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隆大藏经·简体中文版首页 | 大乘般若部 | 大乘宝积部 | 大乘大集部 | 大乘华严部 | 大乘涅槃部 | 大乘五大部外重译经 | 大乘单译经 | 小乘阿含部 | 小乘单译经
宋元入藏诸大小乘经 | 大乘律 | 小乘律 | 大乘论 | 小乘论 | 宋元续入藏诸论 | 西土圣贤撰集 | 此土著述 | 常见经典 | 佛经搜索 | 佛经下载 | 大藏经首页

   西土圣贤撰集·第1457部

龙树菩萨为禅陀迦王说法要偈一卷

宋三藏法师求那跋摩译   

  

龙树菩萨为禅陀迦王说法要偈

  禅陀迦王应当知  生死苦恼多众过
  悉为无明所覆障  吾欲为彼兴利益
  譬如刻画造佛像  智者见之宜恭敬
  我依如来说正法  大王亦应深信受
  汝虽先闻牟尼言  今若听受转分别
  犹如华池色清净  月光垂照踰晖显
  佛说六念当修习  所谓三宝施戒天
  修行十善净三业  离酒放逸及邪命
  观身命财速危朽  应施福田济穷乏
  施为坚牢无与等  最为第一亲近者
  勤修净戒除瑕秽  亦莫悕求愿诸有
  譬如大地殖众物  戒亦如是生诸善
  修忍柔和舍瞋恚  佛说是行最无上
  如是精进及禅智  具此六行超生死
  若能在家孝父母  此即名为胜福田
  现世流布大名称  未来福报转无量
  杀盗淫欺耽荒酒  雕床高广及香熏
  讴歌倡伎过时食  如斯众恶宜远离
  若少时间修此戒  必受天乐升涅槃
  悭嫉贪欲及谄伪  诳惑颠倒与懈怠
  如此众恶不善法  大王当观速弃舍
  端正尊豪及五欲  当知危朽若泡沫
  莫恃若斯不坚法  憍逸自恣生诸苦
  欲长诸善证甘露  应当远离如弃毒
  有能精勤舍瞋慢  譬如除云显秋月
  犹如指鬘与难陀  亦如差摩贤圣等
  如来说有三种语  入意真实虚妄言
  入意如花实犹蜜  虚妄鄙恶若粪秽
  应当修习前二言  速宜除断虚妄者
  从明入明四种法  王当分别谛思惟
  二种入明是应修  若就痴冥当速舍
  庵婆罗果四种变  人难分别亦如是
  当以智慧深观察  若实贤善宜亲近
  虽见女人极端严  当作己母姊女想
  设起贪欲染爱心  应当正修不净观
  是心躁动宜禁制  如防身命及珍宝
  欲心若起应惊怖  犹畏刀剑恶兽等
  欲为无利如怨毒  如此之言牟尼说
  生死轮回过狱缚  应当勤修求解脱
  六入躁动驰诸境  应当摄持莫放逸
  若能如是摄诸根  胜于勇将摧强敌
  是身不净九孔流  无有穷已若河海
  薄皮覆蔽似清净  犹假璎珞自庄严
  诸有智人乃分别  知其虚诳便弃舍
  譬如疥者近猛焰  初虽暂悦后增苦
  贪欲之想亦复然  始虽乐着终多患
  见身实相皆不净  即是观于空无我
  若能修习斯观者  于利益中最无上
  虽有色族及多闻  若无戒智犹禽兽
  虽处丑贱少闻见  能修戒智名胜士
  利衰八法莫能免  若有除断真无匹
  诸有沙门婆罗门  父母妻子及眷属
  莫为彼意受其言  广造不善非法行
  设为此等起诸过  未来大苦唯身受
  夫造众恶不即报  非如刀剑交伤割
  临终罪相始俱现  后入地狱婴诸苦
  信戒施闻慧惭愧  如是七法名圣财
  真实无比牟尼说  超越世间众珍宝
  大王若集此胜财  不久亦证道场果
  博弈饮酣好琴瑟  懈怠憍逸及恶友
  非时轻躁多动乱  如斯七法当远离
  知足第一胜诸财  如此之言世尊说
  知足虽贫可名富  有财多欲是名贫
  若丰财业增诸苦  如龙多首益酸毒
  当观美味如毒药  以智慧水洒令净
  为存此身虽应食  勿贪色味长憍慢
  于诸欲染当生厌  勤求无上涅槃道
  调和此身令安隐  然后宜应修斋戒
  一夜分别有五时  于二时中当眠息
  初中后夜观生死  宜勤求度勿空过
  四无量定当修习  是名开于梵天道
  若专系念四禅心  命终必生彼天处
  有为迁动皆无常  苦空败坏不坚固
  无我无乐不清净  如是悉名对治法
  若有深观此法门  未来常处尊豪位
  修行五戒断五邪  是亦大王所应念
  譬如少盐置恒河  不能令水有碱味
  微细之恶遇众善  消灭散坏亦如是
  五邪若增劫功德  王当除灭令莫长
  信等五根众善源  是宜修习令增盛
  生等八苦常炽然  当持慧水洒令灭
  欲求天乐及涅槃  应勤修习正知见
  虽有利智入邪道  微妙功德永无余
  四种颠倒害诸善  是故当观莫令生
  谓色非我我非色  我中无色色无我
  于色生此四种心  自余诸阴皆如是
  是二十心名颠倒  若能除断为最上
  法不自起冥初生  非自在作及时有
  皆从无明爱业起  若无因缘便断坏
  大王既知此等因  当燃慧灯破痴闇
  身见戒取及疑结  此三能障无漏道
  王若毁坏令散灭  圣解脱法当现显
  譬如盲人问水相  百千万劫莫能了
  欲求涅槃亦如是  唯自精勤后方证
  欲假眷属及知识  而得之者甚难有
  是故大王当精进  然后乃可证寂灭
  施戒多闻及禅定  因是渐近四真谛
  人主故应修慧明  行斯三法求解脱
  若能修此最上乘  则摄诸余一切善
  大王当观身念法  世尊说为清净道
  若无此念增恶觉  是故宜应勤修习
  人命短促不久留  如水上泡起寻灭
  出息入息眠睡间  念念恒谢常衰灭
  不久便当见磨灭  皮肉臭烂甚可恶
  青瘀胀坏脓血流  虫蛆唼食至枯竭
  发毛爪齿各分散  风吹日曝渐干尽
  当知此身不坚牢  无量众苦所积聚
  是故贤圣诸智人  皆观斯过咸弃舍
  须弥巨海及江河  七日并照皆融竭
  如此坚固尚摧毁  况复若斯危脆身
  无常既至无救护  不可恃怙及追求
  是故大王常谛观  速生厌离求胜法
  人身难得法难闻  犹如盲龟遇浮孔
  既获若斯希有身  宜应勤心听正法
  得此妙身造诸恶  譬如宝器盛众毒
  生处中国遇善友  专念发心起正愿
  久殖功德具诸根  王今满足此众善
  若复亲近见知人  佛说此为净梵行
  是故应当乐随顺  诸佛由此证涅槃
  既遇微妙清净法  应当志求离欲道
  生死崄难苦无量  穷劫宣说莫能尽
  我今为王略分别  应当谛听善思惟
  三界转变无轮际  父母妻子更相因
  怨亲憎爱无常处  如旋火轮岂穷已
  无始生死世界来  计饮母乳多大海
  若不精勤证空智  将来复饮无穷限
  周流五道经人天  若积身骨高须弥
  爱别哀悲计其泪  亦非江河所能匹
  若计一人父母者  过于世间草木数
  虽受五欲天上乐  终还坠没恶趣苦
  诸天寿命极长远  其间娱乐难宣说
  歌讴倡舞流妙声  哀音和雅甚清远
  奇姿妙色极端严  围绕侍卫相娱乐
  百味盛馔皆具足  随意所玩自然至
  宝池香净水恒满  周匝罗覆诸妙花
  众鸟异色集其上  哀声相和出远音
  诸天游戏浴其内  如是欢娱不可说
  福尽临终五衰现  尔时生苦踰前乐
  是故虽有天女娱  智者见之已生厌
  虽居珍宝上楼观  亦必退堕臭秽处
  虽游天上难陀园  会亦还入刀剑林
  虽浴诸天曼陀池  终必坠于灰河狱
  虽复位处转轮帝  归为僮仆被驱使
  虽受梵天离欲娱  还坠无间炽然苦
  虽居天宫具光明  后入地狱黑闇中
  所谓黑绳活地狱  烧割剥刺及无间
  是八地狱常炽然  皆是众生恶业报
  或受大苦如押油  或碎身体若尘粉
  或解支节今分散  或复[利-禾+皮]剥及烧煮
  或以沸铜澍其口  或以铁押裂其形
  铁狗竞来争食啖  铁鸟复集共龃掣
  众类毒虫并[齒*齊]啮  或烧铜柱贯其身
  大火猛盛俱洞燃  罪业缘故无逃避
  镬汤腾沸至高涌  颠倒罪人投其内
  人命危朽甚迅驶  譬如诸天喘息顷
  若人于此短命中  闻上诸苦不惊畏
  当知此心甚坚固  犹如金刚难摧坏
  若见图画闻他言  或随经书自忆念
  如是知时已难忍  况复己身自经历
  无间无救大地狱  此中诸苦难穷尽
  若复有人一日中  以三百鉾[打-丁+(爂-火+焱)]其体
  比阿毗狱一念苦  百千万分不及一
  受此大苦经一劫  罪业缘尽后方免
  如是苦恼从谁生  皆由三业不善起
  大王今虽无斯患  若不修因缘坠落
  于畜生中苦无量  或有系缚及鞭挞
  无有信戒多闻故  恒怀恶心相食啖
  或为明珠羽角牙  骨毛皮肉致残害
  为人乘驾不自在  恒受瓦石刀杖苦
  饿鬼道中苦亦然  诸所须欲不随意
  饥渴所逼困寒热  疲乏等苦甚无量
  腹大若山咽如针  屎尿脓血不可说
  裸形被发甚丑恶  如多罗树被烧剪
  其口夜则大火燃  诸虫争赴共唼食
  屎尿粪秽诸不净  百千万劫莫能得
  设复推求得少分  更相劫夺寻散失
  清凉秋月患焰热  温和春日转寒苦
  若趣园林众果尽  设至清流变枯竭
  罪业缘故寿长远  经有一万五千岁
  受众楚毒无空缺  皆是饿鬼之果报
  正觉说斯苦恼因  名曰悭贪嫉妒业
  若天福尽有余善  因此得为人中王
  后设懈怠福都尽  必坠三恶无有疑
  或生修罗起贡高  恚嫉贪害增诸恼
  诸天虽有善根行  以其悭嫉失利乐
  是故当知嫉妒结  为深恶法宜弃舍
  大王汝今已具知  生死过患多众苦
  应当勤修出世善  如渴思饮救头燃
  若加精进断诸有  于诸善中最无上
  当勤持戒习禅智  调伏其心求涅槃
  涅槃微妙绝诸相  无生老死及衰恼
  亦无山河与日月  是故应当速证知
  若欲证于无师智  应当专修七觉法
  若有乘斯觉分船  生死大海易超渡
  佛所不说十四法  但生信心莫疑惑
  唯当正心勤精进  决定修习诸善法
  无明缘行识名色  六入触受爱取有
  有则缘生生缘死  若尽生死因缘灭
  如是正观十二缘  是人则见圣师子
  若欲次第见四谛  当勤修习八正道
  虽居尊荣处五欲  亦得圣道断诸结
  此果不可求余人  必自心会乃得证
  我说众苦及涅槃  欲为润益大王故
  不应生于怖畏心  但勤诵习行诸善
  心为诸法之根本  若先调伏事斯办
  我说法要略分别  王不宜应生足心
  若有大智更敷演  亦当至心勤听受
  王今名为大法器  若广闻法必多益
  若见有修三业善  应深助生随喜心
  自所行善及随喜  如是功德悉回向
  王当仰学诸贤圣  如观音等度众生
  未来必当成正觉  国无生老三毒害
  大王若修上诸善  则美名称广流布
  然后以此教化人  普令一切成正觉
  烦恼驶河[漂*寸]众生  为深怖畏炽然苦
  欲灭如是诸尘劳  应修真实解脱谛
  离诸世间假名法  则得清净不动处
  若有妇人怀害心  如此之妻宜远离
  设有贞和爱敬夫  谦卑勤业若婢使
  恒为亲友姊母想  此宜尊敬如宅神
  我所说法正如是  王当日夜勤修行


乾隆大藏经·西土圣贤撰集·龙树菩萨为禅陀迦王说法要偈

佛缘文化传播中心 Copyrights © 2006-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弘扬佛教智慧 净化社会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