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隆大藏经·简体中文版首页 | 大乘般若部 | 大乘宝积部 | 大乘大集部 | 大乘华严部 | 大乘涅槃部 | 大乘五大部外重译经 | 大乘单译经 | 小乘阿含部 | 小乘单译经
宋元入藏诸大小乘经 | 大乘律 | 小乘律 | 大乘论 | 小乘论 | 宋元续入藏诸论 | 西土圣贤撰集 | 此土著述 | 常见经典 | 佛经搜索 | 佛经下载 | 大藏经首页

   西土圣贤撰集·第1375部

五门禅经要用法一卷

大禅师佛陀蜜多撰宋昙摩蜜多译   

  

五门禅经要用法

  坐禅之要法有五门。一者安般。二不净。三慈心。四观缘。五念佛。安般不净二门观缘。此三门有内外境界。念佛慈心缘外境界。所以五门者。随众生病。若乱心多者教以安般。若贪爱多者教以不净。若嗔恚多者教以慈心。若着我多者教以因缘。若心没者教以念佛。若行人有善心已来。未念佛三昧者。教令一心观佛。若观佛时当至心观佛相好。了了分明谛了已。然后闭目忆念在心。若不明了者。还开目视极心明了。然后还坐正身正意系念在前。如对真佛明了无异。即从座起跪白师言。我房中系念见佛无异。师言。汝还本坐。系念额上一心念佛。尔时额上有佛像现。从一至十乃至无量。若行人所见。多佛从额上出者。若去身不远而还者。教师当知。此是求声闻人。若小远而还者。求辟支佛人。若远而还者。是大乘人。三种所出佛还近身。作地金色。此诸佛尽入于地。地平如掌明净如镜。自观己身明净如地。此名得念佛三昧境界。得是境界已白师。师言。是好境界。此名初门观也。师复教系念在心。然后观佛。即见诸佛从心而出。手执琉璃杖。杖两头出三乘人。光焰有大小。如是出已。末后一佛执杖在心正立而住。末后住佛回身还入。先去诸佛尽来随入。若小乘人入尽则止。若大乘人入尽已。悉从身毛孔出满于四海。上至有顶下至风际。如是照已还来入身如净琉璃。所以光明还来入身者。欲示勇猛健疾境界相好。如是已即往白师。师言。此名一切念处。以能生诸定故名为念处。亦初得此法。皆是诸佛弟子所得。非是邪道神仙所见。上杖者定相也。相光者智慧相也。此内凡夫境界相也。

  师复更教言。汝从今舍前二观。系心在齐。即受师教一心观齐。观齐不久觉齐有动相谛视不乱。见齐有物犹如雁卵其色鲜白。即往白师。师言。汝更视在处。如师所教。观已有莲花。琉璃为茎。黄金为台。台上有佛结跏趺坐。第一佛齐中复有莲花出上复有佛结跏趺坐。如是展转相出乃至大海。海边末后第一佛。还入第二佛齐。第二佛还入第三佛齐。如是展转还入乃至人齐佛。令为一一佛入行人齐中已。行人自身诸毛孔。遍出莲花满虚空中。犹如垂宝璎珞。如是出生见诸莲花尽入齐。行人尔时身体柔软轻悦。自见己身明净如杂宝色。即以所见白师。师言。大善。汝好用心观此身成定相也。师教言。更观齐中。即如教观。见顶有五色光焰。见已白师。师言。更观五光有五瑞相。如教观已。见有一佛在光明中结加趺坐。更观五光中佛有何瑞相。即见佛口中种种莲花出。出已遍满大地。更令观五光中佛。一见佛齐中有五师子出。师子出已。食所出诸花已。还入五光中佛齐中。师子入已。五光及佛即从顶入。此名师子奋迅三昧定相也。

  行人复观。光入佛身已。行人身作金色。见金色已见齐中有物。圆如日月白而明净。见已白师。师言。更观即见佛出。满腋下及腰中有佛出。凡四佛出。四佛出已见四佛身。一一佛出无量圆日光。日光甚明净。因诸日光。见四天下色。上至有顶下至风际。悉皆明了。如见掌中无所挂碍。此名白净解脱境界也。见如此已。还见四佛随出处还入。四佛入已。复见白焰诸光。前入后出后入前出。左入右出右入左出。如是四种出入竟。见自身明净。及水四边圆满净光。此为名明净境界。见此光已。名成念佛三昧。在四禅中。

  不净门行者。善心来诣师所。未受法时。师教先使房中七日端坐。若有缘者。觉身及齐有瞤动相。自见己身明了左足大指爪上有白露如珠。行者从座起。以所觉白师。师教行人行住坐立相。其人内境界多者视占极高远知缘外多。若一心徐步视占审谛者知缘内。若外缘者教观冢间死尸。见已还来在房中坐。自观己身念骨若三日不失。次观房中诸人。渐渐令见白骨。次第相续至于大海。以何相故到大海缘见水波源。一切骨人及己身尽着璎珞。复见大水来灌其顶满于己身。满己身已令从足指出成血河。此名为厌患三昧也。

  复专念前见一切卧。唯有身在。以白师。师言。汝自观分为五分。所以为五分者。欲知内觉外觉为验。身若能坏作五分了者。即知今则无有我。一一亦无我。心则若住无我定门。若住定时尽见支节有刀出。诸刀刃皆有明焰出。此名无我智慧境界。

  复更系心白骨。自见骨上有明星出。四边有金丸。星者明净境界。金丸者智慧境界。二十五此名白骨境界。满也。

  于十想中略出白骨相也。行人虽见白骨。于男女色故生爱心。欲除爱者应观三十六物。若观时应系心额上。系心不久。见有明珠于额而现在前。不令堕落为心坚住故。所以有此相者。现法流出故。如是不久。教令放已入地。入地已随而观之。明净而下过于地界。所以知者自见己身及处处见冻凌过于风界。所以知者身体柔软过于水界。所以知者自见己身及处处有水上有泡出若到风界。所以知者自见己身犹如虚空珠。若寻空还来明净光明随珠而来。珠若出已入行人齐中。入已见三十六物明了无碍。行人尔时得男女相定满。

  白骨观法。白骨观者。除身肉血筋脉都尽。骨骨相拄白如珂雪光亦如是。若不见者。譬如癞人。医语其人家。若令饮血色同乳者便可得差。家中所有悉令白。作白银器盛血。语言饮乳此病必差。病言血也。答言。白物治之。汝岂不见家中诸物悉是白物。罪故见血。但当专心乳相。莫念是血也。如是七日便变为乳。何况实白而不能见。即见骨人。骨人之中其心生灭相续如綖贯珠。如是所见及观外身亦复如是。若心故住精进不废。如钻火见烟穿井见泥得水不久。若心静住开眼见骨。了了如水。澄清则见面像。浊则不见。

  观佛三昧佛为法王。能令人得种种善法。是故坐禅之人先当念佛。佛者能令人无量罪微薄得诸禅定。至心念佛佛亦念人。为王所念怨家债主不能侵近。念佛亦尔。诸余恶法不能娆乱。若念佛者。佛不在世云何忆念。人之自信无过于眼。当观好像如见真佛无异。先从肉髻眉间白毫。下至于足。复至肉髻。相相谛观。还于静处闭目思惟。系心在像使不他念。若有余缘摄之令还。心自观察如意得见。是为得观缘定。当作是念。我亦不往像亦不来。而得见者由心定想住也。得观佛定已。然后进观生身。便得见之。如对面无异也。人心驰散多缘恶法。当如乳母看视其子不令作恶。若心不住当自责心。老病死苦常来逼切。若生天上着于妙欲。无有治心善法。若堕三恶苦恼怖懅善心不生。今于此身当至心念佛。复作是念言。生在末世法欲灭尽。犹如打鼓开门放囚。鼓声渐止门闭一扇。岂不自知不求出狱也。过去无始世界生死已来。所更苦恼万端。今始受法未得成就。无常死贼常来侵害。经无数劫生死之苦。如是种种责心令住于相。坐卧行步常得见佛。然后更进生身。得禅定已展转则易生身观。法身观者既以观像心随想成就。敛意入定即便得见。当因于像以念生身。观云如坐于菩提树下光明显照相好奇特。又如鹿野苑中为五比丘说四谛法。又如耆阇崛山放大光明为诸大众说般若时。随用一处系念在前不令外散。心想得住即便见佛。举身快乐贯彻骨髓。譬如热时得清凉池。寒得温室。世间之乐无以为喻。法身观者。已于空中见佛生身。当因生身观内法身。十力四无所畏十八不共法大慈大悲无量善业。如人先见金瓶后观瓶内摩尼宝珠。所以法身真妙神智无比。无近无远无难无易。无量世界悉如目前。无有一法而不知者。一切诸法无所不了。是故行者。当常专念不令心散。若念余缘摄之令还。复次一切命过者。知当死时先失诸根。如投火坑。发声至梵天。甚大怖畏无过死贼。唯佛一人力能救拔。与种种人天涅槃之乐。复次一切诸佛。世世常为一切众生故不惜身命。如释迦文佛为太子时。出游观看见一癞人。即敕医言。当须不死人血饮之髓涂之。乃可得差。太子念言。是人难得。设使有者复不可害。一差一死。即便以身与之令治。佛为一切众生亦复如是。佛恩深重过于父母。假使一切众生悉为一分。二分之中当念佛。不应余念。如是种种功德随念行事。若此念成。断除结缚。乃至可得无生法忍。若于中间诸病起者。随病服药。若不得定。六欲天中豪尊第一。业行所致宫殿自随。或生诸佛前无不定也。如人药和赤铜。若不成金不失于银也。

  观十方诸佛法

  念十方佛者。坐观东方廓然大光。无诸山河石壁。唯见一佛结加趺坐举手说法。心明观察光明相好画然明了。系心在佛不令他缘。心若余念摄之令还。如是见者便增十佛。既见之后复增百佛千佛乃至无边身。近者则使转远转广。但见诸佛光光相接。心明观察得如是者。回想东南复如上观。既得成已西北方四维上下亦复如是。既向方方皆见诸佛已。当复一时并观十方诸佛。一念所缘周遍得见。定心成就者。于定中见十方诸佛皆为说法。疑网悉除得无生忍。若有宿罪因缘。不见诸佛者。当一日一夜六时忏悔劝请随喜。渐自得见。纵使劝请不为说法。是人心快乐身体安无患也。

  初习坐禅法

  先教注意观右脚大指上见洪胀。以意发抓却之。令黄汁流如脓血出。肌肉烂尽已唯见白骨。尽见应广教骨观。若见满一天下者宜教大乘。若见近者宜教小乘。教注意观鼻头。忆想人身肌肉皆是父母精气不净所成。次观齿白人身中唯此白骨耳。若见齿长。若额上白者。即观骨令身皆白。远近如上。此人随根深浅。若教时不能卒见白骨者。教如常九想观。令一月一秋修习。要见白骨乃前。若见众生教观慈心观法教熟观白骨。若见余物当语前人此亦好耳。且置是事但观白骨。前当若久观白骨。云我身中觉暖教令续观。见暖觉已安隐和悦者。此是暖法。次当教以意解白骨。令节节解散。若见余物。当令且置但观白骨解离。久久观之。若言我顶上火出。教令更观。云我常见顶上火出。身中安乐无有乱想。此是顶法。

  次教注意令骨白净已。分散飘落在地如雪。在地或如烂土。其上或有白光种种异物。教更观之。若言续见如是身中快乐。当语汝本时所爱人试忆念与作世事。彼观已言。我忆念人见之。但变作脓血不净甚可恶见。次教观身。如草束或如空韦囊。若言我见自身如干草束或如空韦囊。有火烧尽乃无有我。教令更观。汝意起时从何处起。灭时从何处灭观之。观者要言。我见卒觉起时从意起。灭时鼻头灭。鼻头灭时身中和静不觉有我。了了分明教观顶上。言我见身长大顶上出水满于身中令其极满。齐中出之流在前地。水出既尽。教更重下水。令身粗大。若言我见身大水满其中出之水成大池。教以酥灌顶令入身中。若言我以酥灌顶便身广大。教谛观之。若言观须臾之间见皮火起。火便炽然满身中。以水灭之。令火灭尽快得稣息。教系意观池。答言。我见池中自然有树树生甘果。见此果已。若有众生来饥饿求索。观者见之。教即起慈便自观身。若言我观自身尽脓血流出在地。众生见之便取食之。食之既足各四向而去。教自观身及观他身。若言便见众多饿鬼来在身边。饥饿所逼命如丝发。即教以慈心以身施之。若言我以身施之令得充足。教复更观。若言我见无数众生绕身四边。若见此事应教自观身。若言我自见身不净脓血。在地众生见之便取食之。既饱足已教令谛观。我见忽然火起烧诸罪人及其己身。在池水所有悉已都尽。复教谛观见处。若言我见众生及池中水己身悉平复如故。观众生及其己身。若言我见自身乳出流下。在地众生见之不能得食由罪重故。教以慈心观。若言我须臾之间乳化为脓。众生饥急便食之。既饱足已便见脚底。火然烧诸众生忽然灭尽。行人见此事已。应教自发愿更不受生。教寻观前池。若言我观见水池池中莲花树枝叶茂盛。见此事已。自身入水丛树边坐。自观身中火出满于池中。须臾之顷忽然火起。自烧己身及众生。池水都尽寻教更观。若言我见池中忽然树生枝叶茂盛出生甘果。行人见之。向树食果。既饱足已。身心明净安隐快乐。教净观此池及其己身。若言须臾之间都已干枯。行者见此破坏之相。心怀怖恐即来白师。师应教身为苦本观。令观身使如泡沫。若言我见自身如泡沫及身出骨。出已便以手摩如面平以为地。寻复教观令身如气囊。若言我自观如气囊即变骨出。其骨微细摩以涂地。其地青色。复教观身。若言我观自身微尘及身出骨。其骨绝黑摩以为地。教自观身及观于地。答言。我观其池蛇出身赤如火蛇来逼身。便变为火自烧其身。如是七反。座中自然有水洒之。蛇身即灭。教复还观身及观于地。若言我观须臾之间自然光出高大明好。寻复观身。若言我觉和适心意快乐无有懈息。自然光来遍身满七反。教自观身。若言我便自见顶上有光似如云盖。其色如银。具足此事应于初道。亦名观火竟。

  次观水大。教令观身中何处有水。若言身中尽是水。教令更观。若言我见水眼中现者好。若不着汝观头已上。水何处出。若言我见水从眼中。复不堕地。眼如水沫。头中亦满。师当问。汝见水何似。出时悉有何相。答言。我见头中不温不冷大好。若言水温。当知非真。复教更观。要令水不温不冷。乃是真相。教观咽胸已。下至腹中令见水满。但莫令入臂脚中。水要颇梨色。若觉水温。尔乃是真。余者非真也。次观身中通臂脚。若言我见皆皮囊者相。又见水满中舍及床座处。是水冷者尔乃是真。余者非真。若广见水者大好。次观水大从何处尽。若言我见水从我身中消尽。唯有空皮。或如草束。火起烧尽了无有我也。

  观水大竟。

  次观火大。教令观齐四边何处有火。若言我见齐上火起。或言从鼻中出。或言从口中出。或言眼耳中出者。教令更观。答言。我见鼻中五色光出其状如丝。身中不温不冷。此则一法。教更观之。若云我见火从顶上出。或言从下道出。教令更观。云我见火在头上如云盖状。或言在下如云状。身澹愉安隐。此则一法。教令更观身。云我见火从齐中出。喻如莲花其色如金者大好。教令观身中火。若言我行坐常见火。不但唯坐时也。行时见火。似如人持火行。常在我前大明。乃应他人怪之而他人实不见。而身常温。此是一法。教更久观之。云我见大海水其中有摩尼珠。其珠焰出如火。此珠则是一法也。

  观火大法竟。

  次观风大。此风大其性细微。非条疏所解故不出。此四大是坐禅根本所由处。虽多见余相。要向此四观也。

  初教观佛。先教坐定意。不令外念诸缘使人。然后将至好像前。令谛观像相好分明。然后安坐。教以心目观此像相好。若言我见像分明是一事。

  教自观身令身安坐。教还观佛。若言我见一佛至十佛。悉令明了是二事。

  教令谛自观身渐安。教还观佛。若言我见十佛至二十佛明了是三事。

  教自观身令身转安净。教还观佛。若言我见二十佛至五十佛。明了如前是四事。

  教自观身。令意转细。教还观佛。若言我见五十佛至百佛。相好如前是五事。

  教自观身令心转细。教还观佛。若言我见百佛至千佛。明了如前是六事。

  教自观身。令心转细。还教观佛。若言我见二百佛至四百佛。明了胜前是七事。

  教自观身。令心转细。教还观佛。若言我见四百佛至八百佛。相好转明是八事。

  教自观身。令心转细。还教观佛。若言我见八百佛至千佛是九事。

  从一佛至千佛。谛观相好极令分明。还自观身不净脓血。即教作不净观。若见白骨即作白骨观。若见苦痛众生即作慈心观。若不见此事。还观一佛至心恳恻求哀忏悔。是初学家观佛法。若趣住地应广观佛。若言我见一佛至百千万乃至众多佛。相好明了是第十事。

  教观自身令身明净。教还观佛。发大誓愿心生供养。言我见无量诸佛。于佛前自然有花。便取供养悉令周遍。是十一事。

  教自观身令身明净。还教观佛。若言我如前见已心生欢喜。教至心观佛念欲供养。若言我见自然有花树踊出上生种种杂色花自然。有人取此好花与我。供养散诸佛上。普使周遍华故不尽。是十二事。

  次教于佛边坐。自观己身极令明净。还教观从东方始。令意东行见无数佛。意乃疲息。是十三事。

  教前境界次东行。若言我意东行见无数佛满于虚空无有边际。意疲乃息。复更旋意东行。要有限碍。乃住南西北方亦复如是。是十四事。

  教令自观身中支节悉已明了。若言我见者。教还观佛足下。若言我见佛足下杂光明。然后还至四方。一切诸佛悉在光上莲花中。是十五事。

  教发观佛喜心谛观足下。若言我见佛足下光出至于大地无有边际。教乘此光观。若言我见苦痛众生无量无边光所照处悉皆安乐。是十六事。

  教观自身令复转明净。教观一佛齐中。若言我见佛齐中光出遍至四方极远之处。一切诸佛悉上光住。是十七事。

  教寻光观。若言我见无量人于光中现悉受决乐。是十八事。

  教自观身令极明净。教还观一佛两乳。若言我见佛两乳中自然光出遍至四方。一切诸佛悉在光上。是十九事。

  教寻光观。若言我见此光中有无量人悉受快乐。是二十事。

  教自观身见身极明。教还观一佛眉间。若言我见光从眉间出大如斗许。渐渐粗大便上向去踊在空中。教令寻光观。为随何光上。意疲乃息。复更寻去。若言我寻去上至无极到光所尽。是二十一事。二十二事本阙。

  教寻此花佛从东方始。若言我见光著有无量细微光皆悉如观。此光头尽有化佛满于东方。中间相去或五步。教续东行观之。若言我行见无量佛。意疲乃息。教续观至极违处。更见余相乃至南西北方亦复如是。是二十三事。

  教自观身。若言我自见身悉明净喻如聚光。教令观佛次第作礼供养。若言我见无量诸佛行列。我持众花次第洒散。供养诸佛悉令周遍。是二十四事。

  教令观此所供养花。若言我见花堕者在于佛边便成花帐。行伍次第严好微妙。悉皆如是。如是一切诸佛悉在帐中坐其床上。是二十五事。

  教观花帐。若言我见花帐渐渐高出。踊在空中合成一盖覆一切佛。是二十六事。

  教观自身。若言我见自身粗大喻如聚光。教还观佛次第作礼悉令周遍仰观于盖。若言我见上花盖中有花台下向七宝成中有花下以手承取。教散诸方供养诸佛悉令周遍。是二十七事。

  教向佛作礼求愿已周。教令至心在于佛边坐。若言我坐。须臾顷见地自然踊出七宝台色妙香好。便取供养一切诸佛是二十八事。

  教自观身极令明。教令明。教令于佛边坐观所供养花。若言我见此花在佛。足下便成琉璃之座。次第行伍佛坐上。中间道陌悉皆上宝所成端直无比。是二十九事。

  教自观身。若言我见身中更有小身。两重而现内。见外明净。教还观佛。若言我见一切诸佛来入一佛身中而不迫迮。是三十事竟。

  观佛事多。略出二十事。以教行者。

  初教慈心观法。先教忏悔。净身口意至心恳恻发弘誓愿。然后教坐。便心目自观己身。若言我见自身便观他身。若言我见众生苦痛在前。足下火然。成于火坑焚诸罪人。身体脓烂血流成池。高声大唤苦痛无量。复见四方有城围绕。是名初事。

  教发大愿生怜愍心谛观众生。若言我罪见罪人为火所逼投脓血池。池中脓血便应变为火坑烧诸罪人。苦痛无量便共号哭无宁息处。二事。

  教令谛观莫怀恐怖誓心救济。教令人人代之乃至众多。若言我人人代己。将着坑上令得苏息。三事。

  教谛观之。若言我见诸城门中有无量人。来投火坑复受苦痛。代之令出将至所安。四事。

  教令谛观。若言我见诸门中人来不止受无量苦。我以慈心力便以自手扪摸此门。门便破尽四壁尽破。五事。

  教以慈观之。若言我见诸治罪人心生怜愍。下泪如雨。以手接取洒散火坑火寻灭尽。六事。

  教更观之。见火已灭唯有脓血盛满大坑。自身出水以着池中。池血消尽其水澄清。七事。

  教令谛观。若言我见池中生大花树。众生见此树便来取之。教令饮之洗浴令身清净。八事。

  教自上花台上。若言我上花台已见下众生复欲得上。即挽上之着叶中。其花狭小不相容受。我以手摩令花广大得相容受。九事。

  教自观身明净已。若言我并见诸罪人饥饿须食。生怜愍心。即于身边便有饮食。我便与之悉令饱足使得休息。诸人皆言离苦得乐。十事。

  教令谛观。花台增长有数重出。我便寻上至第二重。身安坐已便唤下人。悉上花台快得安住。我生悲心于是花上所须之物饮食充饱。我以慈心即为说法。汝由宿世作毒火烧人家种种恶业。今受此报。汝可忏悔灭除宿罪。十一事。

  教生善心复登华台。若言我已下重诸人亦上。所须与之令无所乏。须复为说法。天上人间五道报应令心开解。十二事。

  教寻花上。若言我已于花上为下重诸人。复欲得上我悉上之。复生喜心观此花中。便有自然金银珍宝衣裳饮食所须之物。悉给与之。天诸伎乐自然而至。随意所欲受快乐已。便为说法。汝等善心始生果报寻至。封受此果报。十三事。

  教增喜心乘华而上。若言已上华台头。在下诸人心生欢喜。寻后而上尽华头。复教观花。若言我见华头。我见华头生大甘果香味具足。告诸人言。树上有果可取食。便如所言食得充足皆言快乐。十四事。

  教观华中。若言我见华中有七宝之台自然而出。中有经卷名曰智慧。我即宣令一切诸人。此中有经说三乘法。汝可作礼生恭敬心花香供养。复欲听法。我便答言。烧香散花供养已讫。复欲听法。我便答言。我及众会俱不清净。如何可闻法者。令身心清净。即便受教。我语诸人悉令端坐。闭目一心除诸乱想。我亦如是。须臾之间身尽明净心意泰然。我即语之今当为汝说此妙法。至心听受即便受教。我为说法令得闻法。既闻法已于上空中有自然光明照此华台。一切诸人便于四方悉令明净。此诸人等见光欢喜身轻踊跃。寻光而去。十五事。

  教谛观身。若言我自见身。光出绕身四边其明转盛。便自以手推此光明远至四方。有无量人寻光来至。我以慈心便给所须。令得充足无所乏少。便为说法令得信解。欢喜受行。须臾之顷便踊身空中徘徊而去。十六事。

  教谛观华台。若言我见华台所有悉已去。都不得见四向清净。于此事中境界亦多。略出所有耳。

  续教作慈心观。先教以慈心自观己身。见已了了便教观苦痛众生。若言我见四山之中有大地狱。罪人满中受大苦痛。须臾之顷忽然便有铁盖。覆诸罪人令不得现。初事。

  教以慈心发大誓愿。我当救济无量苦恼众生令得解脱。即起慈心坐铁盖上破此铁盖。若言我以此手破碎铁盖渐令破尽。便下向观见诸罪人受大苦痛。有重铁轮在人头上。或在身中或在足下或大或小。脓血流出苦痛无量。高声大哭不可堪忍。复见无量治罪之具治诸罪人。苦痛无量不可具说。二事。

  复教发誓愿。益增悲心观之。若言我见此罪人心生怜愍泪下如雨。诸人小得休息。三事。

  教修慈心。代诸罪人将着高处。便得休息。须臾之间人人如是。四事。

  教更观之。若言我见地狱四边高垄起中有脓血池。池中四处忽然火起烧诸罪人。苦痛难忍号哭称怨。若言我见此事生怜愍心。即于身边手出清水。四向洒之令火渐灭小得休息。五事。

  教令更观。若言我见山间有无量人来入地狱中。受诸苦痛不可称计。我见此已心生怜愍。便于池处立筏代诸罪人。将着筏上令得休息。人人如是六事。

  教谛观之。若言我见诸山间人来不绝受苦不断。我以慈心力磨灭此山以为平地。七事。

  教以慈心。于此池上空中而坐。身出少水澍于池中。若言我于空中坐已。下水澍池中。池中脓血四向出去其池澄清。须臾之顷于池四面便有火起。烧此脓血悉已都尽。八事。

  教以悲心。于池上坐四面谛观。若言我见铁轮毒害之具来至我座下成大台。诸罪人等各至四方安隐之处。我在台上见下火起举台然尽。火四向去烧诸四方所到皆尽。九事。

  教观池中。若言我见池中泉水广大乃至四方无边际。中生莲华渐渐广大覆此池上。教在华中便四向观。见池四边有无量人欲来趣我。我教洗浴令身清净。身清净已于花叶间便开少分。于下水上住于道陌间。令诸人等悉上花台。十事。

  教观池四边。若言我见池四边便有楼阁自然而出与华相接。令诸人等趣此楼上快得休息。各各自言。虽得乐既止息已。便索饮食无以与之。于十指头出雨雨花为乳。诸人等悉令足饱。是十一事。

  教令观花台中。若言我见花台中更有台出。及四方楼俱更有重。广大如前。我寻上到已。于华叶间便开少分。设诸梯橙上诸人等。复着台上四向趣楼随来处东向三方亦尔。复加悲心观此华中。复有自然所须之物。与四方人令其充足。便为说法。是身为苦无牢强者。皆由宿世犯五逆罪行恶所致。受此苦痛。今可忏悔。寻如所言即便忏悔。是十二事。

  教观华台。若言我华台中更出重楼阁我便寻上。到已复作梯橙。诸人上已。各各上楼休息已。我于华上便取饮食衣服所须之物。四向与之令无所少。便为说法。无量利益便生信心。受持斋戒悉令奉行。十三事。

  教令更观花台楼阁。若言我见花台楼阁如前。生微妙胜前。我与诸人等如前寻上重已。各共上楼。与诸人等便得充足令无所乏。复为说法。即便受教悉得利益。十四事。

  教生喜心谛观花中。若言我华台中楼阁如前生重。我与诸人悉共上已。我坐华上心欢喜。须臾之顷见花台楼。皆作金色七宝合成。于上便有无尽宝藏。衣服饮食微细柔软箜篌乐器。须随意所欲得充足已。复为说法皆悉受行。十五事。

  教更观华台中。若言我已见花台中有树踊出。高楼十丈枝叶茂盛生香美药。自上树头便下向观。见下楼阁从下破落至五重。诸人惶怖各言苦哉。便寻花上在诸花中。十六事。

  教生怜愍救济诸人。若言于花叶中挽诸人等上着花头。便以甘果悉给与之令无所乏便为说法。教修禅定灭诸恶身。心得清净踊跃无量。飞行虚空随意而去。十七事。

  教在花上四方远观。若言我见四方有光明云盖来趣我身。于时我身复光出与盖相接。我以手摩令广大。十八事。

  教即寻光从东方始。若言我寻光东行极远。于此光中见无量人光中而来趣花所。如是寻去到光住处乃自还来花。教次第行伍。给与衣食所须之物令得充足。便为说法。随意所应欢喜受行。身轻踊跃飞腾空中随意而去。南西北方亦如是。十九事。

  教观身令广大。满于空中极明净。复明见四方无量人来集身边。我以慈心令入我身中。入我身中已安止。须臾之顷有自然所须之物。随意应施与诸人等令无所乏。各得充足快乐安隐。便为说法。无量利益令得开解随意而去二十事。

  如是等极多。略受法者说此事耳。形疾有三品。风寒热病为轻微。心心有三病患体。动有劫数受诸苦恼。唯佛良医授以法药。能受行者除生死病。令心决定专心不乱。如人见贼安心定意牢自庄严贼自退散。乱心恶贼亦复如是。如是言曰血肉虽尽但皮筋骨在不舍精进。如人烧身但欲救火更无余计。出烦恼苦亦复如是。当忍五事苦患饥渴寒热嗔恨等。当避愦闹乐在静处。所以者何。众闹乱定如入刺林。

  四无量观法。求佛道者。当行四无量心。其心无量故功德亦无量。于一切众生中凡有三品。一者父母亲里善知识等。二者怨贼恶人常欲恼害。三者中人不亲不怨。行者于此三品人中。慈心观之当如亲里。老者如父少者如子。常应修习如是慈心。人之为怨以有恶缘。恶缘尽还成亲。亲怨无定。何以故。今世是怨后世成亲。嗔恚之恶失大利。失慈心者障碍佛道。是故应于嗔憎怨贼应视之如其亲里。所以者何。由是怨贼令我得佛。若使怨贼无恶于我。忍从何生。是则为我善知识。令我得忍辱波罗蜜。于怨贼之中得慈心已。于十方众生慈心爱念普遍一切。蜎[虫*非]蠕动皆无安者。而起悲心也。若见众生得今世乐得生天乐贤圣道乐而起喜心。不见众生有苦乐事。不爱不喜以慧自御。虽缘众生而起舍心。是名四无量心。于十方众生慈遍满故。名为无量。行者应当修习是心。或时有嗔恚心起如蛇如火在于身上即应急除。若心驰散入于五欲。及为五盖所覆。当智慧精进之力摄持令还。修习慈心常念众生。令得佛乐习之不息。便得离五欲除五盖。入初禅相者喜乐遍身。诸善法中生欢喜乐。见有种种微妙之色。是名入佛道初门。禅定福德因缘得上四无量心已。于一切众生忍辱不嗔。是名众生忍。得众生忍已易得法忍。得法忍者。所谓诸法不生不灭毕竟空相。能信受是法忍者。是名无生忍。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记。欲得佛道者应当如是修习。求初禅先习如是诸观。或观不净。或观因缘。或念佛三昧。或安般。后得入诸定。求佛道者先习四无量心。得入初禅则易。若利根人直求初禅者。观于五欲种种过患。犹如火坑亦如厕屋。念初禅地如清凉池台观等。五盖则除便得初禅。如后利仙人初学禅时。道见死尸膖胀烂臭。心谛观之自见其身如彼不异。静处专念便得初禅。佛在恒水边坐禅。有寡闻比丘问佛。云何得道。佛言。他物莫取。便解法空即得道迹多闻人自怪无所得而问于佛。佛言。取恒水中小石。以君持水净洗。比丘如教。佛问。恒水多澡瓶水多。答言。恒水不可为比。佛言。不以指洗。用水虽多无益也。行者当勤精进用智定指洗除心垢。若不如是不能离苦也。

  不净观法。贪嗔痴是众病之本。爱身着欲则生嗔恚。颠倒所惑即是愚痴所覆故也。于内外身爱着净想。习之来久深着难遣。欲离贪欲当观不净。嗔由外起虽尔犹可制之。如人破竹初节难破。既制贪欲余二自息。不净观者当观此身。生不净处在胞胎中。从不净出薄皮覆之内纯不净。然四大变为饮食充实其内。自观察从头至足。薄皮裹之内无一净者。脑膜涕唾脓血屎尿。略说则有三十六物。广则无量。犹如农夫开仓。善分别麻麦粟豆。行者深观见此身仓。种种恶露三十六物。如实分别内身如此。当知外身亦不异此。若心住相者。身体柔软心神快乐。心若不住当自责心。我从无数劫来随顺汝故。经历三涂受无穷苦。从今日去我当供伏汝。汝且随我。还摄其心令得成就。若极其身者。当观白骨。亦可入初禅。行者志求大乘。若命终随意所欲生诸佛前。若不尔者。必生兜率天得见弥勒。定无有疑也。

  初禅过患内有觉观外有火灾。二禅过患内有喜乐外有水灾。三禅过患内有喘息外有风灾。四禅地中过患都尽三灾不及。

  二十五有。四天下。六欲天。四恶道。四禅地。大梵天。无色界。第四禅地有五阿那含天。合二十五有。


乾隆大藏经·西土圣贤撰集·五门禅经要用法

佛缘文化传播中心 Copyrights © 2006-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弘扬佛教智慧 净化社会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