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隆大藏经·简体中文版首页 | 大乘般若部 | 大乘宝积部 | 大乘大集部 | 大乘华严部 | 大乘涅槃部 | 大乘五大部外重译经 | 大乘单译经 | 小乘阿含部 | 小乘单译经
宋元入藏诸大小乘经 | 大乘律 | 小乘律 | 大乘论 | 小乘论 | 宋元续入藏诸论 | 西土圣贤撰集 | 此土著述 | 常见经典 | 佛经搜索 | 佛经下载 | 大藏经首页

   此土著述·第1480部

净土十疑论一卷

隋天台智者大师说   

  

净土十疑论序

宋无为子杨杰述

  爱不重不生娑婆。念不一不生极乐。娑婆秽土也。极乐净土也。娑婆之寿有量。彼土之寿则无量矣。娑婆备诸苦。彼土则安养无苦矣。娑婆随业转轮生死。彼土一往则永证无生法忍。若愿度生则任意自在。不为诸业转矣。其净秽寿量苦乐生死。如是差别。而众生冥然不知。可不哀哉。阿弥陀佛。净土摄受之主也。释迦如来。指导净土之师也。观音势至。助佛扬化者也。是以如来一代教典。处处叮咛。劝往生也。阿弥陀佛与观音势至。乘大愿船。泛生死海。不着此岸。不留彼岸。不止中流。唯以济度为佛事。是故阿弥陀经云。若有善男子善女人。闻说阿弥陀佛执持名号。若一日乃至七日。一心不乱。其人临命终时。阿弥陀佛与诸圣众现在其前。是人终时。心不颠倒。即得往生极乐国土。又经云。十方众生。闻我名号。忆念我国。植诸德本。至心回向。欲生我国。不果遂者。不取正觉。所以祇洹精舍。无常院。令病者面西作往生净土想。盖弥陀光明。遍照法界。念佛众生。摄取不舍。圣凡一体。机感相应。诸佛心内众生。尘尘极乐。众生心中净土。念念弥陀。吾以是观之智慧者易生。能断疑故。禅定者易生不散乱故。持戒者易生远诸染故。布施者易生不我有故。忍辱者易生不嗔恚故。精进者。易生不退转故。不造善不作恶者易生念能一故。诸恶已作业报已现者易生实惭惧故。虽有众善。若无诚信心无深心无回向发愿心者。则不得上上品生矣。噫弥陀甚易持净土。甚易往众生。不能持不能往。佛如众生何。夫造恶业入苦趣。念弥陀生极乐。二者皆佛言也。世人忧堕地狱。而疑往生者。不亦惑哉。晋慧远法师。与当时高士刘遗民等。结白莲社于庐山。盖致精诚于此尔。其后七百年。僧俗修持。获感应者非一。咸见于净土传记。岂诬也哉。然赞辅弥陀教观者。其书山积。唯天台智者大师。净土十疑论最为首冠援引圣言。开决群惑。万年闇室。日至而顿有余光。千里水程舟具。而不劳自力。非法藏后身不能至于是也。杰顷于都下尝获斯文。读示所知无不生信。自遭酷罚。感寤益深。将广其传。因为序引(熙宁九年仲秋述)

净土十疑论

第一疑

  问曰。诸佛菩萨以大悲为业。若欲救度众生。秖应愿生三界。于五浊三涂中。救苦众生。因何求生净土。自安其身。舍离众生。则是无大慈悲。专为自利障菩提道。

  答曰。菩萨有二种。一者久修行菩萨道。得无生忍者。实当所责。二者未得已还及初发心凡夫。凡夫菩萨者。要须常不离佛。忍力成就。方堪处三界内。于恶世中。救苦众生。故智度论云。具缚凡夫。有大悲心愿生恶世。救苦众生者。无有是处。何以故。恶世界烦恼强。自无忍力。心随境转。声色所缚。自堕三涂。焉能救众生。假令得生人中。圣道难得。或因施戒修福。得生人中。得作国王大臣富贵自在。纵遇善知识。不肯信用。贪迷放逸。广造众罪。乘此恶业。一入三涂。经无量劫。从地狱出。受贫贱身。若不逢善知识。还堕地狱。如此轮回。至于今日。人人皆如是。此名难行道也。故维摩经云。自疾不能救。而能救诸疾人。又智度论云。譬如二人各有亲眷。为水所溺。一人情急。直入水救。为无方便力故。彼此俱没。一人有方便。往取船筏。乘之救接。悉皆得脱水溺之难。新发意菩萨。亦复如是如是。未得忍力。不能救众生。为此常须近佛。得无生忍已。方能救众生。如得船者。又论云。譬如婴儿不得离母。若也离母。或堕坑井。渴乳而死。又如鸟子翅羽未成。秖得依树傅枝。不能远去。翅翮成就。方能飞空。自在无碍。凡夫无力。唯得专念阿弥陀佛。使成三昧。以业成故。临终敛念得生。决定不疑。见弥陀佛。证无生忍已。还来三界。乘无生忍船。救苦众生。广施佛事。任意自在。故论云。游戏地狱。行者生彼国。得无生忍已。还入生死国。教化地狱。救苦众生。以是因缘。求生净土。愿识其教。故十住婆沙论。名易行道也。

第二疑

  问。诸法体空。本来无生。平等寂灭。今乃舍此。求彼生西方弥陀净土。岂不乖理哉。又经云。若求净土。先净其心。心净故即佛土净。此云何通。

  答。释有二义。一者总答。二者别答。总答者。汝若言求生西方弥陀净土。则是舍此求彼。不中理者。汝执住此。不求西方。则是舍彼着此。此还成病。不中理也。又转计云。我亦不求生彼。亦不求生此者。则断灭见。故金刚般若经云。须菩提。汝若作是念。发阿耨菩提者。说诸法断灭相。莫作是念。何以故。发菩提心者。于法不说断灭相。二别答者。夫不生不灭者。于生缘中。诸法和合。不守自性。求于生体。亦不可得此生。生时无所从来。故名不生。不灭者诸法散时。不守自性。言我散灭。此散灭时。去无所至。故言不灭。非谓因缘生外。别有不生不灭。亦非不求生净土。唤作无生为此中。论偈云。因缘所生法。我说即是空。亦名为假名。亦名中道义。又云。诸法不自生。亦不从他生。不共不无因。是故知无生。又维摩经云。虽知诸佛国及与众生空。而常修净土教化诸群生。又云。譬如有人。造立宫室。若依空地。随意无碍。若依虚空。终不能成。诸佛说法。常依二谛。不坏假名。而说诸法实相。智者。炽然求生净土。达生体不可得。即是真无生。此谓心净。故即佛土净。愚者。为生所缚闻生。即作生解。闻无生。即作无生解。不知生者即是无生。无生即是生。不达此理。横相是非嗔他。求生净土几许误哉。此则是谤法罪人。邪见外道也。

第三疑

  问。十方诸佛。一切净土。法性平等。功德亦等。行者普念一切功德。生一切净土。今乃偏求一佛净土。与平等性乖。云何生净土。

  答。一切诸佛土。实皆平等。但众生根钝。浊乱者多。若不专系一心一境。三昧难成。专念阿弥陀佛。即是一相三昧。以心专至。得生彼国。如随愿往生经云。普广菩萨问佛。十方悉有净土。世尊何故偏赞西方弥陀净土。专遣往生。佛告普广。阎浮提众生。心多浊乱。为此偏赞西方一佛净土。使诸众生。专心一境。即易得往生。若总念一切佛者。念佛境宽。则心散漫。三昧难成。故不得往生。又求一佛功德。与一切佛功德无异。以同一佛法性故。为此念阿弥陀佛。即念一切佛。生一净土。即生一切净土。故华严经云。一切诸佛身。即是一佛身。一心一智慧力。无畏亦然。又云。譬如净满月。普应一切水。影像虽无量。本月未曾二。如是无碍智。成就等正觉。应现一切刹。佛身无有二。智者以譬喻得解。智者若能达一切月影即一月影。一月影即一切月影。月影无二。故一佛即一切佛。一切佛即一佛。法身无二。故炽然念一佛时。即是念一切佛也。

第四疑

  问。等是念求生一佛净土。何不十方佛土中。随念一佛净土随得往生何须偏念西方弥陀佛耶。

  答。凡夫无智。不敢自专。专用佛语。故能偏念阿弥陀佛。云何用佛语。释迦大师一代说法。处处圣教。唯劝众生。专心偏念阿弥陀佛。求生西方极乐世界。如无量寿经观经往生论等。数十余部经论文等。殷勤指授。劝生西方。故偏念也。又弥陀佛别有大悲四十八愿。接引众生。又观经云。阿弥陀佛有八万四千相。一一相有八万四千好。一一好放八万四千光明。遍照法界。念佛众生。摄取不舍。若有念者。机感相应。决定得生。又阿弥陀经。大无量寿经。鼓音王陀罗尼经等云。释迦佛说经时。皆有十方恒沙诸佛。舒其舌相。遍覆三千大千世界。证成一切众生念阿弥陀佛。乘佛大悲本愿力故。决定得生极乐世界。当知阿弥陀佛与此世界。偏有因缘。何以得知。无量寿经云。末世法灭之时。特驻此经。百年在世。接引众生。往生彼国。故知阿弥陀佛与此世界极恶众生。偏有因缘。其余诸佛。一切净土。虽一经两经。略劝往生。不如弥陀佛国。处处经论。殷勤叮咛。劝往生也。

第五疑

  问。具缚凡夫。恶业厚重。一切烦恼。一毫未断。西方净土。出过三界。具缚凡夫。云何得生。

  答。有二种缘。一者自力。二者他力。自力者。此世界修道。实未得生净土。是故璎珞经云。始从具缚凡夫。未识三宝。不知善恶因之与果。初发菩提心。以信为本。住在佛家。以戒为本。受菩萨戒。身身相续。戒行不阙经一劫二劫三劫。始至初发心住。如是修行十信十波罗蜜等无量行愿。相续无间。满一万劫。方始至第六正心住。若更增进。至第七不退住。即种性位。此约自力。卒未得生净土。他力者。若信阿弥陀佛大悲愿力摄取念佛众生。即能发菩提心。行念佛三昧。厌离三界。身起行施戒修福。于一一行中。回愿生彼弥陀净土乘佛愿力。机感相应。即得往生。是故十住婆沙论云。于此世界修道有二种。一者难行道。二者易行道。难行者。在于五浊恶世。于无量佛时。求阿鞞跋致。甚难可得。此难无数尘沙。说不可尽。略述三五。一者外道相善。乱菩萨法。二者无赖恶人。破他胜德。三者颠倒善果。能坏梵行。四者声闻自利。障于大慈。五者唯有自力。无他力持。譬如跛人步行。一日不过数里。极大辛苦。谓自力也。易行道者。谓信佛语教念佛三昧。愿生净土。乘弥陀佛愿力。摄持决定。往生不疑也。如人水路行。藉船力故。须臾即至千里。谓他力也。譬如劣夫从转轮王。一日一夜周行四天下。非是自力。转轮王力也。若言有漏凡夫不得生净土者。亦可有漏凡夫应不得见佛身。然念佛三昧。并无漏善根所起。有漏凡夫。随分得见佛身粗相也。菩萨见微细相。净土亦尔。虽是无漏善根所起。有漏凡夫发无上菩提心。求生净土常念佛。故伏灭烦恼。得生净土。随分得见粗相。菩萨见微妙相。此何所疑。故华严经说。一切诸佛刹。平等普严净。众生业行异。所见各不同。即其义也。

第六疑

  问。设令具缚凡夫。得生彼国。邪见三毒等常起。云何得生彼国。即得不退。超过三界。

  释曰。得生彼国。有五因缘不退。云何为五。一者阿弥陀佛大悲愿力摄持故得不退。二者佛光常照故。菩提心常增进不退。三者。水鸟树林。风声乐响。皆说苦空。闻者常起念佛念法念僧之心。故不退。四者彼国纯诸菩萨。以为良友。无恶缘境。外无神鬼魔邪。内无三毒等烦恼毕竟不起。故不退。五者生彼国即寿命永劫。共菩萨佛齐等。故不退也。在此恶世。日月短促。经阿僧祇劫。复不起烦恼。长时修道。云何不得无生忍也。此理显然。不须疑也。

第七疑

  问。弥勒菩萨。一生补处。即得成佛。上品十善。得生彼处。见弥勒菩萨。随从下生三会之中。自然而得圣果。何须求生西方净土耶。

  答。求生兜率。一日闻道见佛。势欲相似。若细比校。大有优劣。且论二种。一者纵持十善。恐不得生。何以得知。弥勒上生经云。行众三昧。深入正定。方始得生。更无方便接引之义。不如阿弥陀佛本愿力光明力。但有念佛众生。摄取不舍。又释迦佛。说九品教门。方便接引。殷勤发遣。生彼净土。但众生能念弥陀佛者。机感相应。必得生也。如世间慕人能受慕者。机会相投。必成其事。二者兜率天宫。是欲界退位者多。无有水鸟树林风声乐响。众生闻者。悉念佛发菩提心。伏灭烦恼。又有女人。皆长诸天爱。着五欲之心。又天女微妙。诸天耽玩。不能自勉。不如弥陀净土水鸟树林风声乐响。众生闻者。皆生念佛发菩提心。伏灭烦恼。又无女人二乘之心。纯一大乘。清净良伴。为此烦恼恶业。毕竟不起。遂至无生之位。如此比校。优劣显然。何须致疑也。如释迦佛在世之时。大有众生。见佛不得圣果者。如恒沙。弥勒出世亦尔。大有不得圣果者。未如弥陀净土。但生彼国已。悉得无生法忍。未有一人退落三界。为生死业缚也。又闻西国传云。有三菩萨。一名无著。二名世亲。三名师子觉。此三人契志同生兜率愿见弥勒。若先亡者。得见弥勒。誓来相报。师子觉前亡。一去数年不来。后世亲无常临终之时。无著语云。汝见弥勒。即来相报。世亲去已三年始来。无著问曰。何意如许多时始来。世亲报云。至彼天中。听弥勒菩萨一坐说法。旋绕即来相报。为彼天日长故。此处已经三年。又问。师子觉今在何处。世亲报云。师子觉为受天乐。五欲自娱。在外眷属。从去已来。总不见弥勒。诸小菩萨。生彼尚着五欲。何况凡夫。为此愿生西方定得不退。不求生兜率也。

第八疑

  问。众生无始已来。造无量业。今生一刑。不逢善知识。又复作一切罪业。无恶不造。云何临终。十念成就。即得往生。出过三界。结业之事。云何可通。

  释曰。众生无始已来。善恶业种。多少强弱。并不得知。但能临终。遇善知识。十念成就者。皆是宿善业强始得遇善知识。十念成就。若恶业多者。善知识尚不可逢。何可论十念成就。又汝以无始已来。恶业为重。临终十念为轻者。今以道理。三种校量。轻重不定。不在时节久近多少。云何为三。一者在心。二者在缘。三者在决定。在心者。造罪之时。从自虚妄颠倒生。念佛者。从善知识。闻说阿弥陀佛真实功德名号生。一虚一实岂得相比。譬如万年闇室。日光暂至而闇顿灭。岂以久来之闇。不肯灭耶。在缘者。造罪之时。从虚妄痴闇心。缘虚妄境界。颠倒生念佛之心。从闻佛清净真实功德名号缘无上菩提心生。一真一伪岂得相比。譬如有人被毒箭。中箭深毒碜伤肌破骨。一闻灭除药鼓。即箭出毒除。岂以箭深毒碜。而不肯出也。在决定者。造罪之时以有间心有后心也。念佛之时。以无间心无后心。遂即舍命。善心猛利。是以即生。譬如十围之索。千夫不制。童子挥剑。须臾两分。又如千年积柴。以一豆火焚。少时即尽又如有人。一生已来。修十善业。应得生天。临终之时。起一念决定邪见。即堕阿鼻地狱。恶业虚妄。以猛利故。尚能排一生之善业。令堕恶道。岂况临终猛心念佛真实。无间善业不能排。无始恶业得生净土。无有是处。又云。一念念佛。灭八十亿劫生死之罪。为念佛时。心猛利故。伏灭恶业。决定得生。不须疑也。上古相传判十念成就。作别时意者。此定不可。何以得知。摄论云。由唯发愿故。全无有行。杂集论云。若愿生安乐国土。即得往生。若闻无垢佛名。即得阿耨菩提者。并是别时之因。全无有行。若将临终。无间十念。猛利善行。是别时意者。几许误哉。愿诸行者。深思此理。自牢其心。莫信异见。自坠陷也。

第九疑

  问。西方去此十万亿佛刹。凡夫劣弱。云何可到。又往生论云。女人及根缺二乘种不生。既有此教。当知女人及以根缺者。定必不得往生。

  答。为对凡夫肉眼生死心量说耳。西方去此。十万亿佛刹。但使众生净土业成者。临终在定之心即是净土受生之心。动念即是生净土时为此观经云。弥陀佛国去此不远。又业力不可思议。一念即得生。彼不须愁远。又如人梦。身虽在床。而心意识。遍至他方。一切世界如平生不异也。生净土于尔。动念即至。不须疑也。女人及根缺二乘种不生者。但论生彼国。无女人及无盲聋喑哑人。不道此间女人。根缺人不得生。彼若如此说者。愚痴全不识经意。即如韦提夫人。是请生净土主。及五百侍女。佛授记悉得往生彼国。但此处女人。及盲聋喑哑人。心念弥陀佛。悉生彼国已。更不受女身。亦不受根缺身二乘人。但回心愿生净土。至彼更无二乘执心。为此故云。女人及根缺二乘种不生。非谓此处女人及根缺人不得生也。故无量寿经四十八愿云。设我得佛十方世界一切女人。称我名号。厌恶女身。舍命之后。更受女身者。不取正觉。况生彼国。更受女身根缺者亦尔。

第十疑

  问。今欲决定求生西方。未知作何行业。以何为种子。得生彼国。又凡夫俗人皆有妻子。未知不断淫欲得生彼否。

  答。欲决定生西方者。具有二种行。定得生彼。一者厌离行。二者欣愿行。言厌离行者。凡夫无始已来。为五欲缠缚。轮回五道。备受众苦。不起心厌离五欲。未有出期。为此常观此身脓血屎尿。一切恶露不净臭秽。故涅槃经云。如是身城。愚痴罗刹止住其中。谁有智者当乐此身。又经云。此身众苦所集。一切皆不净。扼缚痈疮等根本无义利。上至诸天身皆亦如是。行者若行若坐。若睡若觉。常观此身唯苦无乐深生厌离。纵使妻房不能顿断。渐渐生厌作七种不净观。一者观此淫。欲身从贪爱烦恼生。即是种子不净。二者父母交会之时赤白和合。即是受生不净。三者母胎中在生藏下。居熟藏上。即是住处不净。四者在母胎时唯食母血。即是食啖不净。五者日月满足头向产门。脓血俱出臭秽狼藉。即是初生不净。六者薄皮覆上。其内脓血遍一切处。即是举体不净。七者乃至死后膖胀烂坏。骨肉纵横狐狼食啖。即是究竟不净。自身既尔他身亦然。所爱境界男女身等。深生厌离常观不净。若能如此观身不净之者。淫欲烦恼渐渐减少。又作十想等观。广如经说。又发愿。愿我永离三界杂食。臭秽脓血不净。耽荒五欲男女等身。愿得净土法性生身。此谓厌离行。二明欣愿行者。复有二种。一者先明求往生之意。二者观彼净土庄严等事欣心愿求。明往生意者。所以求生净土。为欲救拔一切众生苦故。即自思忖。我今无力。若在恶世。烦恼境强自为业缚。沦溺三涂动经劫数。如此轮转。无始已来未曾休息。何时能得救苦众生。为此求生净土亲近诸佛。若证无生忍。方能于恶世中救苦众生。故往生论云。言发菩提心者。正是愿作佛心。愿作佛心者。则是度众生心。度众生心者。则是摄众生生佛国心。又愿生净土须具二行。一者必须远离三种障菩提门法。二者须得三种顺菩提门法。何者为三种障菩提法。一者依智慧门。不来自乐远离我心贪着自身故。二者依慈悲门。拔一切众生苦。远离无安众生心故。三者依方便门。当怜愍一切众生欲与其乐。远离恭敬供养自身心故。若能远三种菩提障。则得三种顺菩提法。一者无染清净心。不为自身求诸乐故。菩提是无染清净处。若为自身求乐。即染身心障菩提门。是故无染清净心。是顺菩提门。二者安清净心。为拔众生苦故。菩提心是安隐一切众生清净处。若不作心拔一切众生。令离生死苦。即违菩提门。是故安清净心。是顺菩提门三者乐清净心。欲令一切众生得大菩提涅槃故。菩提涅槃是毕竟常乐处。若不作心令一切众生得毕竟常乐。即遮菩提门。此菩提因何而得。要因生净土常不离佛。得无生忍已于生死国中救苦众生。悲智内融定而常用自在无碍。即菩提心。此是显生之意。二明欣心显求者。希心起想缘弥陀佛。若法身。若报身等。金色光明八万四千相。一一相中八万四千好。一一好放八万四千光明。常照法界摄取念佛众生。又观彼净土七宝庄严妙乐等。备如无量寿经十六观等。常行念佛三昧。及施戒修等一切善行。悉已回施一切众生。同生彼国决定得生。此谓欣愿门也。

净土十疑论后序

  人心无常。法亦无定。心法万差。其本在此。信此则遍信。华严所以说十信。疑此则遍疑。智者所以说十疑。出疑入信。一入永入。不离于此。得究竟处。净土者究竟处也。此处有说法之主名无量寿。此佛说法。未尝间断。疑障其耳则聋而不闻。疑障其心则昧而不觉。不闻不觉。安住恶习。赞叹不念。随喜粗心。妄指莲胞。以为虚诞。终不自念。此分段身。从何而得自何而来。胎狱秽浊。真实安在。信凭业识。自隔真际。于一幻境。非彼执此。生生不灵。永绝圣路。以如是故。释迦如来。起大慈愍。于秽浊中。发大音声。赞彼净土上妙之乐。于生死中。为大船师。载以法船。令趋彼岸。昼夜度生。无有休息。然而弥陀之岸。本无彼此。释迦之船。实非往来。譬如一灯分照八镜。镜有东西。光影无二。弥陀说法。遍光影中。而释迦方便。独指西镜。故已到彼岸者。乃可以忘彼此。未入法界者。何自而泯东西。于此法中。若未究竟。勿滞方隅。勿分彼此。但当正念。谛信而已。此二圣之意。而智者之所以信也。信者万善之母。疑者众恶之根。能顺其母。能锄其根。则向之所谓障缘众生。聋可复闻。昧可复觉。未出生死得出生死。未生净土得生净土。顺释迦之诲往面弥陀。随弥陀之愿来助释迦。在此而遍历十方。即西而普入诸镜。自二圣建立以来。如是之人。如河沙数。云何不信。云何而疑。能自信己。又作方便令诸未信无不信者。此则智者之所以为悲也。明智大师。中立学智者之道。不顺其文而顺其悲。所以又印此论冠以次公之序。予乃申广其说。以助其传。

  元祐八年七月十一日左宣义郎前签书镇东军节度判官厅公事陈瓘序。


乾隆大藏经·此土著述·净土十疑论

佛缘文化传播中心 Copyrights © 2006-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弘扬佛教智慧 净化社会人心