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隆大藏经·简体中文版首页 | 大乘般若部 | 大乘宝积部 | 大乘大集部 | 大乘华严部 | 大乘涅槃部 | 大乘五大部外重译经 | 大乘单译经 | 小乘阿含部 | 小乘单译经
宋元入藏诸大小乘经 | 大乘律 | 小乘律 | 大乘论 | 小乘论 | 宋元续入藏诸论 | 西土圣贤撰集 | 此土著述 | 常见经典 | 佛经搜索 | 佛经下载 | 大藏经首页

   西土圣贤撰集·第1321部

惟日杂难经一卷

吴月支优婆塞支谦译   

  

惟日杂难经一卷

  初受道遮利。菩萨遮利者。为受行转上至阿惟越致。阿惟越致者。为不复转心。次为菩夷菩萨。一为飞行菩萨。次为作佛菩萨。一名度士。亦为道人。菩萨行亦出十二门断三恶道故。在十方佛前生。不在第十天上。须陀洹亦出十二门断三恶道。生第十天上。俱出十二门。所以不同处生者。须陀洹十六意。菩萨行三十四意。用是故不同处生。

  菩萨行三十四意。谓四谛十六意十八行不共。合为三十四意。

  菩萨行三十四意。一切能制。阿罗汉行十六意。菩萨力多悉以制说。须陀洹至阿罗汉。见对乃面断。坐行三十四意已足。便佛十六意从第一上至十六。各自所部。四禅亦尔。

  菩萨精进行二十劫可得佛。用有三意故不得佛。何等为三。有佛意。有辟支佛意。有阿罗汉意。用是三意故不得佛。要为随多得之意。在佛多得佛。在辟支佛多得辟支佛。在阿罗汉多得阿罗汉。如秤随重者得之。

  人有居家得阿罗汉阿那含斯陀含须陀洹者。亦有得阿惟越致菩萨者。所以弃家行入山。有四因缘。一者恐人言菩萨淫劮何故得道。二者金轮王亦皆弃国。三者魔当来娆菩萨。四者求佛道不居家。得已受莂。菩萨断新受故精进行。要百劫得佛。其不精进者。久能得不得。期无有限。

  受莂菩萨偿故不起造新。谓从受莂以来偿前世亦现世未受戒时所罪。无数劫罪亦皆偿之。

  从受莂菩萨下至须陀洹。皆有宿罪。有时与故罪相逢。因随往生道意便薄。若有人说深经意即解罪福。如示意。如不复生。谓人不复作罪故。即毕菩萨受莂。百劫便得佛。释迦文佛所已九十一劫者。用精进故得九十劫。譬喻如人明日当发行千里今日先行九百里。计其道里同等。当百劫人从九十一劫数。阿惟越致菩萨作相乃成。百劫因具不过百劫。未得阿惟越致菩萨行相不成。

  人起一道意。其德胜十万劫恶。何等为道意。念在四谛。是为道意。恶譬如冥。道意譬如明。如日出天下冥消灭。诸菩萨闻是语皆欢喜大。言南无佛。起一善意得百劫福。菩萨持身餧饥虎不百劫。九十一劫便作佛者。用不觉痛苦灭九劫。菩萨已起意欲为自身。咄亦咄。他人身是为两咄。佛为菩萨时不为他人咄。当为何因缘说为咄。他名为念时即自乱。是苦不可意自受是自咄。行殃亡福地。为是故他人复诵说久殃尽善本。是为自咄。不知不见。当那见他人道已咄他人为意。即当身从是因缘为两咄。今现世不安他人亦自身。从是因缘咄。道人知如是毒起。可制人在生死。为久殃毒起为盖善本。

  菩萨有五法行。一者早起。二者待时。三者不犯人。四者常念。五者反覆。何等为早起。谓精进念道。何等为待时。谓须有所与者到。若善意来便当与之。即行何等为不犯人。谓一切能饶人。何等为常念。谓欲使人得利。有县官欲使解。有病者欲使愈。贫欲与布施。何等为反覆。从人受一钱物。欲偿百倍千倍。是为反覆。菩萨与生死会。无生死事有生死意。阿罗汉断世间亦断意。菩萨断世间不断意。所以不断意。当得佛道度世间人故。菩萨畏世间事论不犯故断世间事。

  菩萨断生死意不断生死事。谓在世间所作但不作恶耳。

  菩萨但断五情不断意。何以故。菩萨意与生死合故不断意。欲度十方人故。菩萨所以布施持戒出家智慧精进忍辱至诚勇念善顾望。持是十事得佛智慧。菩萨生贫家当持戒。在富家当布施。在豪家当忍辱。在山中当禅菩萨所以四意止七觉意。已得四意止便得七觉意。

  菩萨出行道见四证。一者见老。二者见病。三者见死。四者见苦。见促急故行道。人日趣死。何故不畏临死时。何以故。畏期到故。

  菩萨已得佛道便说四谛何以故。说四谛有四因缘。一者用未曾闻故。二者用禅故。三者用得眼故。四者用得慧故。用老病死忧不得出大狱。故说四谛。

  菩萨说经有四因缘。一者国王喜。二者人所乐。三者意受。四者时。何等为时。谓人喜向时。菩萨自校计。何因缘得苦。思念从生得。何缘得生从行得。何因缘得行从痴得。何因缘得痴从爱得。何因缘得爱从受行。不受亦不得。菩萨视百劫如一宿。何以故。世间人不能忍病一日。菩萨耐痛百劫。譬如人一日病。有时行道一日。其福百劫未尽故。言视百劫如一宿。有时菩萨转行说经意不在生死。视百劫如一宿。菩萨未得佛道用三事。一者不与善人相逢。二者欲所作无有因缘亦物。三者不校计是非。坐是事故未得道。菩萨坐三事不得佛道。一者在世间久不觉故。二者不得善知识故。三者乱意不灭尽故。菩萨坐三事不得道。一者不闻。二者不自意生。三者无善知识。

  菩萨亦入罪亦出罪。意随世间为入罪。意在世间为痴。出世间为慧。

  菩萨有二愿。一者愿令我卧安隐。谓不念淫劮二者愿令我行安隐。谓不念嫉嗔恚愚痴。是为二愿。

  菩萨在福憎福在罪守罪。俱有罪福要不可离。但当识。菩萨不识宿命不得佛。何以故。不识罪犯恶故。

  菩萨不作三恶道行。俱偿三恶道罪毕。乃得阿惟越致。菩萨能计三恶罪道多少满百劫乃得佛。

  菩萨已受莂九十八结悉有但薄耳。何以故。悉在菩萨行中。四等心忧念十方五道。欲令解脱。投餧饿虎肉与鹰。自殒活人。当满功成相。结未悉除得佛乃断。

  菩萨能持妻子断头与人。乃为得何等意。有是二因缘。一者自念我不欲令人嗔恚。二者与之令其人得定意。不与者令其人乱意。贪淫有罪嗔恚罪重。恐其人嗔恚故。持头妻子与之。菩萨持身餧饿虎断头与人。有三因缘。一者计身会当弃捐。持用布施为行福。二者譬如报怨。怨家死欢喜。菩萨知一切恶从身生。若干苦咄皆从身得。已计如是。便不欲见身如怨家。以是故不爱。三者欲精进满功德疾道故。

  菩萨持头眼妻子与人。一者眼不着色为脱眼。头与人者。谓恶起便止。是为断头。妻与者。为除贪淫嗔恚愚痴。道行有二事。一为校。二为计。校为轻重。计为多少。

  菩萨受莂百劫尝一劫作沙门。九十九劫作白衣。菩萨持妻子与人时。见捶之但计骨肉不计是我故与之。

  菩萨求佛当如佛法行之。当从三十二物得所行如法。不可败相不得佛道。菩萨有一悲意胜禅百倍。

  菩萨在世间有三道分。但不堕三道。何故人中天上牵多。三道不而得故。不复堕三道。身口意三事尽。三道亦尽。菩萨离五道常有黠福。人死时要有五道分。菩萨复黠分即知念远近。菩萨知分在须陀洹斯陀含分。不在阿那含。何以故。不复还故。一佛界有三千大千天地。人生死遍其天地间。无有如发不在其中。无所不作。独未作阿惟越致斯陀含耳。余悉更无数。

  佛为菩萨时有是意生。为何等行因缘现在得福极。如是更得宿命意。为从是三行。布施从制从合聚。布施有二辈。一为法施。二为物施。守身口识为御守意为合聚。亦从布施因缘得解断贪。从制为断嗔恚乱意。从合聚自守为断痴。从布施亦得正意。从制得正语。从合聚得意行安隐。从布施见布施福。从制说念福。从合聚说意福。菩萨所以布施者。所在五道常饶乐。与凡人有异辄得作王。智慧常有慈心。但毕罪不复更作。虽在罪无作罪。人间亦尔。菩萨与妻子共居年二十五一日生三十一月年三十日百日年五十一岁。菩萨但禁恶不禁家。名乱意者。为罪不安隐。远避去无乱意为福。虽在家譬如在狱中但当觉罪。不复便所生在乐处故为菩萨。人求道不忍辱不能耐便得须陀洹。佛前世菩萨言。佛道难得。一语减四十劫。以身餧饿虎出众菩萨前九劫。为须大拏受莂。一切精进行道。一切得佛。

  有妇不得佛道。菩萨在家时有妻。何以故。得佛用弃妻子六年故乃得佛道。菩萨计妻子是怨家。何以故。与人苦益人恼乱人意增人罪。以随贪爱便不见道。以是故为怨家。见妻子当如见怨家意莫随贪爱。意起即觉。是为觉意。所有财物自身亦尔。天上天下十方一切有火。何以故。有火已。

  菩萨娶妇有四因缘。一者宿命同福。二者毕罪。三者应当共生男女。四者黠人娶妇疾得道。无是四事亦不娶妇。

  为菩萨道。念欲断十方天下人三毒。是故得佛道。或有行道。但欲自断三毒故得阿罗汉。菩萨自坏痴亦复坏十方人痴。阿罗汉自坏痴。不坏余人痴。菩萨多觉多教人令得行道。是为坏人痴。忧念十方天下人。是为行菩萨道。但自忧身不念十方人。是为阿罗汉道。菩萨坏恶阿罗汉不坏恶。菩萨教人经戒令随道法。是为坏恶。罗汉自守故言不坏恶。菩萨自断苦亦复断十方人苦。是为得佛道。罗汉自断苦而不断人苦。故得罗汉。

  行菩萨道所以转得罗汉者。意念佛道生死不可数所作悉当得之。意计是难转阿罗汉。复计阿罗汉不复偿罪不复生死直取度世去。用是故转向阿罗汉。无是意无死转不避苦。要当得佛道。

  菩萨阿罗汉皆从三十七品经行。所以得佛者。持用四意菩萨所常行。何等为四。一者幸得佛业值佛识我身要当如佛治。二者常持悲意向十方从悲意尽力未曾离当脱十方人非人。三者本上头愿佛意不转。四者愿在世间求道护戒教人增慧待期。有是四意故得佛。无是四意故得阿罗汉。佛等意故无有两道。随意行得耳。随爱便为在五道不得脱。便有老病死忧为苦共合。意不随贪爱为持水灭火。已随贪爱为持薪增火。当谛计随谛得道。

  菩萨娶妇有四因缘。一者恐人言不能得妇故学道。二者恐人言孤独无妻子故学道。三者宿命本根未尽。四者恶知识劝令娶妇故。菩萨亦断五阴亦不断。何等为断。谓断五盛阴十二因缘。不断者。菩萨在经行因缘随道。是为不断。菩萨毕罪毕得道。

  菩萨有四无所畏。一者不取人钱。二者不犯他人妇女。三者不两舌。四者不嫉妒。

  菩萨断三恶道尚在。但不堕中耳。菩萨未起三毒。佛时无有三毒。得因缘乃有三毒。菩萨坐禅六年。临当得道三毒俱起淫怒痴使意念。调达得我妇耶。为胜我耶。当复得我财产。意适生即时息念。我从无数劫以来断是三恶。何以故。复念使灭即得道。

  菩萨坐禅六年。日食一米一麻有四因缘。一者断贪。二者毕罪。三者见不饿。四者止饥意了不食。谓人饿得道。恐人自饿死。

  菩萨坐行道六年日食一米一麻。入水浴躄地而不起。天因按树枝令低。即攀之而起。菩萨坐树下六年。虫蠡蚊虻不娆者有四因缘。一者本从无数世不杀生。二者行等心。三者诸天鬼神护。四者道力强。亦为处净。

  菩萨有四不戢。一者布施不戢。二者闻经不戢。三者清净不戢。四者作功德不戢。

  菩萨始出家行学道。诸大人谓。菩萨今太子居家何故去。太子报言。我用三苦故去耳。何等为三苦。谓老病死。大人复言。老病死事常耳何为去。大子言。得一病常不喜。当那何常。

  菩萨生堕地行七步止住举右手言。我为天上天下师。止不复行。

  菩萨为太子时行学书到师舍。师问言。欲学何等。太子言。我欲学六十种书。师问言。六十种书皆何等。太子便为师次第说。师言。我但知一种书不能悉知余书。太子言。如师所知教我。已受师教。便言是少两字。师更从受两字。师言。太子所知乃尔。何为从我学。太子言。虽尔当有师法。

  菩萨始出家行百里。解身上衣被珍宝付车匿持归。白马健陟泪出舐足。车匿言。莫使有如是人愿者。太子报言。天下痴无有如汝辈者。何以故。世间但有老病死忧苦。当愿何等。如囚在狱中谁有乐者。当尚未离是。而复更愿。当何时脱。譬如猎客网中[少/兔]得脱。宁复念还入网中不念得脱。如[少/兔]脱网终不还归。我在家时念是日久。亦从无数劫以来有是意。非独今日所致也。

  菩萨生已七日其母终者有四因缘。一者用怀菩萨故。天来占视与饭食。二者如生死法当礼母。以菩萨尊故母七日终。三者其母宿命自应尔。四者譬如人有功当封便上天生。菩萨未得佛道时有五梦。一者以须弥山作枕。二者以地为床。三者以手盖海水。四者天下皆有屎行其上不污足。五者心前生一树上至二十七天。梦枕须弥者。天上天下尊无过佛者。以地为床者。佛身长能上至二十八天。以手盖海水者。诸欲说经道无有胜佛者。行屎上不污足者。天下爱欲无能污佛心者。心前生树者。佛语上闻第二十七天上。

  菩萨随女人有四因缘。一者劝女人精进。二者亦欲使女人随行。三者从过去无数世余罪相逢故。四者宿命愿欲教女人。

  诸天试菩萨有三因缘。一者当得佛不得有所贪惜。二者设菩萨起意便谓言。卿当得佛道。何故反尔。菩萨从是增精进。三者得佛当相度故往试之。菩萨行六波罗蜜。阿罗汉亦行是六事。所以相不成者。阿罗汉但有檀无有波罗蜜。檀者谓与布施。波罗为度生死。蜜为无有极。阿罗汉但一切布施。不愿度十方故但有檀。菩萨欲度十方人非人故为有波罗蜜。六事皆尔。佛为菩萨时。愿欲饭佛以小豆五枚着佛应器中。其一枚堕地。后得作金轮王。八十世所主四天下地者。得四豆福故。其豆不入器中。复得上天生八月。以是故有檀波罗蜜。

  菩萨布施法物与人。佛意随物行念令受者安隐。若意生念欲得福。便念饥寒贫穷者。当用与皆令安隐。是为道法布施。与一钱物胜十千万。复不施与少胜多者。用有道意令安隐故。若人命欲绝时。意在非常苦空非身。便得阿惟越致为受莂。若本求阿罗汉得阿那含。四非常意难致。所以得者。有本世精进行故。菩萨在树下坐禅有一乌一鸽一虺。自相问。何等为苦。乌言。饥最为苦何以知为苦。饥不能行。亦不能有所作。人坐饥饿死。以是知饥为苦。鸽言。独色为苦。何以故。知色为苦。人意念色无有终极。人皆坐色死。以是知色为苦。虺言。独嗔恚为苦。何以故。知嗔恚为苦。人嗔恚无所避。欲自杀亦欲杀人。故知嗔恚为苦。菩萨言。我曹各说一事。当复为汝说一事。因言。独不生无有苦耳。有身无有不苦者。是譬在。菩萨百八爱行中。

  菩萨未得佛道时有五师。一为尼健。二为莫干。三为阿夷。四为罗干。五为罗和干。

  说经法不得受礼。菩萨买一偈五百万者。买有三辈。一为第买。二为反覆买。三为偿赐买。菩萨念恩故偿赐。受者亦无罪。

  菩萨所行法当咒愿十方人民。复言当定意一心者。自意不定亦不而咒愿。何以故。用意在生死故。自意不定。亦不能意定人意。

  昙摩为法。阿曷为当来。萨为常。波轮为泪出。阿芜陀为命不可数。

  萨波轮菩萨常悲泪出有四因缘。一者不能解经意。二者从因缘得道人亦不知。三者念十方人。四者自念欲过度十方。当何时得佛。菩萨语言。当持黠慧。持意知起灭。

  道行无为。但当守意行三十七品经。所以复布施持戒者。菩萨哀人故。疾断生死亦福未满。所以布施后世不欲堕贫家。堕贫家无所有。便堕恶因缘。堕富家者意安隐不随奸恶。以是故布施。所以持戒者。长寿乃得行道。不长不得行道。何以故。或寿十岁未有所知便寿尽。以是故持戒。不杀便得长寿。所以不盗者。时念其主觉知当挝打。有是恶意当复得其殃。以是故不盗。所以不两舌者何。佛道至诚。两舌为不随道。后为众人所不信。于今可见是为恶。以是故不两舌。所以不淫者何。譬如东向视不见西。意在淫不随道。以是故不淫。所以不饮酒者何。醉便恶口两舌妄作非法。设人善能尚自乱意。以是故不饮酒。

  菩萨辞亲行作沙门。父母言。汝所为颠倒。菩萨道当为十方人求愿令解脱。今反近令父母得忧。是为何等。菩萨报言。我有忧故父母有忧。我得道便无忧父母亦无忧。譬如亲属有忧身亦忧之。复譬如两人俱行一人有忧身亦复忧。子忧不解故令父母忧。子以得道父母便脱于忧。

  便维摩罗达达女子告文殊尸利菩萨。若文殊尸利。第一深随行。为菩萨已莂。是为从因缘深深绝。无有人随因缘行。如是因缘亦不来亦不去。亦不眼中可观。亦不可意观。亦不可识。亦不可行。因缘若深深绝当为无所有无所属。文殊斯利菩萨便报。本要为深是为深。维摩罗达达复报言。以无有本为无有要。如是为文殊斯利为黠不黠。文殊斯利复报言。是事云那当说何等。维摩罗达达复报言。有说已过去。文殊斯利复报言。如来觉行不可生死见。文殊斯利便止不复语女菩萨。维摩罗达达一名为出垢。问舍利曰。为悲哀我故。舍利曰。黠第一黠卿所黠为有。若有者当为空为妄。为妄诸若无有。已无有不生。已不生为不共会若有是。舍利曰。无有黠。有菩萨字和须蜜。难一阿罗汉经。阿罗汉不而解。便一心生意上问弥勒。已问。便报和须蜜言。卿所问事次第为解之。和须蜜觉知便诘阿罗汉。卿适一心上问弥勒耶。阿罗汉实然。一心上问有三因缘。一者意意相知。二者化身问。三者先世所行闻即便解。

  和须蜜菩萨事师三讽经四阿含。当持花散师上。语师言。我已讽四阿含经。师忘不能复识。和须蜜复自思惟。我欲合会是四阿含中要语作一卷经。可于四辈弟子说之。诸道人闻经皆欢喜。大来听问不而得坐禅。诸道人言。我所听经者但用坐行故。令我悉以行道。不应复闻经。但当舍去。和须蜜知其心所念。因以手着火中不烧。言是不精进耶。便于大石上坐有行道当于软坐。和须蜜言。我取石跳一石未堕地便得阿罗汉。已跳石便不肯起。天因于上牵其石不得令堕。言卿求菩萨道。我曹悉当从卿得脱。却后二十劫卿当得佛道莫坏善意。中有未得道沙门言。是恶人不当令在国中。转书相告。和须蜜遣人求书。书反言。此好人而教化开人意不欲自贡高。但畏恶人堕罪。复欲过度十方人。道意如恒边沙譬喻佛国如来无有着正觉。我所说当为一切十方菩萨。亦不中意为妄到得。无有过谛佛得亦所。菩萨行四种从得净当为疾得。何等为四种。第一为人净。第二为法净。第三为可净。第四为意净。在佛国故净。如是为四净为疾净得亦所。菩萨四多可法当为疾得。何等为四。爱身爱口爱意爱止。是为四多爱法为疾得。亦为四持。向人为疾得深忍辱持。向人为疾得所人知善相持。向人行福知持。向人为疾得。是为四持向人。疾得使善弟子。舍利曰。如佛意中念。为问所欲所念。为菩萨净行无有异慧。

  南方有诸菩萨。城周匝万六千里。中有最尊菩萨字文殊斯利。教授诸已得佛。不可胜数其德十倍。昙摩阿偈菩萨城皆七宝。

  昙摩阿偈菩萨所居城周匝万六千里。地皆七宝。在北方诸菩萨中有一菩萨。字萨和楼。其德次昙摩阿偈菩萨。

  佛有十八不共者。从初得无上等觉至得度世。无有余泥洹闻至竟。

  第一如来行无有失。

  第二如来行无有漏。

  第三如来行意不忘意。

  第四如来行不离定意。

  第五如来行不转。

  第六如来行无尽碍观。

  第七如来行欲意悉成。

  第八如来行精进无有减。

  第九如来行念不中止。

  第十如来行定无有捐。

  第十一如来行慧无有等。

  第十二如来行度世解脱观无有余。

  第十三如来行知过去法无有量。

  第十四如来行知当来无有极。

  第十五如来行知现在无有过。

  第十六如来行有遍慧身所转悉知。

  第十七如来行有利慧所说不离识。

  第十八如来行有散慧意离觉。

  是为十八不共。

  

乾隆大藏经·西土圣贤撰集·>惟日杂难经

佛缘文化传播中心 Copyrights © 2006-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弘扬佛教智慧 净化社会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