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隆大藏经·简体中文版首页 | 大乘般若部 | 大乘宝积部 | 大乘大集部 | 大乘华严部 | 大乘涅槃部 | 大乘五大部外重译经 | 大乘单译经 | 小乘阿含部 | 小乘单译经
宋元入藏诸大小乘经 | 大乘律 | 小乘律 | 大乘论 | 小乘论 | 宋元续入藏诸论 | 西土圣贤撰集 | 此土著述 | 常见经典 | 佛经搜索 | 佛经下载 | 大藏经首页

   西土圣贤撰集·第1365部

杂譬喻经一卷

后汉沙门支娄迦谶译   


杂譬喻经

(一)

  昔有比丘聪明智慧。时病危顿。弟子问曰。成应真未。答曰未得。不还未也。问曰和上道高名远。何以不至乎。和上告白。已得频来。二果未通。问之。已得频来碍何等事不至真人。答曰。欲睹弥勒佛时三会二百八十亿人得真人时。及诸菩萨不可限载。弥勒如来巨身至尊长百六十丈。其土人民皆桃华色。人民皆寿八万四千岁。土地平正衣食自然。阎浮土地广长各三十万里。意欲见此不取真人。弥勒佛时二尊弟子。一曰杂施。二曰数数。复欲见之。知何如我弟子复问。从何闻此。和上答曰。从佛经闻。弟子白曰。生死勤苦。弥勒设有异法当往待之乎。答曰无异。六度四等四恩四谛宁有异乎。答曰不也。设使一等彼此无异。何为复待。今受佛恩反归弥勒。亦可取度不须待彼。和上言止。卿且出去。吾当思惟。弟子适出未到户外。已成真人。弟子还曰。何乎。师曰。已成真人。弟子礼曰。咄叱之顷已成果证。

(二)

  昔有比丘得定意时。野火烧不烧。人见之谓是鬼。便斫之刀折不入。用心一故不入。柔软故不烧。有人得定者。弟子呼之饭不觉。因前牵其臂。臂申长丈余。弟子怖便取结之。意恐结不可复解之。师禅寤苦臂痛。问弟子。白如是。师言。汝不解寤我折我臂。人得定意柔软如绵。在母腹中亦尔。

(三)

  昔罽宾国有一菩萨。始生堕地地有大动。父母皆惊。时有真人。低头面礼华盖供散。后长出家明哲辩慧。然多荡泆乃无法度。所说闻者辄令得道。时有二人共为比丘。精舍守戒清白积年。意不开解。天神语之。彼国有比丘多所化度。二人即往故远归请。时此比丘彼国有比丘与淫女通。二人求现。一人先入礼敬却坐。淫女故卧端正极世。专心听经无他异念。便得道迹。稽首还。复使一前礼调讯坐听。见卧淫女心念此人秽辱不良。唐苦远来便弃出外。比丘曰何愁乃尔。知有邪见。曰乃误我曹。涉旷辛苦。师此污浊有是荡行。曰卿为大非学士法。但当正心听受慧解。焉讥是非自生恶念令无所得。更自端心共入听经。复得道迹。一得应真师为设宾便还本国。师后典寺大用僧物通淫戏乐过度。众僧议逐。有真人曰。且莫摈弃。虽用僧物能多化度。便止不逐。亲亲诣曰。卿前弟子可往从乞备众人物。即到彼国大得众宝还倍偿僧。

(四)

  昔有贤者奉法精进。得病奄亡。妻子嗥恋无聊有生。火葬收骨埋去既讫。废忘经道香灯不设。家财饶富月旦晦朔烹杀馔餟上冢集会。相哭哀摧悲悼断绝。亡者戒德终乃升天。天眼遥见愍其笑之愚痴之至。便作小儿于边牧牛。牛便卒死儿便嗥哭。刈草着前晓喻令食。复打呼起对泣自传。如此终日。众人怪笑共往呵问。汝谁家子。牛死当归语家。嗥哭何益。牛死岂知乎。曰我不愚也。牛死尚在犹可有望。汝父早死。设百种食共向嗥哭。焦骨何知。众闻霍解曰。吾本汝父蒙佛生天故来释卿。因还复天身。欲得如我加进道供已忽不现。妻子内外便还精进。戒德布施拯济一切不复忧愁。皆得道迹同时生天。

(五)

  海中有一国名私诃叠。中多出珍宝唯无石蜜。时有贾人。持五百余车石蜜。往念欲上王。所得赏报必胜市卖。便以石蜜置王宫门。作事自陈。如是月日之中无有问者。恚曰。彼王亦是人。我亦是人。眼耳鼻口四大俱尔。乃不可得一见与言语也。何则王福德胜人故也。吾亦当作功德。当令王不觉来归我。时遂行作沙门。以蜜供养三尊。求一静处思惟苦空非身。使其未半。意解无缚得六通道。诸能一处不移成罗汉者。地为震动。帝释诸天应来慰问。于是天帝诸天人皆下作礼助其欢喜。比丘问天帝。卿等天上尽何所为。答曰。天上有四戏观园。三处是五欲处。一处是道德。在中或论佛贵典。或时论天下四辈精进持法者。比丘曰。论持者为一等也。为有深浅乎。天帝曰。普论善人耳。佛泥曰以来有三人诸天持论未曾废舍。比丘曰。斯何人也。天得与我一一说之。天帝言。波罗柰国有一人作沙门。自誓言。当经行仿佯不得应真终不卧息。于是昼夜经行。足坏流血百鸟逐啄。三年得道。诸天称察无不奉承矣。有一人在罗阅只国亦作沙门。布草为蓐坐其上。自誓曰。不得道终不起。而荫盖来但欲睡眠。使人作锥长八寸。睡来时便刺两髀。以疮痛不睡。一年之中得应真道。天亦叹未曾有也复有一人在拘睒尼国亦作沙门。在山石室峻险。卒无能得往来者。时魔波旬见其精进。便化作水牛。在比丘前鸣鼻角目。以欲触之。比丘甚畏而思曰。此间牛所不能得至。何以有此。得无是魔所为也。即[口*戒]言。汝是弊魔所为耶。魔谓已知便服本形。比丘语魔。卿恐我何求。魔言。见道人精勤恐出我界去。故来相恐矣。比丘说言。我所以作沙门者求度世间。佛有相好欲见之耳。佛以去世无能见者。闻魔能变作佛身为吾现之。吾便不复精进也。魔其当然即化为佛在前立。思惟即得应真。诸天空中称善无量。魔悔愁毒即时灭去。天帝语比丘。是三人诸天所叹于今未休。比丘语天帝。此三人者。明识苦空是以朽身。吾本无意为人所轻。遂行求道得出三界。亦复奇妙亦得应真。诸天报曰。今还天上以道人上头第一。于是诸天作礼而去。于是国王闻石蜜主勤行得道。即往稽首叩头谢过。遂为国师。兴隆三宝国致太平。得福得度不可复计。

(六)

  昔有一病人。众医不能治差。径来投国王。王名萨和檀。以身归大王。慈愿治我病。王即付诸师。敕令为治病。诸医启王。此药不可得。王问诸师曰。其药名何等。世无五毒人其肉中作汤。服此便得差。何等为五毒。一者无贪淫心。二者无嗔恚心。三者无愚痴心。四者无妒嫉心。五者无克虐心。若有此人者其病便愈。王告诸师曰。此人来归我。唯我无此毒。即割身上肉与之令合汤。病者服愈便发摩诃衍。

(七)

  昔有迦罗越。常愿见文殊师利。迦罗越便大布施并设高座讫。便有一老翁甚大丑恶。眼中眵出鼻中洟出口中唾出。迦罗越见在高座上便起意。我今日施高座。高尚沙门当在其上。汝是何等人。便牵着地布施讫。迦罗越便然灯烧香。着佛寺中言。持是功德现世见文殊师利便自还归家疲极卧。梦有人语言。汝欲见文殊师利。见之不识。近前高座上老翁正是文殊师利。汝便牵着地。如是前后七反见之。不识当那得见文殊师利。若人求菩萨道。一切当等心于人。求菩萨道者。文殊师利便往试之。当觉是意。

(八)

  为无常家说譬喻。有一大树其果如二升瓶。其果垂熟。有乌飞来住树枝上方住。果落乌头杀。树神见此。而作偈言。

  乌来不求死  果堕不为乌
  果熟乌应死  因缘会使尔

  人在世间罪福会迟速合无有前却。黠人得罪不怨得福不喜。尔乃为谛信佛言受持不离。三界之中有九十六种道。世人各奉其所事冀神有益。此诸小道未晓为福。岂能执德。所以尔者。不识三尊之上明。不执五戒之清真。无有八正之深见。岂能祐济于人乎。是以名之薄田耳。

(九)

  有能敬佛三尊。监通三世。明天堂之福。审太山之罪。至信三宝以塞三涂。强智慧之力以消三界痴冥。修六净神水以荡六患之秽。故能轻财损身口分。行等之施。以树来世之本。施一万报疾若响应。故言大道三界之良田也。何以明之。昔阿育王曾作小儿时。道遇佛不胜欢喜。以少沙土至心奉佛。由此之福故得为圣王。典主四十万里十六大国。以此明之。佛最为良田。昔佛弟难陀。乃往昔惟卫佛时人。一洗众僧之福。功德自追生在释种。身佩五六之相。神容晃昱金色。乘前世之福。与佛同世研精道场便得六通。古人施一犹有弘报。况今檀越能多行者乎。普等之行必逮尊号。加增欢喜广度一切。

(一○)

  法言。染神亿劫不朽煎熬生死。得道乃止。昔佛泥曰后五百十年。有一国王。精进勇猛世所希有。供养六万沙门三月一时。甘香肴膳极世之味。最上座道人博综群籍探古达今得应真。去此国东四百八十里有一国王。供养五百婆罗门。亦尽世之美。作百种幢幡装校缯彩绵洁金宝杂物。一幢直五百两金。以此伎乐而娱乐之。其有能作此技艺者。便以与之。诸国贫人闻彼国王有此宝物。各各四面云集合五百人。路由精舍。各习技艺欲取彼宝。粮食乏尽不能得达。便诣上座前求作沙门。上座即观之。乃惟卫佛时贤者家奴客。曾为道人作食饮。又闻法言。从是以来天上人中受福自然。福今始尽法言故存。此等可度。便下须发授以戒法。将入宫食还大欢喜。师知其意为说此饭不可妄食。人无至诚而食此饭者。当累劫为王作牛马奴婢。五百新学比丘。闻此恐怖厉志精进。九十日皆得应真。比丘已得道。欲自说本末。便大走行唤入王门共相扑来。三毒十二因缘五阴六衰我皆扑之。谁能与我对者。众坐愕然。此何言也。比丘曰吾等本习技艺取彼宝利养。为沙门自致罗汉。三界众邪吾等已扑灭之。蒙大师恩快乐无极。

(一一)

  昔者兄弟二人居。大势富贵资财无量。父母终亡无所依仰。虽为兄弟志念各异。兄好道谊弟爱家业。官爵俸禄贪世荣色。居近波利弗。鸡鸣精舍去之不远。兄专行学咨受经道不预家计。其弟见兄不亲家事恒嫌恨之。共为兄弟。父母早终。勤苦念生活。反弃家业追逐沙门听受佛经。沙门岂能与汝衣财宝耶。家转贫狭财物日耗人所蚩笑。谓之懈废门户绝灭。凡为人子当立功效。继续父母功勋不废。乃为孝子耳。兄报之曰。五戒十善供养三宝行六度。坐禅念定以道化亲。乃为孝耳。道俗相反自然之数。道之所乐俗之所恶。俗之所珍道之所贱。智愚不同谋犹明冥。不可共处是故慧人去冥就明以致道真。卿今所乐苦恼之我。一切空无虚伪不真。迷谬计有岂知苦辛。其弟含恚俾头不信。兄见如是便谓曰。卿贪家事以财为贵。吾好经道以慧为珍。今欲舍家归命福田。计命寄世忽若飞尘。无常卒至为罪所缠。是故舍世避危就安。弟见兄意志趣道谊寂然无报。兄则去家行作沙门。夙夜精进诵经念道一心坐禅。分别思惟未曾休息懈怠。即具根力三十七品。行合经法成道果证。往到弟所劝令奉法。五戒十善生天之本。布施学问道慧之基。弟闻此言嗔恚更盛。即答兄曰。卿自应废不亲家业毁坏门户。可独为此勿复教我。疾出门去莫预我事。兄便舍去。弟贪家业汲汲不休。未曾以法而住其心。然后寿终堕牛中肥盛甚大。贾客买取载盐贩之。往返有数。牛遂羸顿不能复前。上阪困顿躃卧不起。贾人策挝摇头才动。时兄游行飞在虚空。遥见如是。即时思惟。知从何来。观见其本本是其弟。便谓之曰。弟汝所居舍宅田地汲汲所乐。今为所在。而自投身堕牛畜中。即以威神照示本命。即自识知泪出。自责本行不善悭贪嫉妒。不信佛法轻慢圣众。快心恣意不信兄语。违戾圣教抵突自用故堕牛中。疲顿困劣悔当何逮。兄知心念怆然哀伤。即为牛主说其本末。事状如是。本是我弟。不信三尊背真向伪。悭妒自恣贪求不施。堕牛中羸瘦困劣甚可愍伤。今已老极疲不中用。幸以惠我济其残命。贾人闻之便以施与。即将牛去还至寺中。使念三宝饭食随时。其命终尽得生忉利。时众贾客各自念言。我等勤治生无厌。不能施与又不奉法不识道谊。死亦恐然不免此类。便共出舍。捐其妻子弃所珍玩。行作沙门精进不懈。皆亦得道。由是观之。世间财宝不益于人。奉敬三尊修身学慧博闻行道世世获安。

(一二)

  昔者舍卫国有一贫家。庭中有蒲桃树。上有数穗。念欲即施道人。时国王先前请食一月。是贫家力势不如。王正玄许一月。乃得一道人便持施之。语道人言。念欲施来一月。今乃得愿。道人语优婆夷。以一月中施矣。优婆夷言。我但一穗蒲桃施耳。那得一月施。道人言。但一月中念欲施。则为一月也。

  有十八事。人于世间甚大难。一者值佛世难。二者正使值佛。成得为人难。三者正使得成为人。在中国生难。四者正使在中国生。种姓家难。五者正使在种姓家。四支六情完具难。六者正使四支六情完具。财产难。七者正使得财产。善知识难。八者正使得善知识。智慧难。九者正使得智慧。善心难。十者正使得善心。能布施难。十一者正使能布施。欲得贤善有德人难。十二者正使得贤善有德人。往至其所难。十三者正至其所。得宜适难。十四者正使得宜适。受听问讯说中正难。十六者正使得中正。解智慧难。十七者正使得解智慧。能受深经种种难。是为十八事。


乾隆大藏经·西土圣贤撰集·杂譬喻经

佛缘文化传播中心 Copyrights © 2006-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弘扬佛教智慧 净化社会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