕。商人亦出观。国太史曰。彼有黄云之盖。斯者气也。神马直进屈膝舐商人足。群臣欣豫香汤澡浴。拜为国王佥然称臣。王曰。余本商人无德于民。不任天位也。群僚曰。天授有德神马屈膝。于是遂处王宫。听省国政。深惟曰。余无微善。何缘获此。必是佛恩使之然也。晨在御座叹佛无上之圣。率诸群僚向舍卫稽首曰。贱人蒙世尊润获为人王。斯土传世不知有佛。流俗之书亦无记焉。愿以大明。开斯国人之聋盲。明日愿与应真众垂意顾斯一时三月。佛告阿难。敕诸比丘。明日彼王请。皆当徐徐变化现神尊德。令其国民咸共睹焉。诸天闻佛至彼教化。相率导从。作乐歌德。宝帐幢幡。华下纷纷。光色耀人。佛及应真皆坐正殿。王案舍卫国王供养明法。身自斟酌。毕以小机于佛前坐。佛广说法。王曰。吾本微人素无快德。何缘获斯。佛告王曰。昔彼王饭佛。王心念言。佛如国王。沙门犹臣下。王种斯栽。今自获其果。彼一人云。佛若牛弟子如车。彼自种车轹之栽。今在太山为火车所轹。自获其果也。非王勇健所能致矣。为善福随。履恶祸追。响之应声。善恶如音。非天龙鬼神所为。非先灵所为。造之者心成身口矣。佛说偈曰。

  心为法本  心尊心使  中心作恶
  即言即行  罪苦自追  车轹于辙
  心为法本  心尊心使  中心念善
  即言即行  福乐自追  如影随形

  世尊又告王曰。众恶之罪最重有五。不孝不忠杀亲杀君。家灭国乱。重罪一也。罗汉之行得空不愿无想之定。与佛齐意拯济众生。而愚向之。重罪二也。佛者众罪已毕。景福会成。相好十力法导众生。慈悲喜护心过慈母。而愚恶谤。重罪三也。清净沙门志清行高。怀抱经法助佛化愚。诸佛相绍继众生得度。皆由众僧。佞谗交构以致不调。僧不调政法毁民狂走。政法毁民狂走者。三道兴恼比丘僧。重罪四也。佛之尊庙宝物水土。众生赤心以贡三尊。愚人或毁盗之。重罪五也。犯斯五者。罪无请。谓之自杀身自灭族自投太山火矣。五罪之重重于须弥。慎无犯焉。佛说经竟。王及群臣皆得须陀洹。受五戒为清信士。国民有作沙门者。守戒为清信士者。遂以五戒十善为国政。诸天祐护国遂兴矣。诸天龙神王臣黎民。无不欢喜。


乾隆大藏经·小乘单译经·佛说自爱经

佛缘文化传播中心 Copyrights © 2006-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弘扬佛教智慧 净化社会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