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隆大藏经·简体中文版首页 | 大乘般若部 | 大乘宝积部 | 大乘大集部 | 大乘华严部 | 大乘涅槃部 | 大乘五大部外重译经 | 大乘单译经 | 小乘阿含部 | 小乘单译经
宋元入藏诸大小乘经 | 大乘律 | 小乘律 | 大乘论 | 小乘论 | 宋元续入藏诸论 | 西土圣贤撰集 | 此土著述 | 常见经典 | 佛经搜索 | 佛经下载 | 大藏经首页

   宋元续入藏诸论·第1295部

集诸法宝最上义论二卷

善寂菩萨造宋西天译经三藏施护译   

  

集诸法宝最上义论卷上

  归命一切佛。归命诸法藏。顶礼一切智。广大甚深理。我今造论名曰宝上。是诸法中最上真实决定胜义。论曰。若人若天及诸情类。从无始来痴暗为因。有语言道是恶趣根。若有乐入彼一切智清净界者。是故归命佛曰光明。此中云何所谓离我等性及一切因当知一切烦恼业生杂染等法。无初无住而无实体。虽有所生与梦幻等。如梦幻故从分别起。当知诸法皆从缘生。是故诸佛缘生义中。宣说诸法诸物性空空无自性。而亦不应于中作无实想。是故清净阿赖耶识。虽有所受而无所著。此义甚深又复广大。诸经教中皆如是说。诸有乐欲求解脱者。应当如实觉了诸法。当知诸法不离于识。若离识者是性即断。是故法中无实有性。法集经中作如是说。

  若法是实若法不实。若有自性若无自性。是二不应将幻喻等。诸法非有性而亦非无性。此中所说若实无性。无性名空空即成断。若实有性是性为常。当知言空与非空异。离空非空亦无所得。又如明暗二不相合。离暗离明俱无所得。是故应知。此中所说明不现前暗云何离。智之与愚二不相合。离智离愚亦无所得。非智非愚是二中间我想皆空。彼一切法无内无外亦无中间。无法可取无法可舍。宝积经中作如是说。

  若说言有此为一边。若说言无是为二边。若一若二若彼中间。皆无有相而不可见。无相见故亦不可说。无形无像不可表示。无种类法无所摄藏。亦非中边有所安立。此中所说是真实说。性与无性本来如是。作此解者真观圣谛能离贪等烦恼过失。设复烦恼有所生起。于圣谛中而无所著。若如是知如是解者。即得如来功德聚身。作师子吼转大法轮。普令一切皆悉见闻。楞伽经中作如是说。

  我语无相而不可取。转识经中作如是说。

  离识有法理不相应。授记经中作如是说。

  当知识心遍一切法。十地经中作如是说。

  色法无实不可取舍。那耨俱梨经中作如是说。

  若了诸法性即非智所知。是故此中无实可得。智体无实当知如幻。诸经教中作如是说。

  诸菩萨者随诸相转。是相无实义无所得。胜义谛中言不可立。宝云经中作如是说。

  若本是无不可言有。识离分别名不可立。彼胜义谛真理离言。而诸物性实无所得。此如是说是决定语。佛所说意破诸无智。现爱经中作如是说。

  若言有物是为空者。众生业报应有染净。若有染净即是有作。若有所作即种种相随世间转。有相转故见有所成。若能安住无颠倒想。即知物性无别实体。此如是义者慈氏菩萨问。世尊如实说。我本无边菩提亦无边。菩提无边故无菩提可得。我无边故无求菩提者。亦无少法是智所知。唯诸佛智而能照了。彼真如法即是无性。无性即是如来。如来者即是无生性。飒钵多设多经中作如是说。

  彼一切法若说言有此为常语。若执为无即成断见。若非有非无又中间不立。宝星经中作如是说。

  贪等烦恼一切染法。若解脱者是无尽相。若能了知烦恼自性本来清净。胜义谛中脱无所脱。若欲真实观如来者。当观如来解脱所生。不从因生不从缘生。非有相生非分别生。远离一切名言差别。非色相非色。真如乃至非识相非识。真如非晦非明。非即非离。非见非知。离诸识法非所了别。不于一切识法中住。若能如是观如来者。名为正观。若他观者。名为邪观。以邪观故彼不能见如来真实。此中所说如实义者。离有离无。非性非无性。如是名为真见如来。无垢称经中作如是说。

  华严经中有一天下。问妙吉祥菩萨言。云何实语不实语。一切烦恼云何调伏。妙吉祥答言。如人梦中见彼大蛇。是人虽见非毒所害。烦恼虽生而无实性。是性清净而自调伏。此为实语非不实语。

  又海慧菩萨问不思议梵天言。法本无证及无所说。云何有佛及诸佛法。不思议梵天答言。若佛如来出兴于世。及彼演说诸佛法分。若有若无本自如是。本来无说亦无所证。无说故无闻。无证故无得。但为众生烦恼业生诸果报性引生诸佛大菩提心。住诸菩萨悲心境界。若诸众生烦恼等性能自调伏。所有诸行而不常行无求无愿。彼烦恼性悉清净者。诸佛亦复无证无说。

  又善财童子言。当知诸法皆悉如幻。我于幻中而求解脱。如是等义华严经说。

  当知诸法如幻如梦如阳焰如聚。沫如乾闼婆城。三界一切法从识心所生。心如幻故三界如幻。若有一物有实体者。此说幻喻理不相应。三摩地王经中作如是说。如上诸义诸经中说。

  复次我今依经略释余义。如妙吉祥菩萨言。菩提者不可以身得。不可以心得。若无心即无身。身心离故无为无作。如幻如化。若如是说为菩提者。诸佛说此是为菩提。能入诸佛平等境界。是故乃可名智庄严。而不庄严彼一切智。一切智性不可得故。菩提无生亦复无灭。不一不异非此非彼。诸佛如来咸作是说。

  又复譬如世间一切种子而能生。长一切芽茎。若无种子芽茎不生。释迦菩萨坐菩提场成等正觉。其义亦然。但从缘法而生起故。虽有所证而无其实。此即说为游戏神通。是故当知。无有外法。诸佛如来亦无有性。是故离识实无一法。若离识者法不生故。若心能生心即无生。若法所生法亦无生。以是义故。诸佛如来于无生心中说菩提义。佛说识心能生菩提。亦非识心而能生故。何以故。识性空故。妙吉祥所说是最上真实。于自佛境界中如实而说。又复诸法皆从缘生。而彼所生亦无自性。是故诸法皆悉如幻如幻之言。是如实说。慈氏菩萨现住如幻三摩地中。是故世尊于是三摩地中与授其记。为表示故。又复世尊于无数经中宣说诸法从识所现。离生离灭。非有相非摄藏。无起作无止息。不有不无。非常非断。当知智性皆悉如幻。况复诸法有所分别。若有执着断常语者。彼非正行佛不许可。若知诸法非断非常。彼正相应。说名真实。于自分外无法可着。亦无有法是心所对。虽于诸法说种种句。但随诸法为表了故。当知自识而非他识。于其外义而无少法所可乐欲。自识无性他识无性。于自于他亦无异性。彼真实智离有离无。当知我识亦复非有。补特伽罗蕴语所摄。是故应知一切佛一切法皆自分有。若离自分求不可得即此所说离有离无。是甚深义。诸佛皆说此微妙法。远离一切取着分别。离此亦复无别所说。诸迷谬者若着于有即有善恶界趣二种差别。若着于无即无其想刹那生起。是故著有着无俱不相应。诸佛如来悲心方便宣说此义。谓一切法离有离无。如是所说是最上句。是故此说诸法真实。法无著性非诸所观。彼无著性离有离无。若如是知。是大智者。当观虚空无增减无分量无边际。即此虚空出生一切。清净识心亦复如是。此心无心一切出生。又如净摩尼宝。彼无心故映现一切。或有问言。云何分位而无能取。应如是答。谓彼虚空无作边故即无能取。若彼虚空无作边者。量云何得。当知一切众生界如微尘聚。彼一虚空悉能容受。而诸众生等虚空界无所增减。若一切有情。及一切方分。一切种类。一切形相。一一分别。是中实无一性有所生起。以是义故非一性非多性。一多中间而亦无性。若言一性定有所得。即种种性而有差别。有差别性即分别生。是故一性多性是性平等。若于外义无所取着。于智亦复而无所得。若于外义无所取着。于智亦复无所生起。若知识心离诸有相。而彼外法有何分量。若知识心是诸有相。而彼外法亦何分量。是故应知于彼外法实无一性而可生起。如梦等法无实作用。若言诸法是此此无自相。若言诸法是彼彼亦无实若于自心有所了知。即此自心亦复无实。若如实知者名觉了识相。若有一切粗重分别心起。当知皆是烦恼差别所生。若能了烦恼性离分别心。即生死涅盘二俱清净。此清净性即诸法性。是性亦复名为真如。名为实际。亦名为空。是诸性中若染若净。实智所观皆悉平等。或有问言。于一切法中何者是不坏。应如是答。诸法自因不坏。云何不坏。不坏因性故。若法有性。若法无性。不离自性。于二义边何能安立。若诸法因及诸作用有所坏者。于一切处理不相应。诸法实性云何随转。谓彼实性无所住故。诸法无性云何有因。离因亦复无别性故。又诸法实性而无所坏。即坏之名亦复无住。此中亦无差别因性。彼坏灭性无分位故。诸法真实是常住性。彼常住性非无常性。若离实性别义作用理不相应。然诸物性而亦不减。又非无常性是真实性。真实性中而有何义。是所作用无差别性不可分别。彼一切常遍一切处又非无常性是真实性。真实性中相云何得。诸不真实此云何立。诸别异性此云何现。是故非无常性应如是知。又复当知。无常性者于物性中自类而转。聚类所现差别因故。所欲为因而生起故。若或以彼诸无常性。而于此中为决定说。与唯识义理不相应。彼无常性无决定故若法不坏亦非不坏。有法刹那而生起故。若言不坏者。何名无常性。若非不坏者。又何名因性。过去未来法亦如是。皆无物性。定实分别诸法随转。随其分位此复何因。谓无住故。诸有为中现前事灭。即彼后事还复生起。前不可分别引生后分。后不可分别从前分生。若言诸法此有所得。即于此中起分别因。若言诸法彼有所得。即于彼中起分别因。过去未来无住亦然。是中不应有所。分别刹那法中可说有坏不坏义边非刹那法。若于彼因如是了知。前后中际不可分别。

集诸法宝最上义论卷下

  复次今说生住异灭。此之四相刹那刹那有所转故。不相应相而无其实。于不相应无实相中。不可起二分别。不可说一时。不可说异时。一时异时无生起故。又不可说无时。理相违故。若说坏时。坏即不生故。是故当知。生时无住。住时亦复而无所得。彼无住性。云何有灭。彼生与住说名为异。若本无生云何有住。若法无住即云何得。以无生故及无住故。于何义中而说有灭。若法有住于住法中可说异性。法既无住何有异性。无异性中不应分别。当知异性而非住性。实无一性而可分别。是故诸相及分别心。此为二种。若无诸相即无分别。若彼诸相若分别心有分别者。二俱分别。如实义者无相无分别。生住异灭若有性者。于一切时一切处一切法初中后分不可安立。若能如是如理思惟者。佛说是人名为大智。初分中分后分诸性。于三分性中实无一性有所生起。是故诸法非一性非多性。一多中间俱无所得。若一切法离一性离多性。即常与无常无所分别。是故非无常非非无常。不应于中起二分别。当知初分中分后分。不俱时生。不俱时有。如他人性即自所无。若自体性。他云何有此中所说自性尚无。他性何有。是故自亦无性他亦无性。当知一切法所行所作不离因性。若坏不坏非心所思。不可分别。初中后分如实思惟。皆无为相无别异相。不应分别彼彼诸法各各种子彼各各性。一一不离智种子生。刹那刹那时分转易。是故彼彼一切法性。云何心能思惟生起。一切法中差别事相。当知无因亦无差别。诸法本来无所造作。虽作用相续当何有实。是故所知诸法及能知者。是二于刹那中不能和合。彼如是性实无能取。是中无所有亦无所得。当观诸法生已即坏。若法不坏即非生法。以法坏故而无所得。彼不坏者是常住性。即常住性彼亦复离。即离之言是中亦离。若如是知。即了诸法彼差别性。是常住因。无差别性亦复如是。诸有为法即生即灭。故名无住。若有住者应有所得。以无住相无所得故。彼无住法是故相应。一切行中诸差别行。若彼彼性有所得者。于无差别行云何对治。是故差别行中无性可生。

  复次当知。眼等诸识有现量性。大牟尼师亲所宣说。若离现量性别取量非量者。彼于此中当云何得。世间所有先所作事皆无所依。如诸所作无作用性。若彼如是诸现前事。如其现前亦无所成。是中若有所行及非所行。即诸作用义皆相违。是故一切无实作事皆如虚空。常与无常俱不可执。当知诸法皆从缘生。虽生亦无少法可得。缘如幻故所生如幻。即彼如是出生诸法。以是义故。诸法无性亦非无性。此如是义。正等正觉如实宣说。当知一切法无著无碍。于大乘中此真实说。如是了知。即菩提心本来平等。十方三世一切如来。如实知故出生方便。宣说一切甚深法门。如其所应名言分别。是故各各宣说表示出生诸法。所谓彼彼法是四谛法。彼彼法是唯识法。虽有所说而常真实。彼彼诸法皆悉如幻。由如幻故不可寻不可伺。不可知无表示无摄藏。若离如是等即知法真实。以知真实故而菩提心速得解脱。若菩提心如是解脱即诸佛亦然。众生亦然。生死亦然。涅盘亦然。法界亦然。是故佛与众生二俱平等。生死涅盘亦复平等。若于此中如是如实了知是义。佛说此为诸佛菩提。乃于一切所行所作悉能成办。此所说义是第一义。离此无别有第一义。此第一义摄一切法。是不思议真实语行。离有离无。非智非愚。非少非多。无相无性。无所照达。智不可知。识不可识。不即自性不离自性。无取无舍离取舍相。从如实智之所出生。随所出生。随所言说。无取相无摄藏。非心所思。不可知故。非眼所见。不可见故。何以故。心无自性故。由心无自性即一切法无自无他。以无自他二种差别。即一切法自性相应。无生无灭。无集无散。非智非愚。无有少法。有所表示。有所照达。当知彼彼菩提种子。而彼彼相为表了故。若能于彼彼相观无我者。菩提种子亦无所生。诸菩萨摩诃萨自性真实。以善方便出现世间。起大悲心示有所证。而诸菩萨自性真实无生无灭。当知识法远离疑惑。无有少法而可生起。我我所空。而无有相显了表示。识相光明而无自性。然光明性彼性自常。是故我相性者无有光明。无光明中云何可说有光明相。如诸光明而能破暗。然暗与明不近不合。不近故明何能破。不合故暗何所破。若明暗相远又俱无所得。是故当知。明能破暗不即不离。不可于中定实分别。暗虽有破无能破法。彼能破法无别分量。何以故。破名无住故。由此应知。彼一切法因缘和合而有所生。以缘生故如幻而成。如幻法中彼痴暗等亦非烦恼。但为智障而不了故离识分别。亦非光明有所生起。是二实性俱无分别。此中见边而实无得。

  复次当知。触作意受想思欲胜解念定慧。如是等心所有法。彼彼皆是菩提之相。而彼一一自性清净。若或有法非菩提相者而于自体理不相应。当如虚空自性清净。而彼智性亦然清净。若知我相实无所有。即彼识心亦复无生。若识无生者彼一切法当云何有。是故应知。诸法皆从真实所生。诸法因缘和合即生。虽生无实而无所有。诸法如幻。识心如幻。缘亦如幻。由如是故识从缘生。当知智性亦复如幻。无所分别无所了知。诸法自相非智所知。但有言说皆不相应。此中若能离诸分别。若生若灭皆悉远离。缘生如幻。所生亦如幻。云何如幻中而实有生。当知识心彼如幻故智亦如幻。智如幻故所知亦如幻。智与所知俱如幻故生法亦然。生法如幻故诸法亦然。如人见彼幻所作象。如其所生即有三事。世间诸行亦复如是。如其所生。亦有三事。若于此心有所见者。即有言说及所作事。若了无心即无所思。无心无思。法云何有。若有我相及有我所可说有见。无我我所当云何见。彼菩提相亦云何证。此无我相如是应知。一切幻法而无所有。如幻所现说名为有。有性无性彼自性性。此性无著一切处现。若法是有即不应无。此有亦复现前无体。若法是无即不应有。此无亦复现前有实。是故无生亦无摄藏。由此应知。若法言有不如是有。若不如是有即应是无。此中言有又不可定记。法界自性应如是说。若诸色法是实有体于第一义然无所有。是故此中诸所作事。皆从幻化分别起故。若法有性若法无性。本自如是。若非有性若非无性亦复如是。有性无性自性相应。性与无性非心分别。若有说言诸法是一一无自性。若有说言诸法是异异无自性。一切法中无自性性说不可得。所有诸佛随三世转。普令世间一切众生尽得解脱。而诸佛界无增长因。彼彼亦复无增长性。真实性中诸佛常有。当知一切法四种分别。所谓若有若无是二非二。世间如幻心亦如幻。云何无说而有所说。一切法空离诸所著。空亦不离彼真如性。是中不应戏论分别。以是义故诸法无性。应如是说。当知诸佛正等正觉。非性非无性。性与无性皆离着故。此即非空亦非不空。空有中间亦无所立。是故一切法无生无性。以无生无性故随诸有相处处表示。然其执相义无所得。无实取性。是即真实。诸法无生亦复无灭。彼一切法皆同一相。此中如是同一相故。即一切法无染无净。若言诸法有生有灭。当知皆从烦恼种子虚妄生起。若说诸法为无生者。彼说名为断见增语。若说诸法为无灭者。彼说名为常见增语。是故应知诸法离言。不可说生不可说灭。一切法中若生若灭。实无少法而有所得。若能离彼二种增语。即一切法非断非常。有性无性性自真实。此中无有少法是所得相。无有一事而实可转。诸法虽生而无所有。是中亦复无实境界。智如虚空离诸有相。智与虚空皆悉平等。当知一切差别分别为烦恼网碍清净性。真如无相离诸所缘。自性清净有大光明。是故当知。诸佛世尊本真如性。是为佛宝。以清净因示清净法。开生正解自性任持。是为法宝。指真实道自体相应。是为僧宝。如是三宝皆无为相。非蕴等法。无所集无所有。无有相无分别。是故诸佛世尊住胜义谛。从如实道如实而来。故名如来。如实了知无我等法。是故现诸色相及功德法。从初发心修诸胜行得不退转。乃至最后一生补处成等正觉。此所因者。从无垢真如现诸佛身。此所现身是方便生。宣说诸法然无说相。何以故。无性无所有故。识心清净。是识即有诸所作事亦如是现。虽现无取而亦无说。以胜义谛不可取不可说故。即此无取及无说。性体自真实亦不可说。以不可说即无分别。无分别性是胜义谛。于胜义谛中随事分别所有所有诸法声。如是如是诸法说彼彼诸法无说相。诸法法性皆平等。诸法无我亦无自性。有性无性彼彼自性离有离无。而不可取亦不可说。此中如是若有若无。语义甚深离相而说。诸法无证相。此名正等觉。诸法离说相。是名真实说。无生亦无灭。诸法甚深义。各各诸境界。无我而无转。外法不可转。外法不可取。施戒等诸法虽说而无相。是故于一切法无所取相。即无所著。此中亦复无别作用。设有所作事亦说名为空。作用空故无实行相。无实行相中法无增无减。若于诸法虚妄分别。当知彼心执相中转。起彼心故。是愚痴者着烦恼性彼非解脱。若不起彼虚妄分别。诸所作事皆悉寂静。彼能如实而得解脱。无分别故心性常寂。是故诸法从缘而生。虽有所生说名为空。当观自法而无有相。正等正觉作如是说。当知诸法无集无散无自无他。无有小法取相可得。如初亦如后初后相应。而彼真如性光明照。若能照达彼真如性。诸法缘生现而无碍。如幻所生亦如是说。此所宣说大乘出生。当知一切法若生若灭。非寻伺道而能知故。何以故。诸语义边无所著故。彼真实性不可知故。是故现前无所取着。智者如实离诸言说。彼分别心说名为网。离分别故即得解脱。彼解脱心如空平等。如是所说是甚深法。若于此中如实信解。是大智者。彼信解心与三界等。是心清净离诸尘垢。复能远离一切染着。即于诸法无取无舍。一切执着愚痴皆悉远离。彼能获得十种自在。彼于自法觉了实性。无自性中亦无所住。于诸法中如实信解。如所信解如实而住。譬如虚空周遍无缺。彼一切法圆满出生亦复如是。是法平等普遍一切。是中无法若来若去。无来去故诸法现前。知是义者通达佛教。一切生法悉无所著。异此亦复无别有法。此是大乘诸法要道。最上甚深如实而转。识心净故一切无著。与一切法理不相违。是故当知。一切执心尽处有法。彼法甚深非智所观。非所了知。有无二处俱不可立。以是义故。诸佛菩提无能证者。无所证处。菩提法中无所安立。若能如实证自佛者。与一切法而自相应。诸法无因亦无所作。诸愚痴者思惟分别。若执无因又复不能集诸福事。起染着心感恶趣报。是故智者。于此甚深微妙法中。如实信解尊重恭敬。即得无量最上福聚。是名真实修大乘者。是故若人觉了此道。是如实道。是无著道。最上最胜。而能发生清净信者。诸佛称赞。有诸无智邪见外道。不能舍彼诸执着心。此甚深法不应为说。若为说者理不相应。

  我所称赞最上法  初中后善理相应
  总摄最上真实句  甚深微妙不思议
  集诸功德量无边  普施一切众生界


乾隆大藏经·宋元续入藏诸论·集诸法宝最上义论

佛缘文化传播中心 Copyrights © 2006-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弘扬佛教智慧 净化社会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